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三百三十三節皇甫宏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 那個傢伙到底在哪? 兵腦子轉得飛快。 這類武將最討厭什麼樣的狀況? 他幾乎脫口而出,混亂! 沒錯,這類武將最討厭混亂的局面!每多一個混亂區域,他想在暗中控制的難度就會...

除了鶴和永仙中的節奏充滿了詭異,其他戰場激烈異常。

兵打量著面前的兵團,這是他到目前為止,見過最強大的兵團。對方的戰陣森嚴,五百人肅穆而立,沒有半點雜音。

他們每個人都身披重甲,這些重甲非常獨特。說它像鎧甲,卻要比一般的鎧甲要更加厚實,而且有許多支撐的輔助機關,看上去就像簡陋的機關武甲,卻要比機關武甲要輕便得多。

兵對機關武甲的理解無人可及,他看第一眼,就明白對方的想法。

輕量化機關武甲么?

比起普通機關武甲,要輕便得多,而且可以提供不錯的防禦力。看得出來,對方的機關師頗有幾分想法,但是在機關術上的造詣,比起賽雷要差不少。

對方陣形非常森嚴,可以看得出來訓練有素而且實戰經驗豐富。

「阿莫里,你力氣大,這最重要箭頭位置,非你莫屬啊!少年,靠你了1

兵循循善誘,儼然一副誘拐小孩的語氣。

對於阿莫里的智商,兵早就不抱希望,但是既然阿莫里最擅長的是破壞,那就讓他去破壞好了。再嚴整的隊形,被這樣蠻不講理的傢伙橫衝直撞,總會露出破綻。

阿莫里臉上露出亢奮之色,把胸脯拍得震天響:「大叔,果然還是你眼光好!放心!活潑武男子一定把他們殺得血流成河1

他提著刀殺氣騰騰便走在眾人最前方,刷地刀指兵團:「不要心存僥倖了!活潑武男子一定會把你們統統幹掉1

鴉雀無聲,沒人理他。

「蒼蠅牛,他們沒有把你放在眼裡。」司馬香山冷不丁冒出一句:「上!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1

阿莫里眼睛瞬間充血,嗷嗷直叫,大步流星朝面前的兵團衝過去。

幾乎同時,所有人都動了起來。

皇甫宏注視著面前的這些人,他布滿風霜的臉龐,看不出喜怒。重裝兵團,隸屬於北天十九洲的牧夫座,他軍伍已經有四十年,從一個小兵爬到今天的地位。

他是老資歷。

這次的行動,他其實是不贊同的,他隱約感覺到這裡面的水很深。重裝兵團花費了他無數心力,才打造而成,別看在十九洲也排得上號,但他還是知道自己的斤兩。

但是大人不知怎麼給葉久說動,非要摻和。

牧夫座在北天十九洲里,並不算什麼強大的星座,唯一能夠拿得出的,便是這支花銷巨大的重裝兵團。這支兵團源於熱衷於機關術的大人一個奇思妙想,大人興緻盎然雄心勃勃地建立了一支機關兵團。但是隨後這支兵團慘不忍睹的處境讓大人迅速失去興趣,戰力低下、各種層出不窮的毛病,一團糟。

直到皇甫宏接手之手,他找來機關師解決這些細小的毛病,然後為他們制定專門的戰術,重裝兵團開始煥發生機。

皇甫宏隨後率領重裝兵團,打了幾個勝仗,重裝兵團的名聲轟動北天。

他之所以反對,便是對方有一名極厲害的魂武將。那驚艷絕倫的控芒,看得皇甫宏倒吸一口氣冷氣。皇甫宏一向對自己充滿信心,但是看到那一手恐怖的控芒,他自忖絕對做不到。重裝兵團對上那名魂武鈄,皇甫宏心中沒有底得很。

重裝兵團花費巨大,但是在他眼中,還遠沒有達到出色的地步。後期大人已經不願意再往兵團投入,牧夫座也平靜得很,兵團的情況遠沒有外人想的那麼樂觀。

不過,見到對方只有五人,皇甫宏放下心來。

牧夫座局勢平靜,重裝兵團最多的任務就是剿滅流匪,對付這樣十人左右的隊伍,皇甫宏經驗十足。

看到對方亂糟糟地朝兵團衝過來,沒有半點陣形,皇甫宏眸子里掠過一抹寒光。

他沒有動作,神色沉著,士兵知道該怎麼辦。

只見陣列最前方的武者往內收縮。

阿莫里夷然無懼,他才不管什麼變化,他此時就像一頭狂奔的野獸,一頭扎進戰陣!

兩面盾牌如同一堵牆,出現在他面前,三支長槍從盾牌中縫隙中扎出!

瞬間一個陷阱成形,沒有死角!

阿莫里怒吼一聲,手中籠罩黃芒的大刀驀地向上一撩,三支長槍如同被重鎚擊中,高高揚起,而阿莫里趁勢整個人直接撞上面前的兩面盾牌。

嚓!

兩名武者只覺手腕劇痛,凶蠻無比的力量傳來,就像被狂奔中的星魂獸迎面撞上,身體直接倒飛起來。兩人身後的武者,猝不及防,一下子撞翻好四五人。

阿莫里正要往前沖,七八點槍芒,如同幽靈般直取他胸肋等下害。

叮叮叮,一把銀劍突然出現在他右側,輕輕一抖,劍芒暴綻,接下幾點槍芒,每一劍都寒氣綻放。

呼,一枚鐵球挾著低沉的嘯音,砸在幾點槍芒上,槍芒頓時潰不成軍。

阿莫里精神大振,怒吼咆哮:「呀呀呀,看刀1

他驀地向前一個跨步,半步中擰腰揮刀!

狂亂的黃色刀芒猶如同寫意的濃筆塗抹,連阿莫里魁梧的身形,都籠罩在刀芒之中。

阿莫裡面前的武者無不駭然,紛紛舉起兵器護在胸前。

轟!

阿莫裡面前的三名武者,蹬蹬蹬齊齊後退五六步方停住,然而詭異的是,他們猶如木偶般一動不動。,三人身上的鎧甲浮現蛛網般的裂紋,血跡蜿蜒而下,把裂紋染成紅色。

三人氣息全無。

阿莫里神色猙獰,全身肌肉賁起。

力量!他的力量是以前的三倍,血脈的力量,百分之五十完成度的遠古熊族血脈,讓他的力量突飛猛進。他本來就天生神力,力量提高三倍,是何等恐怖。大地狂刀在他手中,威力駭人至極。

阿莫里殺得興起,直接扯掉上半身的衣服,人們才看清楚他的身體猶如銅澆鐵鑄,泛著一層金屬光澤。

他咧嘴森然一笑,徑直朝陣內衝去!

面對迎面而來的刀芒槍尖,他竟然毫不閃躲,任憑它們打在他身上。

然而那些可以洞察鋼板的刀芒槍芒,只在阿莫里身上留下一道道白痕,阿莫里毫髮無傷,而趁機斬下兩人!

皇甫宏目光一縮,對方的兇悍超乎他的預計,一個碰面,自己就損失好幾人。

好強悍的體魄,好兇悍的人物!

皇甫宏垂下雙掌忽然輕輕一拉。

忽然,阿莫里他們周圍的武者如同潮水後退,形成一個空白圈。

兵心中一跳,他立即明白對方的意圖,急聲道:「衝到人群中1

就在此時,無數槍芒和刀芒如雨點般,從四面八方朝他們疾射而來。

「我來。」

清冷的聲音帶著一絲寒意,韓冰凝手腕一翻,銀龍劍一圈,一道圓形劍芒倏地爆開。

韓冰凝的劍芒極其獨特,猶如無數細小冰砂構成的霧氣。

吸收之後,她舉手投足間,都是寒氣四溢,而她的劍法中恰是,可以把體內寒意發揮到極致。而且隨著她對「寒」的理解更深刻,她對的理解也愈深。

碎冰霧般的劍芒轟然炸開,一股奇寒無比的氣浪,轟然向四周擴散。

但是被寒霧掃過的刀芒槍芒,都如染上一層白霜,飛出沒多遠,便如同冰一般融化。

眾人趁機重新拉近與對方的距離。

司馬香山像幽靈一樣跟在大家身後,阿莫里和韓冰凝展現出來的實力,讓他感到十分驚訝。

忽然,兵的聲音鑽入他耳朵。

「注意有沒有異常的傢伙,我們要找到對方的主將。他藏在人群里,只要能找到,我們就贏了。」

兵到現在還沒找到對方主將的蹤影。很多主將喜歡把自己隱藏在隊伍之中,尤其是那些個人實力不夠出色的武將,為了避免被敵人中的強者盯上,把自己混在人群之中,是個不錯的辦法。

兵沒有用眼睛,他在仔細地觀察那些刀芒槍芒的軌跡。

武將控制芒的方法有很多,但是都必然有跡可循。只是高明的武將,會把自己的痕掩藏起來。掩藏也只是掩藏,武將是兵團控芒的核心,他才是所有戰鬥的發起點。

但是這兩波攻擊,兵還沒找到對方的痕。

一個高明的傢伙。

那個傢伙到底在哪?

兵腦子轉得飛快。

這類武將最討厭什麼樣的狀況?

他幾乎脫口而出,混亂!

沒錯,這類武將最討厭混亂的局面!每多一個混亂區域,他想在暗中控制的難度就會大增,只要讓有幾個混亂的區域,心分幾用,對方控芒的效率,就會大減。

而一旦對方控芒的效率下降,那主將的痕,也會暴露出來。

自己就可以找到對方主將!

只要找到主將,勝利就觸手可及。對方的主將個人武力不強,而這方面,卻偏偏是他們的優點。

沒錯!就是這樣!

「大家分散攻擊1

兵的聲音從天空虎內傳出來,天空虎猶如一道藍色閃電,朝對方隊伍疾沖而去。

其他幾人會意過來,轟然四散。

視野中那一架架簡陋的重甲急劇地拉近,兵的心緒一下拉遠。

他恍然置身萬年前那硝煙瀰漫的戰場,天空虎的羽翼張開,飛掠中,它龐大的身體弓起,兵幾乎本能地控制著天空虎。

「呵,南十字兵團,衝鋒1

輕聲呢喃之上,眸子寒光閃爍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