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三十二節出人意料鶴【第三更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10-29 04:49  |  字數:3534字

無以倫比的絢爛銀光,猶如蒼穹倒懸的星河在眼前爆開。

那一瞬間,永仙中神情恍惚,這世上竟然還有槍芒絢爛若斯!

猝不及防的廣吾,只覺眼前儘是銀光,不過他亦狠厲之人,不僅沒有絲毫懼意,反而被激起凶性,長嘯一聲,刀光血芒更盛。

轟!

廣吾只覺得一股驚人的力量從刀身傳來,手掌一熱,大刀幾欲脫手而飛,他悶哼一聲,死死握住刀柄,身形借著力量突然拔高。

凌旭也不好受,對方凌空一擊,借著墜勢,本身就占不少便宜。

他和火烈鳥就像被一把重錘向下擊飛的皮球,一頭扎進沙丘,強大的沖勢衝擊之下,半座沙丘直接炸開,揚起的環形沙幕衝上半空。

廣吾穩住身形,從空中飄落著地。凌空撲擊雖然可藉助下墜的力量,但這是以強凌弱的打法,面對勁敵這樣可不行。人在半空,沒有借力之地,高手交手,往往電光火石間的極小變化。

他眯著眼睛,看著半截沙丘上的凌旭,冷哼道:「小子,報上名來!老夫不殺無名之輩!」

眼前的銀槍少年,讓他有幾分忌憚。

凌旭的橘瞳已經被剛才廣吾那一刀撩得興起,此時胸中戰意如沸,懶得廢話,冷哼道:「我殺。」

話音未落,胯下火烈鳥如同離弦之箭,朝廣吾殺去。

廣吾被凌旭的「我殺」說得愣了下,旋即氣得七竅生煙,對面混蛋的意思,豈不是指自己是無名之輩?廣吾成名三十載,來往不知多少星座,身經百戰,血流成河。有人害怕他,有人巴結他,有人慾殺他後快,但是從來沒有人,把視作無名之輩。

無名之輩!

廣吾被激起火氣,咬牙切齒:「小子,你死定了!今天我要把你大卸八塊!」

狂奔中的凌旭身體微伏,帶起的呼嘯狂風中,飄出兩個冷冰冰的字:「白痴!」

話音未落,身下的火烈鳥猛地重重一踏地面,速度陡然再增。

那抹火紅流焰之中,金線白袍獵獵,銀髮如絲飛舞。

槍尖在廣吾眼中急劇放大。

廣吾怒極反笑,暴喝一聲:「死!」

手中大刀自下而上揮出!

他這一刀,看似極緩,那刀身彷彿有萬斤之重,但是刀身包裹的血芒濃郁得幾乎有如實質。血芒吞吐不定,如妖異蠕動的鮮活血漿,嗆鼻的血腥味撲面而至。

銀光再次爆綻!

銀紅兩種光芒交織,無數碎芒迸濺,煞是好看。

兩人不約而同悶哼一聲。

廣吾實戰經驗豐富無比,此時對方舊力剛消新力未生,卻是極佳的機會。這個道理誰都知道,但是少有人有夠利用。因為像這樣旗鼓相當的硬碰硬,雙方的處境完全相同。然而廣吾卻是極少數能夠利用此類機會的武者,因為他有一招逆運心法的秘技。

劇烈的碰撞,會讓原本高速運行的真力,驟然停住,這就是僵直的原因。而廣吾的這招逆運心法,卻反其道而行之,既然無法前進,那就倒退。

逆運只能保持在極小的幅度,因此產生的力量也極小,但是對於此時來說,卻已經足夠。

這也是為什麼廣吾喜歡硬掽硬。

只見廣吾忽然身形詭異地一僵,他臉上驟然浮起一抹血色,原本僵直的身體突然猱身而上,手中血刀輕飄如紙,直取凌旭的咽喉。

凌旭臉色驟變,悶哼一聲,身形向後狂掠。

冰冷的刀鋒緊貼著他的喉嚨擦過,凌旭渾身汗毛根根直豎。

廣吾勢在必得的一刀落空,讓他大感意外,不過他警覺得很,一擊落空,便毫不猶豫拉開距離,臉上的血暈消失,恢復如常。

當他看到唐天身下的火烈鳥,一下子明白過來,對方之所以能躲過,是因為身下的機關獸。

他的心安定下來,機關獸再機敏,和武者還是無法相比的。

「下次,你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!」廣吾咧嘴一笑,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。

鶴和永仙中卻是另一番光景。

「我是鶴,來自天鶴座。」

永仙中打量著面前的鶴,眼中不由流露出欣賞之色。眼前的黑衣少年,雖然渾身衣衫破碎,但是風度禮貌,無可挑剔,一看就是世家弟子。

永仙中有些意外,天鶴座他聽說過,那是一個極小的星座,在南天四十二宿中也算是弱小的星座,竟然能培養出如此出色的人才?

但他臉上沒有流露出絲毫輕視之色,客氣地回禮:「我是永仙中,來自小犬座。」

「赤道十殿之一的小犬座?」鶴有些意外,他若有所思:「不知邊師與閣下是?」

「邊師是家師。」永仙中坦然道,對方的風範和氣質讓他感覺舒服至極。

鶴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。

永仙中心中一突,連忙問:「莫非鶴也認識家師?」

鶴老老實實道:「據說我小的時候,邊師有抱過我,但我沒有印象。」

永仙中失聲驚呼:「家師抱過你?」

「據說是,我太小,沒有什麼印象。」鶴搖頭。

永仙中覺得自己有些熱,老師那麼不喜歡和小孩打交道的人,會抱小孩?不會是故意誆我的?但他不敢肯定,萬一要是真的呢?萬一呢?

這個萬一也是很可怕的啊!

他抹了抹汗,定神問道:「不知是什麼時候?」

鶴歪頭想了想:「我三歲的時候吧。」

「閣下今年……」

「哦,我今年十八歲。」

永仙中心中大定,那就是十五年前。等等,十五年前!永仙中像被閃電劈中,一個恐怖絕倫的猜測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