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三百三十節兵的安排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冷丟下一句:「我一個人就行了。」 火烈鳥化作一團焰流,朝北方激飛而去。 鶴無奈地笑了笑,向大家揮揮手,如只一隻大鶴,扶搖而上,緊緊跟著凌旭。 「我們幾個的任務,就是西方的那個兵...

兵的心一瞬間被塞得滿滿。

沙漠傍晚漸起的寒意彷彿消失得無影無蹤,漸黑的夜色也沒有半點孤獨。

風揚起沙幕,如紗如霧,聲如號角,低沉嗚咽。

「起風了。」

兵輕聲自言自語,那如號角的風聲,讓他胸中的戰意,一點點燃燒起來。

他的目光掃過大家,恍然間,一如那萬年前硝煙中,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。

呵,這就是並肩作戰啊!

呵,這就是你的夥伴啊!

呵,這種感覺,真好……

「總算沒來晚。」

溫潤如玉的聲音響起,鶴如同一隻黑色的大鶴,飄落在眾人面前,他渾身的衣衫破碎不堪,可以想象他這些天經歷的何等艱難。

大家的目光投向兵。

「大叔,你來安排吧。」

鶴的話得到大家的認同,這些人之中,只有兵是武將,對這樣的大場面最熟悉。

兵深吸一口氣,目光變得凜冽起來:「好!唐一,東方的兵團,燕尾營交給你了。你的任務是,無論如何時,堅持一個小時。」

「是1唐一面無表情應命,轉身帶著集結完畢的豺狼兵團,朝東方奔去。

眾人這才發現唐一的變化,不由暗自稱奇。

「凌旭和鶴,北方來的兩人交給你們兩了。這兩人的來歷不清楚,你們要小心。」

凌旭提著銀槍,翻身坐上火烈鳥,橘瞳如火焰翻騰,冷冷丟下一句:「我一個人就行了。」

火烈鳥化作一團焰流,朝北方激飛而去。

鶴無奈地笑了笑,向大家揮揮手,如只一隻大鶴,扶搖而上,緊緊跟著凌旭。

「我們幾個的任務,就是西方的那個兵團。」兵對四人道。

阿莫里有些遺憾:「可惜基礎唐還沒有出來!太可惜了,活潑武男子的大地狂刀,神一樣少年看不到了。哇哈哈,他沒有眼福!喝喝喝!活潑武男子!大地狂刀!所向披靡1

阿莫里亢奮無比地揮著他的破刀砍空氣。

所有人都忍不住翻白眼。

司馬香山壓低聲音對:「不要把這個白痴算進去。」

兵同樣壓低聲音道:「我知道。」

「走吧。」

兵跳上天空虎。

上次豺狼座的戰鬥,吸引了無數目光,雖然過去了一個月,但是依然有不少人在關注豺狼座。他們最關心的,便是突然崛起的唐天。

這個謎一樣的人物。

手掌聖劍獄海,實力深不可測,手下還有兩名魂武將,如今豺狼座盡入其手。再加上,又在光明武會這個公認最強的勢力,前途不可限量。

幾乎所有人都認為,唐天必然一躍成為光明武會第三代弟子的核心成員。

當鯨魚座的施壓傳來,各勢力聽聞,都不以為然。鯨魚座別看是赤道十殿之一,但是這年頭除了獅子座這樣的巨頭,光明武會怎麼會理會鯨魚座?

但是接下來的變化,卻讓所有人看不懂。

葉久長老要求唐天交出安好劍,而唐天所在的中立派,卻放棄了唐天。這令所有人都感到不能理解,唐天如此年輕,展現出來的實力和天賦,光明武會怎麼會選擇這樣的方式。

光明武會裡面也不是鐵桶一塊,隨著人們不斷地挖掘,越來越多的細節浮現在人們面前。

中立派實力強勁,但是他們早就找到繼承人,那就是井豪。如果唐天只是孤身一人,他們會盡一切力量來何護唐天,把唐天培養成井豪的幫手。

但是唐天卻並非一個人,一個小團體逐漸在唐天身邊成形。

凌旭和鶴這兩個天才少年,阿莫里等四人對唐天的感情比對武會更高,再加上聖劍獄海,一支兵團,兩名魂武將,尤其是兵,那驚艷的控芒,震懾住中立派所有的長老。

別忘了正在恢復元氣的英仙座,同樣是唐天的後盾。

比起井豪,唐天要強太多,他羽翼初成,自成一派。中立派已經沒有唐天的生存空間。除非,他們選擇唐天,而放棄井豪。

但是這是絕對不可能的。

井豪是這些長老看著長大,真正的自己人。而唐天呢,來自邊緣星球,和光明武會的聯繫少得可憐。

無論從情感上,還是未來在武會內部的鬥爭中,他們都絕不可能選擇唐天。

而目光老辣的葉久正是看中這一點,出手又狠又准。

所以大家都很好奇,唐天會怎麼選擇。很快,唐天願意交出安好劍的消息傳出來,那些想看熱鬧的人,不由大為失望。

隨著時間的一點點推移,雙方依然沒有達成協議,便讓人們重新嗅到一絲異樣的味道。

而關於射手天後的限令,悄然在各勢力間流傳。

空穴不來風。

人們意識到,暗流在無聲涌動。

當豺狼座關閉通往鯨魚座的星門,所有正在關注豺狼座的人,無不嘩然!人們都希望看熱鬧,但是當真正的熱鬧出現時,大家都又覺得唐天愚蠢不自量力。

以為有幾分實力,就可以和光明武會叫板么?

真是太狂妄了!

但是亦有極少數人例外,比如司馬笑。

「其實眼下的時機,對唐天最是有利。光明武會和獅子王之間勢如水火,雷昂那個瘋子,實在讓人恐懼,稍不小心,就等著被打得形神俱滅吧。光明武會也知道,和這個瘋子交戰,稍露敗象,那就是毀滅性的結局埃」

司馬笑不由悠然神往。若讓各大勢力選一個最不想招惹的敵人,獅子王雷昂絕對排名第一。那個傢伙就是個瘋子,手下也是一幫瘋子,一幫只要一談到打仗便兩眼放光嗷嗷直叫的瘋子。

最強的兵團,最多的武將,最瘋狂的王,這就是獅子座。

這樣的對手,強如光明武會,也是有些發悚的。光明武會的絕大部分強者,紛紛被調動,這在天路早已經不是秘密。

能夠讓敵人如此忌憚,本身就是一種榮耀埃

「那麼箭聖大人的限令是真的?」秋之君問。

「應該是。」司馬笑露出深思的表情:「不過,像天後這樣日理萬機的人,絕對不會把時間浪費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,她這麼做,一定有某種深意。只是不知道,唐天這群人之中,誰和射手座有什麼聯繫。而且天後的限令,很耐人尋味埃她反對光明武會大部隊進入豺狼座,卻又允許葉朝歌一個人進入,看上去,有點像把葉朝歌當作磨刀石的意思。莫非,唐天是她的晚輩?或者,這群人之中,有人是她的晚輩?看來要好好查一查。」

「聽師弟這麼一說,倒是有幾分這個意思。」秋之君點頭。

「葉久不是庸人,他的手段,素來狠辣凌厲。」司馬笑索性把腿抬起來,擱在面前的桌子上,身體半躺著,手裡的甜點拚命往嘴裡塞,含糊不清道:「燕尾營、重鐵兵團,北天十九洲五個兵團,就來了兩個。再加上廣吾和永仙中,真是霹靂手段啊1

秋之君聳然動容:「好強的力量!不過,如此以上壓下,光明武會其他人沒有想法么?」

司馬笑冷笑:「別人以為黑魂等階森嚴,殊不知自詡光明的光明武會有過之而無不及。以上壓下,再正常不過的事情,我敢肯定,過一會葉久就會宣布唐天他們是光明武會的叛徒。」

秋之君默然不語。

司馬笑嘟囔道:「就是沒想到,唐天他們竟然有秘寶干擾能量,我們沒辦法看熱鬧了。我可是連探哨都沒收回啊,真是,白白浪費這麼一場大戰埃現在只能等結果了,唔,有點困了,我先睡一覺。」

司馬笑就這麼在椅子上睡著。

秋之君沒有睡,坐在那裡,若有所思。沒過多久,手下急匆匆進來,見司馬笑在睡覺,便把手中的情報送到秋之君手中。

秋之君掃了一眼,心中暗贊師弟料得絲毫不差,葉久宣布唐天阿莫里五人為光明武會的叛徒,然而奇怪的是,卻沒有頒布通緝追殺令。

秋之君略一沉吟便明白過來,這是葉久不敢得罪天後。

他搖搖頭,不由感慨,這果然是拳頭為大的世界埃

很多都在關注這場戰鬥的勢力都遇到同一個問題,那就是兵的干擾了整個豺狼座的能量波動,雖然干擾的幅度並不大,但也讓幾乎所有可以傳送影像的秘寶失去作用。

一琢磨大家就回過味來,這是給光明武會的在光明門準備的埃

大手筆!

更重要的是,說明唐天他們早有準備,這也讓大家更加心癢難耐,恨不得能夠直接前往現常

只可惜,眼下只能等到這場戰鬥的結束。

唐一坐在馬上,控制著馬速,面無表情地走在隊伍的最前方。在他身後,豺狼兵團陣容肅穆,寂然無聲。

上次的那場戰鬥,對於一隻菜鳥兵團而言,無疑是一次真正的蛻變。別看只有一場戰鬥之隔,兩者卻是天差地別。

隊伍之間,多了一份肅殺之意。

這些天的唐一沒有放鬆對兵團的訓練,而經歷過戰火淬鍊的兵團,進步比以前更快。上過戰場的士兵,對訓練的理解要比以前更深刻,他們知道為什麼要有這樣的訓練,什麼樣的訓練,才能夠幫助在他們在戰場上存活下來。

升為準尉的唐一,戰術素養比以前提升極多,兵團的訓練效果也增強很多。

忽然,他停了下來。

身後的豺狼兵,幾乎同時停了下來。

遠處沙漠,一隻人數相當的兵團,緩緩進入他們的視野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:記得還欠一個三更,今天還上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