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二十八節魂殿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10-26 22:50  |  字數:3577字

風丑毫不猶豫進入。

兵盯著面前的青銅門,有些出神。

說它是一座門,其實是不對的,它其實是一個封閉的房間,名為魂殿。通體由南十字青銅鑄造,南十字青銅的配方在那個時代,可是絕對的秘密。

魂殿四周的牆壁,布滿機關術所特有的紋路,密密麻麻,就像樹葉的脈絡。魂殿源於武技牆,是南十字兵團機關術的一個偶然產物。曾經在一場慘烈的戰鬥中,士官損失嚴重,團長靈機一動,用武技牆生成的魂武將,大大緩解了這個危機。

那之後,根據武技牆但是更先進的魂殿便出現,它的成功率更高,時間更短。武技牆想要培養魂將,需要很長的時間來吞噬,但是殿魂卻大大加速這個過程。戰況危急的時候,敵人不會給你多少時間。

每一處兵營,都會建立一處魂殿,以免戰況危急,無法補充人員。魂武將雖然沒有武將那麼強,但是在危急的時候,卻是極好的補充。

青銅門上,水平和堅直的線條構成一個個格子,每排三個格子,從上到下,總共十八層。十八層,構成南十字兵團的十八階軍階,每一層,需要三張魂將卡。

兵分三階,士分四階,尉分四階,校分三階,將分三階,最強為帥。

唐一的黃金上士,是第六階。

而兵的軍階,連唐天都不知道,第十五階,少將。

兵的神情嚴肅,他取出一個箱子,打開箱子,裡面擺滿了魂將卡,他把所有的魂將卡全都拿了過來。以前用魂殿不知用過多少次,按理說,早應該輕車熟路,不會有什麼情緒波動才是。可是為何,自己竟然還會感到一絲緊張?

兵自嘲地笑了笑,便收斂心神。

魂殿用得多,自然會有些心得。風丑的是八階魂將,那就要從八階開始。他挑出三張八階的白銀魂將卡,放置在魂殿門的最下一層。每個格子放置一張魂將卡,魂將卡被吸附在格子上,亮起柔和的銀光,銀光迅速滲入四周牆壁上的脈絡之中。

兵的眼睛一亮,銀光滲透的速度很快!

這是極好的徵兆,兵意識到,風丑的意志,比自己預估的還要強悍。他的手指飛快地輕彈,又是三張白銀卡,飛入第二排的格子。

三張卡片的銀光幾乎同時亮起來,銀光迅速向四周滲去。

兵的神情嚴肅,手指飛快,卡片飛快地投上門上的格子里,這些卡片都是他精心準備好的。一張張卡片銀光亮起,兵的神情愈發凝重。

短短的十分鐘,兵已經丟出去十五張卡片,這意味風丑已經達到中士,距離唐一隻有一階。

這個時候,銀光滲入的速度開始逐漸變慢,又過十分鐘,又是三張銀卡。風丑表現出來的勢頭更加強勁,魂殿比武技牆更完善,而兵手上的魂將卡也遠比那時候要多得多,但是最重要的是,風丑的是武魂,而鬼爪只是留下一絲氣息。

風丑的武魂同樣不完整,但是比起鬼爪留下的那一縷稀薄的氣息,依然要強許多。

當升到第七層,魂殿四周就彷彿被銀絡包裹,看上去極盡華麗,但是此時銀光已經飽合。兵沒有奇怪,他知道,從第七層到第八層,是質的飛躍。

第七層是軍士長,而第八層則是准尉。

從統率上來看,軍士長的統率是100,而准尉的統率則是200。但是兩者差距並不僅僅只是這100的統率差別,在戰術素養上,雙方都有著相當大的差距。到了尉官,武將便開始分化,有以個人武力見稱,也有擅長控芒的,還有有戰術素養見長的。

當銀光已經飽和到至極,兵手中多了一張黃金卡,八階黃金卡。

這張黃金卡被兵擺放在第八層的第一個格子,黃金卡一擺上去,就光芒大放,強烈的金光開始迅速沿著四周的銀絡蔓延,以蛛網般細密的銀絡,多了一絲金色。

兩個小時後,黃金卡的金光已經逐漸黯淡。

此時兵擺上第二張黃金卡,同樣是八階黃金卡,這張卡片一擺上去,同樣金光大放,但是銀絡吸收金光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。

整整七個小時,第二張魂將卡的金光才被吸收完畢。

兵知道,風丑差不多吞噬到盡頭,但他還是擺上第三張黃金卡。

這張黃金卡整整二十四小時才徹底被吸收,一切都很穩定,沒有出現什麼紕漏。兵鬆一口氣,也大為振奮。

忽然,吸在門上的二十四張魂將卡,如煙霧般無聲消散。

青銅門緩緩打開。

一個身形削瘦,神情溫和的魂將緩緩從中走出,向兵行禮:「准尉唐丑,前來報道!」

唐丑的容貌看上去和風丑當時沒有半點相似,不僅半點不醜,反而頗為俊朗,四十歲上下,身形削瘦,眼睛極度有神,給人風度翩翩之感,但是雙手空空,並沒有武器。

兵若有所思,沉聲道:「准尉,請自我介紹一下。」

唐醜行禮:「是!長官。唐丑,八階,戰力糟糕,技巧合格,戰術良好。」

兵很是驚奇,竟然是一個偏科極其嚴重的傢伙。這是一名典型的參謀型尉官,他們最大的作用便在參謀處,而非戰場。若非迫在眉睫的戰鬥,兵對這類尉官是極度渴求的,但是很顯然,唐丑對這場戰鬥貢獻不了力量。

風丑這樣的戰鬥狂,竟然生成參謀型尉官,果然世事無常啊。

「辛苦了,准尉,請在一旁等候。」兵點點頭。

「是!」唐丑依言走到一旁。

兵還想提醒唐一幾句,唐一已經朝青銅門走去。兵很清楚,唐一的先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