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二十六節墨未天的震撼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10-25 09:27  |  字數:3438字

時間悄然流逝。

對於長久的扯皮,終於讓葉久失去信心,他現在覺得唐天他們根本沒有誠意。這讓他充滿憂慮,他這次發動的原因,就是沖著井豪師父那一脈而去。他深諳派系鬥爭的要訣,永遠不要想一棍打翻對方,而需要抓住一切機會,零敲碎打不斷削弱對方的力量。

鯨魚座的施壓,不過給他一個介入的借口,鯨魚座完全不被他放在眼中。

但是射手天后的警告,卻令他如芒在背,不敢半點輕視。

「和唐天的談判進展很不順利,我們需要做另一手的準備。」葉久沉聲道。

在他面前,葉朝歌相貌並不出眾,頭髮亂蓬蓬,像一團纏在一起的鋼絲,鬍鬚濃密,目光銳利如劍,臉龐稜角極其分明,給刀削斧斫之感。

「井豪去了豺狼座。」

葉朝歌的聲音低沉嘶啞,卻有一股懾人的威勢。他隨意地盤腿坐著,一把滿是傷痕的破劍放在他的腿邊,明明看似愜意放鬆,卻仿若一隻蹲立的猛虎,隨時會擇人而噬。

葉久注視著面前自己無比驕傲的兒子,迎面撲來的那股鋒芒便是身主父親的他,也有如劍鋒直逼眉間。

他的心神不由放鬆下來,不由笑道:「難道你在擔心井豪?井豪之流,不是從來不被你看在眼裡么?」

「我從來沒有小看井豪。」葉朝歌毫不避諱父親的目光,低沉沙啞的聲音在房間回蕩:「他天性堅毅,磊落有原則,這是強者之心。只有擁有強者之心的武者,才有可能成為強者,我一直在等他。如今他練成無雙,可堪與我一戰,我很期待。」

「井豪練成無雙?」葉久臉色微變,他心生警惕,被唐天他們拖著,自己竟然連井豪練成無雙都不知道。他大為懊惱道:「早知道,當年就把井豪除掉,這真是養虎為患啊!」

葉朝歌對於父親這話不置可否。

他起身,丟下一句話便揚長而去。

「我去豺狼座了。」

葉久來不及阻止,葉朝歌的身影便已經消失不見。葉久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,他忽然發現,局面變得對他越來越不利。

忽然,一個瘋狂的念頭從他腦海中跳出來。

難道唐天他們真的打算叛出光明武會?

他下意識地否定這種可能。叛出光明武會,那就意味著要受到光明武會的追殺通緝,相信唐天還沒有蠢到那個地步。為了一把劍,連命都不要?

他不相信唐天會作出這樣的選擇,所以唐天那邊不斷的加價,在他看來只是貪婪。

可如果唐天真的不打算交出來呢?

葉久忽然想到射手天后的警告,光明武會只准葉朝歌一個人進入豺狼座,難道天后已經預料到唐天不會交出安好劍?

葉久終於意識到,自己需要做其他的準備。

只准朝歌一人進入豺狼座?葉久沉吟片刻,忽然眼前一亮,既然光明武會不能進入豺狼座,那就找別人就是了!

他安心下來。

雖然唐天他們表現得很強勢,又是兵團,又是聖劍,但是在葉久這個級別,卻就那麼回事。豺狼座的強者,是無法理解那些強大星座的強者是何等強大。至於兵團,放在見識過真正兵團的葉久眼中,更是一個笑話。

如果你們真的這麼愚蠢,就讓你們見識一下真正兵團的威力吧。

葉久滿臉冷笑。

三魂城的基地,已經大致完工。雖然唐天拆走了很多部件,但是對於手頭資金充裕的賽雷來說,只要有錢,其他的都不是問題。

通過墨家,她僱傭了一批有實力卻聲名不顯的機關師。如今的三魂城,在機關圈子,可是小有名氣。

看到兵前來,賽雷放下手上的工作,兵在這個時候前來,必然是要緊的事,:「情況怎麼樣?」

兵沒有和賽雷講死亡特訓的事,如果賽雷知道自己讓唐天進入死亡特訓,肯定會毫不猶豫拎起腳邊那把用來鍛造青銅的大錘,把自己砸成肉餅。

「還不錯。」兵表現得很鎮定。

賽雷微鬆一口氣:「那就好,對了,墨未天等你好幾天了。」

兵有些驚訝:「我還以為他要這一戰之後才會來。」

「可能他比較看好你們。」賽雷不以為然。

「我去見見他。」兵把手中的圖紙扔給賽雷:「這個幫看看,有哪些能修好。」

「這是什麼?」賽雷手忙腳亂地接過圖紙,好奇地問。

兵沒有直接回答,只是說:「你看了就知道。我去找墨家主了。」

墨未天這些天每天都站在場外,觀看場內機關武者的訓練,絕大部分時間裡,他的目光都落在墨子魚和墨無畏兩人身上。他不由暗自頷首,他雖然自身實力一般,但是畢竟和機關武甲打了那麼多年的交道,可以看得出來,兩人進步之大,可謂脫胎換骨。

六億雖然花得肉痛,但也確實是一分錢一分貨。

而且賽雷給他們量知定製了新的機關魂甲,比起墨家的機關武甲要厲害得多。今天枇杷有時間,她便來陪同墨未天,見墨未天神情頗有幾分欣慰,便開口道:「子魚和無畏兩人的實力,超出其他人很多。普通的機關魂甲已經無法適用他倆,賽雷大人便專門為他們定製了兩架機關魂甲。子魚的名為,無畏的名為。兵大人為他們專門制訂相應的配合戰法,大人曾說,他們如今聯手,可以抵擋天榜百戰區的強者。」

「兵大人真的這麼說?」墨未天一怔之下,卻是狂喜。

「是。」枇杷淺笑道:「他們兩人曾與盲弦前輩交手,不分勝負。」

「可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