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二十五節井豪的決定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10-24 05:33  |  字數:3613字

井豪收拾著行禮。

「師兄。」辛夢琪輕輕喊了聲,她勸道:「你也別怪師父,葉久和師父當年結過仇,他如今地位比師父高,故意施壓,師父也無可奈何。師父現在也後悔莫及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井豪頭也不抬道。

「師兄是打算去豺狼座嗎?」辛夢琪問。

「嗯。」井豪一邊收拾一邊道:「我去勸唐天交出安好劍。」

辛夢琪輕笑一聲:「師兄,你撒謊的時候,語氣會不自然的。」她旋即柔聲道:「無論師兄做什麼,夢琪都支持,在夢琪心中,師兄是世上最磊落的人。」

井豪心中感動,他抬起頭,看著亭亭而立,溫柔嫻靜的師妹,心中湧起難言的情緒,話到嘴邊卻變成一句:「師妹,對不起……」

「師兄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呢?」辛夢琪展顏笑道:「總有那麼多無奈的事情呢,師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最重要。我相信師兄!能讓師兄看重的人,只怕性格也剛強得很,師兄這是有備無患嗎?」

井豪搖頭:「我了解唐兄弟,他是絕不會交出安好劍的。其他四人和他感情很是要好,只怕也要和武會翻臉。與葉朝歌一戰,勢無可避。這件事,師父做得不對,他是我師父,我自然不能責怪他。但既然是師父的過錯,我身為弟子,亦責無旁貸。」

辛夢琪眉宇間有些擔憂:「師兄要小心。」

「哈哈!」井豪洒然而笑,眉宇間這些天的鬱結之情亦一掃而空,豪氣萬丈:「師妹不要擔心。你的師兄,如今亦非昔日之井豪哩!」

「莫非……」辛夢琪眼前一亮,難掩驚喜。

「是啊,終於練成了。」井豪感慨萬千:「葉朝歌的能作為我第一個對手,我很期待。」

「師兄加油!」辛夢琪舉起小拳頭,臉上掛著鼓勵的笑容:「如果師兄有一天遇困難,可千萬不要忘了師妹這個小內奸啊!我就是師兄的小內奸!」

井豪看著師妹瘦削的香肩,滿臉的真誠和關切,有些痴了。

他忽然上前一步,張開雙臂,擁抱師妹。

辛夢琪呆住了,她的全身僵硬,不聽使喚,幻想過很多次的畫面真的出現時,她的大腦卻一片空白。

懷中少女的身體僵硬,少女的幽香和溫暖,卻讓井豪心中莫名感傷,師妹也知道,這一別也許會很多年吧。一旦與葉朝歌一戰,他與武會無疑也撕破了臉。

「師妹,保重!」

輕輕一抱,他鬆開師妹,強壓心中離別的情緒,笑道:「我走了!」

他毅然邁步離開。

待他的背影消失,僵立的少女,忽然淚如雨下。

兵回到新兵營。

沒有唐天在的新兵營,總是有幾分清冷。那個傢伙,也不知道怎麼樣了……

兵怔怔地想著,他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是對還是錯。想到若是唐天死在自殺房,自己也會消散,這也算是賭上自己吧,兵自嘲一笑。他把這個念頭拋到一邊,他覺得自己是不會看錯的,唐天的潛力比他自己想像的更大。

他帶來大部分07號兵營的圖紙,他要讓賽雷看看,哪些還能修。他可不想乾等結果,有了07兵營,他可以做的事情一下子多了許多。他是紛亂的戰火中生存下來的武將,這樣的困難,遠不足以動搖他。

他冷靜地提升著自己的辦法。

這次的死亡特訓,成本是相當驚人的。其中所用的秘寶,都是高價收購而來。

他眼角的餘光瞥見飄浮在空中的風丑,想了想,他停下腳步:「風丑,還想戰鬥嗎?」

風丑下意識道:「當然想。」

他一下子反應過來,驀地瞪大眼睛,不能置信地問:「你能讓我繼續戰鬥?」

「另一種戰鬥。」兵坦然道:「你可以吞噬武魂,你會變成一名魂武將,像唐一那樣。但是你會繼承你自己的一些特點,比如你的刀法,如果你的意志夠堅強的話。當然,也有可能失敗,那你什麼都不會留下。你可以考慮一下。」

「不用考慮。」風丑搖頭,斷然道:「我願意!只要能戰鬥,我沒有什麼其他的奢求。」

「你還是認真考慮一下吧。」兵勸道。

「不用考慮了。」風丑搖頭:「只有戰鬥才對我有意義。」

兵也不再勸,點頭:「那好,等我回來,就準備你的事情。」

「好!」風丑應下來。

自殺房內是無邊無際的空地。

唐天喘著粗氣,在他面前,那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傢伙,也在喘著粗氣。

真是難纏啊!

汗水沿著唐天的臉頰滑落,他的鼻息粗重如牛。他終於體會到和自己戰鬥,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。他有的,他會的,對方都有都會,就連這些天,他有進步,但是對方,也同樣在進步。

三天的戰鬥,唐天沒有佔到半點便宜。

怎麼才能取勝?

還沒等他想好,對方悍然撲殺過來。

「他」的性格也和唐天一模一樣,頑強不屈,不知疲倦,喜歡主動進攻,喜歡搏命式打法。

唐天只得停下思考,咬牙迎了上去。他必需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用盡全力,才能夠抵擋著「唐天」兇悍絕倫的攻擊。

一模一樣的火鐮鬼爪,一模一樣的火光,如同兩條張牙舞爪的火龍,狠狠撞在一起。

激烈而密集的火花爆裂聲不絕於耳,兩道人影一觸即分,又再度狠狠撞在一起。

唐天的火鐮鬼爪,破綻比以前要小得多,對面的「唐天」也有孔雀明王眼,任何一點細微的破綻,都會立即被找出來。

雙方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