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三百二十四節射手座的態度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。 兵看著唐天,有些沉默,片刻才開口:「一個月時間,我們路上來回需要花費十二天的時間,也就是說,你只有十八天的時間。如果十八天的時間,你無法戰勝自己,你就會錯過這場戰鬥。叮鐺已經打聽到了,光明...

自殺房,光這個名字,就聽得唐天有些毛骨悚然。他腦海中浮現,漆黑陰暗的房間,吊著一個個索套,跡斑斑的桌子上,丟著各種各樣的利器,上面還沾著鮮血。

好可怕!

天不怕地不怕的唐天心裡也直打鼓。

「自殺房的創始人,哦,是團長大人。他曾經在一段時間,受限於瓶頸,他整天就在思考,該如何突破瓶頸,於是就有了自殺房。團長是個驕傲自大,目空一切的瘋子!他苦思冥想,終於想明白。他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。」

「只有他自己才配得上作他的敵人。這是他的原話。」兵撇了撇嘴:「瘋子和一般人總是不一樣的,你不要和他學。」

「可是,我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埃」唐天一臉理所當然。

「我就知道。」兵微不可察地輕聲嘀咕,他搖了搖頭,道:「所以,他創出了自殺房。所謂自殺房,它能把你完美地投影,來作為你的敵人,而你必需要殺死他,才能夠從裡面走出來。殺死自己,所以團長就叫它自殺房。」

「原來是這樣埃」唐天恍然大悟,他想了想:「我想起來了,光門剛剛開啟的時候,我就遇到過和我一模一樣的灰人,我的第一個殺招,還是從它身上領悟的呢。」

「沒錯,不過那個太簡單。」兵點頭,神情嚴肅:「自殺房會遠比那更加完整,你的投影,會和你一模一樣,他會擁有你所有的智慧,包括你的意志,你的頑強,你的悟性。你能殺死他唯一的可能,就是在這些天,比他的進步更大。」

「聽上去有點意思啊1唐天躍躍欲試。

兵看著唐天,有些沉默,片刻才開口:「一個月時間,我們路上來回需要花費十二天的時間,也就是說,你只有十八天的時間。如果十八天的時間,你無法戰勝自己,你就會錯過這場戰鬥。叮鐺已經打聽到了,光明武會這次負責人的兒子是葉朝歌。光明武會中年輕人最著名的十人,被稱為十君子。這十人的實力,深不可測,是光明武會培養出來的真正天才。你覺得井豪的實力如何?」

「井豪大哥很強1唐天毫不猶豫道,如今他的實力日深,愈發明白井豪大哥的實力,何等強悍。

「井豪沒能夠進入這十人。」兵神色嚴肅道:「葉朝歌在這十人之中,排名第六。你可以想象,他有多強大吧。如果你錯過了這場戰鬥,凌旭會死,鶴會死,阿莫里會死,韓冰凝會死,梁秋會死,司馬香山會死,火瑪爾會死,整個豺狼部落會被夷為平地,沒有人會活下來,所有人都會死。沒有人能擋得住葉朝歌!一旦光明武會派出葉朝歌,就是他們的態度。葉朝歌冷酷無情,他是光明武會最冷酷的劍。」

唐天的神情一點點變得嚴肅:「葉朝歌真的這麼強?」

「比你想象得更強1兵沉聲道。

唐天抬起頭,看著面前的青銅大門,大門上沒有任何花紋,只有一行觸目驚心的血字。

「殺死他1

「這裡死了很多人。」兵沒有絲毫避諱:「進入自殺房,都需要在兵團報備。很多很有天賦的人,都死在裡面。你要想清楚,進去了,出來就沒有那麼容易。」

唐天沒好氣道:「喂,大叔,明明是你帶我過來的好吧。」

「是的,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辦法。」兵點頭:「但是,如果你死了,我也會消散。其實如果從戰略上來說,這個時候,你應該撤退。」

「撤退?」唐天的相當平靜,他看著兵:「撤到哪裡去?武安星嗎?放棄大家,像一隻喪家之犬,在星球間流浪逃命?或者把劍交出去?這樣的苟活,又有什麼意義?」

唐天低著頭注視著自己的手掌,自言自語。

「能走到這一步,已經很振奮了呢。能夠遇到大家,是多麼幸運埃能夠與大家並肩作戰,多麼幸福。哪怕生命重新來過,遇不上了,我會覺得非常非常可惜。我很魯莽很傻,大家都依然幫我,大家都在為我戰鬥,我又怎麼能在這個時候放棄?大家對我的情義,已經超出了我自己生命的價值呢。我懂的道理不多,但是我知道,戰鬥我也許會死,但是我是昂著頭死去。這個時候逃跑只會讓我一輩子生活在後悔和內疚之中。」

「這個世界殘酷無情,這個世界每天都有很多人失去生命。我不管別人是怎麼樣,但是唐天之所以是唐天,那就是因為,我就是這樣的人埃」

「有什麼可以畏懼呢?有什麼可以恐懼呢?起碼還有戰鬥的機會啊!起碼我是在捍衛我的信念啊1

「已經足夠了。」

唐天抬起頭,他的眼睛就像一團火,散發著光和熱。

他推開門,頭也不回地走進去。

門外的兵神色怔然,他眼前浮現一個雄偉的背影,真像礙…

落星台位於射手座最高的山峰聖山山頂。

巍峨的聖山,整個山頂被剷平,落星台便建在這上面。打磨得光可鑒人的白玉,砌成的九千九百九十九階台階,拾階而上,眼前頓時大為開闊。聖山地勢極高,周圍白雪皚皚,但是落星台上卻是四季如春,鮮花盛開。

落星台上的面積約有六百多平方公里,栽滿天路各個星球的名貴花卉,宛如一個巨大的花園。

群花簇擁之中,一座宮殿隱約可見。

這大概和本代宮主是女子的關係。在十二宮之中,射手座的宮殿,尤其華麗,繁複精美的雕花隨處可見,美不勝收。本代宮主后亦天,雖然有著一個霸氣無比的名字,但是生為女性,審美的挑剔,讓她親自主持了宮殿的修建。

后亦天雖然年過四十,但是看上去,卻有如二十餘歲,衣著莊重,容貌絕美,最讓人印象深刻的,是她細長高挑的鳳眼。塗得鮮紅的指甲輕輕端起茶杯,慢啜了一口。

「奴婢覺得,鶴少爺似乎變化很大,好像變得更加溫和,他還和奴婢打了個招呼,態度很和藹。他問奴婢,鄔鐵羽在哪裡,也不知道為什麼,被鶴少爺的眼睛一掃,奴婢便不敢生出違逆之心……」

小朵恭聲彙報。

后亦天點點頭:「境界提升,心境自然不同。鶴派武技源於東方,還是有幾分妙處。」

雖然語氣淡然,但是小朵還是聽得出宮主的欣喜,她心中也高興。雖然不知道當年到底是因為什麼事,但是這麼多年,鶴少爺和這邊的關係,一直都很僵。如今鶴少爺似乎想通了,那就太好了。

小朵有些擔憂道:「要不要派人保護鶴少爺?這次負責的是葉久,他兒子就是葉朝歌。」

「不用。」后亦天眼皮也不抬一下:「擁有聖劍獄海的人,沒那麼簡單。不過,光明武會要敲打一下,哼,得罪那頭獅子,還敢如此囂張。這邊的光明武會負責人是誰?」

一直替鶴少年擔心的小朵聞言鬆一口氣,連忙道:「是於長老。」

后亦天放下茶杯,語氣淡然道:「告訴他,光明武會的人,除了葉朝歌,其他人一個也不得踏入豺狼座。」

小朵猶豫了一下,咬牙道:「他們未必願意呢。」

小跡后亦天很清楚,也不生氣:「放心,他們雖然實力最強,但和那頭瘋獅子正鬧得不可開交,再得罪了我,我不介意和瘋獅子一起把他們滅了。」

「可是葉朝歌……」

后亦天擺了擺手,語氣冰冷:「讓那個小子吃點苦頭也好。不吃一點苦頭,以為他們鶴派的東西天下無敵。我那妹妹被一個蠢男人拖累,生個兒子還這麼執拗,哼1

見宮主臉若冰霜,顯然又動怒,小朵頓時噤若寒蟬,不敢再多嘴。

光明武會。

葉久臉色凝重,他在光明武會手掌實權,因為是葉朝歌父親的緣故,大家都覺得他前途光明。但是面前的左長老,他卻不敢有絲毫不敬。

「上面的意思是?」葉久小心地問。

左長老道:「按她說的來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葉久急聲道。

左長老打斷他:「沒什麼可是,我們和獅子座之間的摩擦在不斷升溫,如果再多了一個射手座,我們必敗無疑。這個節骨眼上,不要節外生枝。唐天那邊什麼意思?」

葉久心情糟糕:「他們說是說願意交,但是要價很高。」

「願意交就行。」左長老鬆一口氣:「這件事盯著點,不要出紕漏,不管什麼條件,答應他們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葉久心裡憋屈無比。

「沒什麼可是。」左長老眯起眼睛:「你事後怎麼收拾他們,我不管,但是這件事,你必需做得漂亮。我相信你知道輕重。」

葉久強忍著心中憋屈,從牙縫中擠出一個字:「是。」

左長老滿意地站起來:「很好,我有事,先走了。」

說罷,理也不理葉久,揚長而去。

葉久的臉色鐵青。

正在此時,手下臉色難看地前來報告:「他們又提高了報價。」

「答應他們1葉久從牙縫中擠出四個字。

手下愣了一下,但看葉長老臉色鐵青,連忙應是。

砰!

茶杯砸碎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,他一個激靈,腳下速度又快了幾分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