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三百二十二節死亡特訓(2)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起頭,不禁一怔,到嘴邊的話縮了回去。 兵不知什麼時候從天空虎中出來,他默默地看著面前的廢墟。高大的天空虎矗立在他身後,一如那萬年前,當年的兵營,卻只剩下斷壁殘垣,滿眼黃土。 往事諸般,...

「我對劍的了解不多。」兵看著面前安靜的鶴:「但是我聽過當年我的戰友說過,東方武技最核心的思想,便是天人合一。」

「天人合一?」鶴黑亮如星辰的眸子,露出深思之色,他細細咀嚼。沉思中的鶴,原本就安靜的氣質,變得更加寧靜。

「是的。」兵搖頭道:「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,但是我見過他是如何修鍊武技。」

鶴抬起頭,看著兵,滿臉期待。

兵露出回憶之色:「他天賦普通,學武極晚。花了三年的時間,餐風飲露,走遍群山,與星魂獸為伴。此時他的實力,在兵團不過中下等。他又花了三年,觀察水流風向,樹木枯榮。三年後,他的實力,已經躍至中上。他又花了三年的時間,深入汪洋大海,與風暴相搏,踏足雪域冰原,又進入萬里沙漠,深入地心熔岩,我們都以為他死了。那次他回來,一身實力,已經躋身於兵團前十之列。恰逢大戰將至,他就沒有再出去。那場戰役打了整整五年,他殺人無數,戰功輝煌。局勢平靜下來,他便從前線退到後方。整整五年,他每天就是曬太陽,看月亮升起,看浩瀚的星空。五年後,他成為兵團的第三號人物。」

鶴聳然動容。

「你的天賦比他更出色,他在你這個年齡,實力連你的十分之一都沒有到。他得到的傳承,殘缺不全,而你有著完整的傳承。你各方面都有著絕對的優勢。但是我不確定,你能做到比他更出色。我一直覺得,他很特殊。我把他的經歷說給你聽,希望能對你有啟發。」兵坦誠對鶴道。

鶴由衷道:「謝謝1

「或許你臨死前,就不會這麼想。」兵渾不在意道:「我想了想他的經歷,簡而言之,便是從自然中汲取力量,尋找規則,他把這種方法叫做師法自然。如果有時間,我會建議你走一走當年他的路,從大自然中汲取力量。但是我們沒有時間,我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。所以我們需要找到一個明確的目標。」

鶴還在咀嚼「師法自然」,他覺得今天受益匪淺,此時聽到兵說明確的目標,不由抬起頭:「什麼是明確的目標?」

「自然包羅萬象,是一個很籠統的對象,既然時間短,我們就把目標縮小,選擇其中之一,比如風。」兵解釋道。

「風?」鶴若有所思。

「沒錯。」兵道:「我覺得風是很適合劍法的,所以我給你準備一個風洞。」

兵遞給鶴一張地圖。

「這上面標註的位置,便是沙漠環境最嚴苛的地方,叫沙音谷,那是一個由沙子堆成的山谷,山谷通往地底,風穿過沙子,會發出嗡嗡的聲音。山谷的風像刀子一樣,哦,這不是誇張,如果你去那裡,你就會明白了。一個月的時間,你呆夠了,就可以回來。好了,你的乾糧已經給你準備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」

鶴沒有猶豫,接過乾糧,鄭重向兵行禮:「謝謝1

真是一個有禮貌的好孩子……

兵滿懷欣慰地揮手告別:「放心,如果死在那裡,屍體也不會腐爛的。」

鶴洒然一笑,轉身離去。

一個個搞定的兵,便來到早就等得不耐煩的唐天面前:「神少年,你準備好了嗎?」

「早就準備好了1唐天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。

「我們進光門。」兵道。

當兩人進入光門,兵便直接朝那條開鑿出來的小徑走去。筆直的小徑,一眼望不到盡頭,唐天愣了一下,反應過來:「芽芽他們鑿穿了?」

「按照時間來算,應該差不多。機關獸的數目已經增加到兩百具,速度加快很多。」

兵拿出天空虎,鑽了進去:「走吧。」

天空虎像一道流光,嗖地向前直衝。

唐天嚇一跳,好快!天空虎的速度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兇猛了?

他不知道這段時間,賽雷為了從兵這裡榨出錢出來,特意把天空虎改造升級,才有如此驚人的效果。天空虎如今鳥槍換炮,威力大增。

唐天連忙催動真力,身形便消失在空中。

藏風步!

唐天的藏風步,如今已經日漸嫻熟,速度比起以前,不知要強多少。他彷彿在空中穿行,身形忽然消失,緊接著從前方十幾丈醞蝗蛔瓿隼礎

眨眼間,小徑中儘是他的殘影。

狂奔,全力的狂奔,唐天才能讓自己沒有跟丟。小徑像永遠沒有盡頭一般,唐天連續飛奔了三天,都沒有半點到盡頭的感覺。

唐天第一次這樣不惜真力的狂奔,饒是他真力比以前不知雄厚多少,也感到有些吃不消。

他這才回想起兵所說的陶土高原,這傢伙沒有開玩笑!

唐天不由苦笑,當時自己還幸災樂禍,芽芽要吃大苦頭了,沒想到,這回輪到自己了。兵沒有半點停下來等他的意思,只要唐天速度稍慢,天空虎就變成一個小黑點。

唐天不得不把所有的精神,全都放在藏風步上,如何才能節省真力,如何才能讓藏風步變得更有效率,如何才能飛出更遠的距離。

整整三十天,除了打坐恢復真力,唐天所有的時間,全都是在狂奔。

一座廢墟映入他的視野。

唐天沒有半點感覺,他心中充滿憤怒,兵這個混蛋簡直是瘋了!哪怕這裡面的時間和外面的時間差是一比五,這裡面的三十天,外面已經度過整整六天。

這麼寶貴的一個月時間,自己竟然浪費了六天的時間在趕路上。

這傢伙的腦袋被門夾了嗎?

難道這傢伙的死亡特訓裡面的死亡指的是累死?

唐天扶著膝蓋,喘著粗氣。過了一會,他才平息體內翻騰的真力,這三十天也沒白跑,他的藏風步進步神速,這也算唯一的收穫吧。

他抬起頭,不禁一怔,到嘴邊的話縮了回去。

兵不知什麼時候從天空虎中出來,他默默地看著面前的廢墟。高大的天空虎矗立在他身後,一如那萬年前,當年的兵營,卻只剩下斷壁殘垣,滿眼黃土。

往事諸般,浮上心頭,雖然兵一再告訴自己,觸景傷情實在太可笑,會被神經病少年嘲笑云云,但是當他親眼看到眼前的這片廢墟,眼淚還是差點掉下來。

他強抑心中的悲傷,嘲笑自己,睡了一萬年,還是沒有長進,什麼時候自己能學得會堅強呢?

要是團長在,一定會說什麼「哎呀哎呀,隨便就好啦」「順其自然氨「我覺得小兵兵挺好的嘛」這類話來麻痹自己吧,然後就把一堆雜事丟給自己,團長就逍遙無比地開始牌局。然後那幫混蛋打牌爭得面紅耳赤,自己還要給他們送飯,幫他們倒煙灰,被呼來喚去……

現在想想,真是沒面子礙…不過,自己為什麼那麼懷念呢……

他漫步其間,那些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東西,映入他的視野,總會讓他停下片刻。

早期的時候,兵團還很弱小,這裡曾經是前線。許多地方,還能看到戰鬥留下的痕。

不知不覺,走到盡頭,兵停下腳步。轉身面對廢墟,揚起臉龐,注視著面前這片曾經戰鬥過的地方,眼中悲傷一點點散去,眸子里,堅定在一點點地凝聚。

若是這裡,還有你們的英靈守護,請你們一定安息埃

請不要擔心呢,兵團沒有消散,還有我呀,雖然我沒有你們那麼堅強,也沒你們那麼能幹,但是我一定會努力地戰鬥下去,守護這裡,守護著兵團。

未來還是那麼迷茫,歲月已經湮滅一切。

可是,我還在這裡。

請交給我吧,大家。

兵認認真真地向廢墟行禮。

唐天看著兵,他沒有開口,他能夠感覺到,兵身上透出的那股氣息。唐天很熟悉,那就是信念的味道,兵大叔,一定有什麼沒有完成的心愿吧。

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幫到他。

「唐天。」

唐天被打斷思緒,他抬起頭朝兵望去。

「到這來。」兵的聲音相當嚴肅。

「哦。」唐天幾個起落,便跳到兵的身邊。

兵腳下用力,拂開塵土,露出一個青銅的井蓋,井蓋上面寫著「07兵營駐地,關閉於薔薇緋紅之季,兵戈亂土,重歸寧靜,唯安」。

「把你的血,滴在上面。」

兵滿臉嚴肅,透著一絲虔誠。

唐天嚇一跳,但是還是老老實實把手指割破,擠出一滴血。

血珠滴落在青銅井蓋上,就如同滴落在沙子里,迅速地滲進井蓋,消失不見。

忽然,地面一顫。

在角落沉睡的芽芽茫然地睜開眼睛,它可不是機關獸,這麼長的時間下來,早就累得半死,所以一打通,便倒頭呼呼大睡。此時被地底的動靜驚醒,神情茫然地轉動脖子。

忽然,它發現唐天,茫然目光一下子清醒過來,咿呀歡叫一聲,便飛撲入唐天的懷裡。

就在此時,腳下的地面彷彿地震一般,地動山搖,唐天幾乎站不穩身體。

轟隆轟隆,沉悶的響聲,從地底深處傳來。不知沉睡多少年的塵土,瀰漫開來。

好似遠古的怪物,從萬年的沉睡中被喚醒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