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三百二十一節死亡特訓(1)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道束約你進步的是什麼嗎?是心魔!你的心魔太重!它就像影子一樣,始終跟著你,你無法擺脫。我對白羊星辰槍的了解不多,但是它被稱為信念之槍,它不應該搖擺不定,它不應該受其他人的影響。無論它本來是什麼樣子,但...

阿莫里被帶到一個封閉的修鍊室,他好奇地打量著周圍。室內架著無數機械臂,這些機械臂上面連接的東西千奇百怪。有布滿尖銳鋼刺的鐵釘鎚,也有粗重厚實的撞木,還有一張床上面架著一個布滿齒輪的碾子,千奇百怪,而且都透著一股兇殘之氣,就連阿莫里這樣的猛人,也感到有點心裡發虛。

「遠古熊族,現在已經很少有人了解他們了。」兵再次恍惚了一下,他旋即自嘲一笑:「但是在古遠,他們是一個強大的種族,百獸懾服,獅虎諸族不敢與之爭鋒。遠古熊族,是毋庸置疑的霸主之一,他們的領地觀念極強,不喜歡擴張。他們的正面作戰能力極強,力大無窮,身形魁梧,卻絲毫都不笨拙,是最出色的戰鬥種族之一。」

「百分之五十的遠古熊族血脈,除了能夠增強你的身體素質,最重要的一點,是。」

「銅皮鐵骨?」阿莫里的目光從周圍收了回來,一臉好奇。

「沒錯,就是銅皮鐵骨,這是遠古熊族的天賦。無古熊族的皮毛,本來就防禦力極其驚人,刀劍難傷。而一旦練成,防禦力更加驚人。最低階的銅皮鐵骨,都能夠抵擋普通的六階武技。在以前的遠古熊族,這是最基本的東西。完成度百分之五十的血脈,就有可能練成。」

「哇,那麼厲害?」阿莫里滿臉驚喜。

「沒錯,這是非常實用的天賦,但是現在卻沒有多少人領悟。哪怕小熊族和大熊族,都少有人練成。」兵淡淡道。

「為什麼?這麼厲害的天賦啊1阿莫里詫異無比。

兵淡淡道:「遠古熊族從小就必須要用鐵砂磨礪身體,血脈中的力量,才能被激活,流入皮膚,鑽入骨骼,方能成銅皮鐵骨。這個過程極其痛苦,需要反覆不斷地擊打著身體。在反覆不斷的擊打之下,遠古熊族血脈中的力量,一點點打散,才有可能融入你的血肉之中。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遠古熊族往往從五六歲開始,需要花費兩三年的時間,才能夠鑄就一身銅皮鐵骨。銅皮鐵骨初時色如黃銅,而隨著境界漸深,膚色顏色轉深開始泛紅,猶如赤銅。而到大成之境,全身膚色反而消去,和常人無異,但是此時,便是十階武技也難傷。」

「十階武技也難傷1阿莫里流著口水,他腦海浮現著自己仗著銅皮鐵骨,大殺四方的場景,頓時充滿了憧憬。他旋即一臉奇怪:「這麼好的東西,為什麼很少人練成?」

「因為痛。」兵道。

「痛?」阿莫里哈哈大笑:「我不相信!再痛能有多痛?我覺得大家都不怕痛啊1

「那只是普通的痛。」兵不動聲色:「血脈中的力量,需要被打消,才能融入血肉之中,就必需把血肉摧毀重建,血脈之力才能完美地融入其中。」

阿莫里聽得心裡一顫,但是想到十階武技也傷不了,他連忙搖頭:「我不怕1

「你會更痛。普通的修鍊方法,需要兩三年才能略有小成,我們顯然沒有那麼多的時間,我們的時間只有一個月。想要在一個月的時間裡,略有小成,你需要完全把你的身體摧毀。你的身體打得越散,血脈之力才能更好的融合。你看到的這些撞木、鐵鎚、碾床都是為你準備的,它們由機關控制,力量非常強大。你的身體,需要這裡不斷地被捶爛,然後復原,然後再捶爛,再復原,需要一百次以上,你才有可能練成銅皮鐵骨。」

「難怪有這麼多東西啊1阿莫里恍然大悟,他旋即大大咧咧道:「來吧來吧!活潑武男子永遠無所畏懼!痛算什麼,哈哈,活潑武男子,永遠是視痛苦為樂趣的強悍人物啊1

「如果你不能熬過這一關,你就會化作一灘肉泥,放心,一定會很均勻。」

兵面無表情地地激活了修鍊室,所有機械臂轟然運轉。

阿莫里的慘叫聲刺破天際。

韓冰凝靜坐在一坐冰室內,她的眉毛、頭髮,全都是厚厚的冰霜,身上的衣服,凍得像硬板。漸漸,她臉上也開始凝結冰霜,轉眼間,她就變成一座冰雕。

她的真力在體內緩緩流動,維持著生機,兵的話還在她耳邊回蕩。

「這座青銅冰室,本來是用來血脈提煉所用。核心是南極座的白銀秘寶,。這裡面的溫度,將達到零下七十度。這樣的環境,能夠幫助你融合。對你的劍法,也有著極大的幫助。但是,在這樣嚴苛的環境下,生存一個月的時間,你必需保持你的真力絲毫不停。只要你的真力中間出現超過十分鐘的真空,你就會因為體溫地消逝而死亡。如果你無法激活南極之心,你必然會因為真力不繼,而凍死。一個月的時間,不吃不喝,領悟以什麼才是極地冰寒的真諦,活下來。」

她的呼吸漸漸放緩,悄然入定。

梁秋手腳都鎖著超過五十斤的鐵球,緊貼在水底拚命地掙扎,水流湍急無比,他感覺自己就像急流中的枯枝,根無法穩住身形。而且該死的是,他的體力在迅速的消耗。

更要命的是,水裡混著無數鐵球、樹榦沖刷而下。不斷地擊中梁秋,每一記梁秋都像挨了一記重鎚,身體一顫。

「你需要在這個水室頑強的生存一個月。你需要躲開這些鐵球和樹榦,而且水中,對你領悟,有著很大的幫助。當然,前提是你能活下來。這裡的水流速度,超過20米每秒,每過五天,它會提升10米每秒。如果你無法激活半人馬血脈,而且武技也沒有突破的話,你就長眠水底吧。哦放心,每五天你會有半個時辰的喘息之機,給你用來和光明武會拖延時間。」

兵的話絕對不是在開玩笑。

短短的兩分鐘,梁秋身上就全是淤傷。

司馬香山警惕地掃視著周圍,他被關在一個極度黑暗的空間內,沒有聲音,也沒有一絲光。

忽然,他的航一絲寒意,他渾身的汗毛陡然根根豎立起來。

想也不想,他的身體猛地後仰,一抹寒芒緊貼著他的鼻子掠過。

竟然來真的!

司馬香山臉色鐵青,第一次,死亡離他如此之近,近到挨著他的鼻子!

「想要開啟,你必需習慣黑暗,了解黑暗。只有你真正的理解,什麼是黑暗,才有可能開啟。這片虛無暗夜,是船底座的秘寶。你需要時刻保持注意力高度緊張,這裡的攻擊連我都無法預料。同樣,這間暗室,也不受我控制,它一個月後才會重新打開。祝你好運,希望我下個月它開啟的時候,我不是拖出來一具千瘡百孔的屍體。哦,如果死的話,千萬別挨太多刀,那樣屍體會很醜的。」

這個混蛋!

司馬香山咬牙切齒,等我出來了,一定會把你銼骨揚灰。

凌旭立在一個面積約三畝大小的平台上,平台周圍都是霧氣,霧氣中暴戾的殺意,就像會隨時沸騰一般。

忽然,他右側的霧氣翻滾不休,轉眼間,幻化成一名騎士,立馬持槍,怒吼一聲,朝他殺來!騎士的裝束和模樣,就和他在夢境里見到的銀霜騎一模一樣。更讓他覺得駭然的是,它用的槍法,赫然是夢境中銀霜騎的槍法。

凌旭壓抑心中的恐懼,怒吼一聲,不退反進,挺槍便刺。

一股驚人的力量,從對方槍尖傳來,凌旭腳下連退數步,方穩住身形。火烈鳥被拿去升級改造去了,他沒有座騎,竟然落入下風。

灰霧銀霜騎頓時灑下一片槍尖海,凌旭無處可逃。

雙方槍芒再交!

凌旭節節敗退。

真是像礙…這真的是夢境么?

「凌旭,知道束約你進步的是什麼嗎?是心魔!你的心魔太重!它就像影子一樣,始終跟著你,你無法擺脫。我對白羊星辰槍的了解不多,但是它被稱為信念之槍,它不應該搖擺不定,它不應該受其他人的影響。無論它本來是什麼樣子,但是,你應該找回到屬於你的槍尖海。」

「武仙座的黃金秘寶,,花費不小哦,它會讓把你扯進夢境。在這個夢境里,你所有的心魔都會變成實物,你只有擊敗他們,才能夠從里在脫離。不要以為它們是假的,如果,你在裡面死亡,你就會變成一個瘋子。最可怕的是,你將永遠沉睡在夢境之中,無法走出來。這比死亡更可怕1」

回想起來,兵的聲音透著一股凝重。

這就是心魔么?

凌旭看著面前的灰霧銀霜騎,忽然一縷火焰從橘瞳飄搖而起,既然是心魔,無論是什麼,全都被打它們狠狠擊碎!

銀霜騎?那就讓我來見識一下,所謂銀霜騎最純正的白羊星辰槍吧!

槍尖直指灰霧騎士,凌旭的心中殺意沸天,跨步出槍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