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二十節兵的安排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10-19 17:15  |  字數:3534字

「這也太極端了吧。」梁秋皺起眉頭沉聲道。

「如果你們不能通過死亡特訓,你們也會死在光明武會手中。」兵冷冷道:「以你們現在的水平,完成死亡特訓,只不過才有三成的勝算。你們的運氣也不錯,光明武會最近的狀況並不是太好,他們和獅子王雷昂之間的矛盾開始明朗化。沒有人會把目光放在你們這些小屁屁身上,要不然,你們的情況會糟糕。」

其他人都不吭聲,他們都知道,兵沒說錯。光明武會對他們來說,實在太龐大了。北天十九洲任何一個負責人,能夠調動的力量,都足以讓徹底毀滅他們。

「我不是武者。」兵掃了一眼眾人:「我追求的不是強大,而是勝利,至於如何勝利,是用計謀還是用實力,在我眼中,沒有任何區別。我無法教導你們如何成為一位強大的武者,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,勝利並不和強大有必然的關係。或者說,我眼中的強大,和你們理解的強大,有著本質的區別。」

兵散發著強大的氣場,鎮住所有人。

經歷戰火磨礪之後的從容和鎮定,讓此時的兵,看上去擁有異乎尋常的力量,就連聲音都彷彿帶著硝煙的味道。

「武者的強大源於專精,人的時間精力有限,專精一項,成就才能更高。」兵的語氣忽然一轉:「理論上,完全正確。但是,有個前提,你得一直活著。」

所有人都被兵的話所吸引。

「這是我要給你們上的第一個課。活著,才有可能!我看了一下,最年輕的聖域,是二十八歲,也就是說,你至少需要二十八歲的壽命,才有可能實現這個目標。而絕大多數聖域,往往都在四十歲以後。也就說,你需要四十歲的壽命,可能性才會稍大一些。」

「而在這四十年里,你會遇到數不盡的危險和困難。你需要資源,星辰石、魂將卡等等,同樣,其他的武者也需要這些。於是,你們就有了利益衝突。能夠得到資源的人,只是少數,競爭會很激烈。相信這一點,你們深有體會。這就是一場戰爭,大家都很好,那是相當可笑的。好吧,哪怕你隱居在深山老林,苦練二十年,但你還需要實戰。這同樣充滿危險,你無法預料,你實戰的對手是什麼類型的武者。一劍破萬法是所有劍客的夢想,很美好,但是在實現它之前,你起碼得能夠活到那一天。」

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變得嚴肅起來,兵的話說得一點都沒錯,他們每個人都是深有體會。而且,兵闡述的角度,和他們有著本質的差別。

「武者之路是一條危險而艱難的路,因為它是由一場場不可預知的戰爭組成。」兵自顧自道:「在我看來,它最危險的地方,在於充滿了不可預知的危險。你們有天賦有勇氣有毅力,並不一定能讓你們在這一連串的戰爭中獲勝,而只是讓你們獲勝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」

「當然,武者的戰爭與兵團的戰爭,是不一樣的。武者的戰爭,餘地更大一些,你們可以選擇戰與不戰。而兵團的戰爭,卻沒有這樣的餘地,因為選擇權不在你手上。」

唐天嘀咕:「逃兵!為什麼不戰?神一樣的少年什麼戰爭都不怕!」

阿莫里頓時眼前一亮,連連點頭:「活潑武男子也是這樣也是這樣!」

凌旭冷哼:「一槍扎死。」

對於這三個二貨,兵語氣一滯,他黑著臉:「那你們三個殺到光明武會去啊!」

三個人齊齊露出「你是白痴啊」的神情。

「我有那麼蠢嗎?」凌旭一臉鄙視地看著兵。

唐天和阿莫里異口同聲道:「有!」

「幹得好!」

「噢耶!」

兩人一躍而起,半空中擊掌慶祝,陰人的感覺,實在太好了。

凌旭眼角抽搐,雙目直欲噴火,槍刷地指著兩人,咬牙切齒:「來吧,痛痛快快打一場吧!」

鶴目不斜視,一副「我早就預料」的表情,充滿感慨:「這就是人生的折磨啊。」

司馬香山幽幽陰笑:「嗬嗬,聰明人各有各的聰明,蠢貨卻總是相似的。」

韓冰凝如冰雕端坐不動。

老成持重的梁秋只好站了出來:「喂喂,不要搗亂,他還沒講完。」

兵差點喜極而泣,這幫混蛋裡面終於出現一個正常的傢伙!

梁秋就像哄小孩一樣:「雖然廢話有點多,大家再忍忍啊,再忍忍!」

兵的表情僵在臉上。

廢……話……有……點……多!

一股殺意直衝腦門,兵的心中一片冰寒,他居高臨下地漠視俯視這些張牙舞爪的傢伙。

愚蠢的人類啊!

你們很快就知道,得罪了兵大人,會是什麼下場。

我忘了告訴你們,排在激發潛能第一名的是死亡,但是還有更可怕的存在,便是生不如死啊!

你們會在我的魔爪中呻吟哀嚎,你們會淚流滿面,哭哭哀求偉大的兵大人放你們一條生路。

呵,真是一場悲劇啊!

這世界,每天發生的悲劇,實在太多了。兵大人是如此心懷憐憫……卻也不會放過你們!

撲克臉不動聲色,目光幽深。

唐天忽然停了下來,四下張望,一臉奇怪:「我剛剛怎麼好像感覺到很危險的氣息?」

「咦,又消失了,難道是我的錯覺?」唐天找了半天,才重新坐了下來,抬起頭:「大叔,你可以繼續講了。」

撲克臉不動聲色,淡淡道。

「在我看來,武者應該具備兩種能力,一種便是能夠解決絕大多數戰鬥的能力,另一種便是遇到危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