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三百一十九節戰爭紅利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吃一驚。 「哇!基礎唐!你什麼時候學會了打洞?誒,打得挺圓的1阿莫里瞪大眼睛,非常驚訝。 唐天表情僵在臉上。混蛋,每次炫耀得意的美好時光,都會被這頭蠢牛毀掉! 「都下來吧。」唐...

唐一和火瑪爾挑了俘虜出發,鄔鐵羽麾下的精銳,全都歸降。這些人唐一和火瑪爾優先挑選的人員,他們的實力出色,又是本土武者,而且彼此默契。而對於他們來說,如今的豺狼座局勢已經明朗,唐天問鼎豺狼座,已經勢不可擋。

再加上他們親眼見過唐天恐怖的實力,早就對唐天心悅誠服。

有了他們帶路,唐一和火瑪爾的推進非常順利。再愚蠢的人,也能看得明白眼前的局勢,這個時候負隅頑抗,絕對是死路一條。

只不過有許多人嫉妒沙漠部落這些土鱉們的好運氣,但是更多的人,則是毫不猶豫倒向唐天。在這個抱大腿的時候,誰晚了,以後的地位自然會受影響。

唐一和火瑪爾剛剛出征,收到消息的豺狼座各大勢力,則紛紛表示了歸降。在第一天,四個星門就有三個表示了歸降,到第二天,最後一個星門駐紮的勢力,也表示歸降。

與光明武會扯皮拖延的事情,便交給了司馬香山,這個腹黑陰險的傢伙,演技一向出眾。

經過盤點,唐天才知道,這次他們的收穫到底豐厚得有多麼驚人。

豺狼座前三大巨頭身上物品,除了康德,其他兩人的物品,全都落在唐天手上。而被唐一斬殺的天榜強者安白,物品也落到唐天手中。再加上屠門六衛的隨身物品,可想而知。

這十人,皆是天榜強者,一場戰鬥導致十位天榜強者的殞落,已經有多少年沒有出現過。

在很多人看來,這已經是一場戰爭。

便是天榜強者,在戰爭中性命亦如草芥,普通的武者,就更不值錢。

同樣,戰爭的紅利,亦極其驚人。

收穫中,最出色的秘寶,無疑蒙薇的那把,赤道級星座暗寶。這個級別的寶器,幾乎在市面上無法看到。倘若拿出去賣,幾十億輕易可到手,稍稍炒作一下,一百億也絕對有人買。

而稍次一點的,是兩件極地級白銀寶器,小熊座的,和天龍座的。前者是從鄔鐵羽手中繳獲,而後者是從懷白華手中繳獲。這兩件的市場價格,都在五億左右。

北天級白銀秘寶就更多,多達六十四件。

而其中寶器,則有十件。北天級白銀寶器的價格,往往需要三千萬星幣以上。而普通的北天白銀秘寶,則要便宜得多,但也要兩百萬星幣。但是這些天榜強者收藏的北天白銀秘寶,幾乎都是精品,估價都在五百萬星幣一件。

光這六十四件秘寶,就能給唐天帶來六億左右的星幣

連是唐天,也有些被震撼,這才僅僅是秘寶。

另一個大項,是魂將卡。

天榜強者隨著攜帶的魂將卡,自然不會是普通貨色。總共二十八張,全都是八階以上的黃金卡,最讓唐天驚訝的,卻是三張紫金卡。

紫金卡,可都是有資格問鼎無雙武技的魂將卡,沒想到竟然有三張之多。

唐天的和都是花了大價錢,這些魂將卡的價值,唐天已經不好判斷。

各階的星辰石成堆,唐天甚至看到一顆十階星辰石,那光芒和濃郁和幾乎噴勃的能量,幾乎閃瞎了唐天的眼。

而錢卡大約有十億星幣,最多的還是鄔鐵羽和懷白華,兩人畢竟是一方豪強,比起其他人,身家還是豐厚不少。

唐天他們都是一群土鱉,哪裡見過這麼多錢?

一下子被砸暈了!

「乖乖1阿莫里目瞪口呆地扳著十根粗得像鐵棍的手指,算不過來:「太賺了!這麼多錢,要是在武會,我們得出多少次任務啊?」

「賣苦力是你的宿命。」司馬香山幽幽地在一旁補刀。

梁秋也大受衝擊,喃喃自語:「這些錢,夠把武安星買下來吧。」

司馬香山繼續補刀:「你太高估武安星了。」

「我們好像發財了。」唐天像踩在棉花堆里,腳下輕飄飄不著力,他覺得自己的聲音都有些發飄。聽墨未天說一百六十億時,唐天還沒有多少感覺,那時一百六十億對他而言,只是一個數字。

可是,當價值一百多億的戰利品擺放在他面前,他就像被人捶了一拳,暈暈乎乎。

星幣堆積如山,散發的能量波動,濃郁得像陳年老酒。

秘寶白銀的光芒,簡直比太陽還耀眼。

魂將卡排列成行,明滅閃爍不定。

這簡直……太爽了!

「分贓1唐天脫口而出。

凌旭和鶴,對秘寶沒有半點興趣。

凌旭的火烈鳥,將進行再一次升級,如現在他們的身家,完全可以用最好的材料。

鶴無欲無求,他掃了一眼,便挑了幾張修鍊劍法的魂將卡。

給了阿莫里,阿莫里天生神力,這段時間的修鍊,蠻力變得更強,有相助,會變得更加恐怖。

是一把劍,給了韓冰凝。這把通體有如白銀所鑄,銀光閃閃,劍柄宛如龍首,配上韓冰凝清冷的氣質,更是銳氣逼人。唐天本來是想把安好劍給韓冰凝,但是不知為何,安好劍非常抗拒,它只有在唐天手中才安份。

梁秋修鍊的是散手,三張紫金卡,恰巧有一張散手類,名叫。

而司馬香山則要去了一張輕功類的的紫金卡,。

剩下的一張紫金卡,是拳法,。這些人之中修鍊拳法的只有唐天一個人,但是他一看這名字,便皺起了眉頭。在他看來,拳法就應該霸道剛猛,這柔拳算哪門子拳法?

但是看在紫金卡的份上,唐天還是勉為其難地收了下來。至於秘寶,唐天沒有什麼太需要的。這裡面沒有具裝,否則的話,他倒是有幾分興趣。

他現在最期待的是兵所謂的特訓。

兩天後,他忽然把凌旭鶴他們全都召集到自己的住處。

當唐天得意洋洋把地板掀開,露出一個黝黑的洞口時,所有人都大吃一驚。

「哇!基礎唐!你什麼時候學會了打洞?誒,打得挺圓的1阿莫里瞪大眼睛,非常驚訝。

唐天表情僵在臉上。混蛋,每次炫耀得意的美好時光,都會被這頭蠢牛毀掉!

「都下來吧。」唐天面無表情,第一個跳了下去。

其他人跟著跳下去,當落地之後,所有人無不大吃一驚。

下面的空間竟然出奇的大,只怕有好幾畝大校一件件陌生的修鍊器械讓大家看得眼花繚亂,這裡竟然是一個地下基地。

「青銅?」鶴低頭仔細摸了摸地面,嚇一跳。

其他人聞言,連忙摸了起來,個個都被徹底震撼到了。

「基礎唐,這個基地不會全都是由青銅所鑄吧。」梁秋忍不祝

看到大家的表情,唐天剛剛不爽的心情,頓時又大爽起來,得意洋洋:「是啊!全都是青銅啊,我花了兩天的時間,才弄完啊,累死了1

兩天……

若是置身其中,其他人肯定要罵唐天神經玻一個青銅地下基地,兩天的時間能弄成?真當我們是傻子嗎?

鶴和凌旭對視一眼,他們眼中同樣充滿震撼。他們早就知道唐天背後有機關師,否則凌旭哪會有什麼火烈鳥?但是,他們現在才明白,唐天背後的機關師,絕對不是普通的機關師!

擁有如此驚人能量的機關師……

那也太強了吧!

什麼樣的機關師,能夠在兩天的時間,神不知鬼不覺地在地下建一個小型青銅基地?

凌旭的眼睛亮了起來,看來那位神秘的機關師,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厲害呢,那自己的火烈鳥一定會變得更厲害!對於唐天背後擁有什麼力量之類的問題,他完全不在意。

唐天心中得意無比,能夠在兩天,完成這個地下基地,他可是差點累死。

賽雷的效率驚人,一大批的機關獸被送進光門,跟著芽芽瘋狂地突突突,開鑿速度大增。唐天大受啟發,讓賽雷又造了十幾具挖沙機關獸。從沙丘柔軟,挖起來容易得很,十多具機關獸一夜之間,便挖出巨大的空間。而那些青銅部件,全都從三魂城的青銅基地上直接拆卸下來,然後利用銀寶瓶,把它運來組裝。

饒是唐天力氣驚人,搬運和組裝這些青銅部件,他也累得半死。

堪稱奇的效率,帶來的震撼性,頓時讓唐天覺得這些苦沒有白受。

「咳。」唐天裝模作樣地打斷大家,一本正經道:「之所以建造這個地基地,是為了我們接下的特訓。」

「特訓?」

這兩個字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「沒錯。」兵的聲音從基地的陰影中飄了出來,他也緩緩飄到眾人面前:「接下來的一戰,將會非常的艱難。你們都知道光明武會的行事風格,他們一定會派人前來剿滅你們。所以,你們需要在這段時間,完成死亡特訓。」

「死亡特訓?」阿莫里一臉好奇:「那是什麼啊?」

「所謂死亡特訓,就是指,如果沒有完成便會死亡的特訓。」兵的撲克臉,一臉淡然。

「沒有完成……就會死亡……」阿莫里表情僵在臉上,結結巴巴。

「沒錯。」兵淡淡道:「如果說,什麼最能激發人的潛能,排在第一的,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死亡。當你直面死亡時,你就會發現,你世界里所有的一切,都會發生變化。包括你的心態,你的意志,你的武技等等,它會讓你迅速成長,蛻變或者崩潰。」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