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三百一十四節完全失憶【第二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,連同右手的獄海,也如同泡沫般,消失在陽光中。他的臉色蒼白如紙,緊蹙著眉頭,像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。 混蛋……再給我一點時間…… 唐天被無邊的黑暗,徹底吞噬。 失去控制的身體,從...

黑炎怒濤如聚,呼嘯衝天而起。

天空垂下的第二道光柱瞬間崩散,作勢未絕的黑炎,如同嗜血的星魂獸,撲向蒼穹的鯨魚座。

它越飛越高,但始終未曾夠著鯨魚座,上升數百丈,終是消散在空中。

唐天仰著臉,渾身黑炎吞吐不定,他注視著頭頂的蒼穹,一動不動。濃郁的黑炎,散發著驚人的狂暴,他就像一個從修羅場爬出來的暴徒,渾身的黑炎,都彷彿沾滿血跡。

鯨魚座光芒明滅不定,但是第三道光柱,始終沒有落下。

天空的鯨魚座緩緩黯淡,直至消失。

「嗤1虛空中,巫王海輕蔑地冷笑一聲。

烏黑以驚人的速度消散,太陽刺穿雲層,讓眾人壓抑至極的心情,也舒緩了許多。

唐天眼中的狂暴,漸漸消失。

他靜靜地飄浮在高空,注視著下方,腦子卻飛快地轉動。自己就要重新沉睡,哎,那個白痴,連自己一半聰明都沒有。

如果是自己的話……肯定已經摸到真相了……

他把這個不現實的想法拋之腦後。

巫王海是劍聖,看起來,自己的這位父親,不是簡單人物。而且自己的身體里不為人知的秘密,也似乎比想象得更多。強奪孔雀座的星力,再到虛空暗炎,引出聖劍獄海,還有那些如同潮水般湧入自己腦中的劍法和信息。

唐天嗅出一絲陰謀的味道,那個混蛋到底想做什麼?

南十字兵團、劍聖……這兩者有沒有什麼聯繫……

忽然,唐天腦袋深處劇痛,這股劇痛來得如此猛烈,唐天下意識地抱著腦袋。

該死!

他身上的黑炎,迅速地消失,連同右手的獄海,也如同泡沫般,消失在陽光中。他的臉色蒼白如紙,緊蹙著眉頭,像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。

混蛋……再給我一點時間……

唐天被無邊的黑暗,徹底吞噬。

失去控制的身體,從天空墜落,眼看就要砸進沙子里,他左手的安好劍忽然亮起淡淡光芒,托住他的身體,止住沖勢。

他懸浮到半米時,安好劍的光芒消失,他啪地摔在沙子里。

兩道人影如風一般飛掠過來,鶴和凌旭一看唐天往下掉,嚇一大跳,連忙沖了過來。

虛空中,巫王海臉上浮現淡淡憂慮。

「計劃徹底亂了。這小子竟然這麼早就開啟第二意識,真是讓人意外埃而且……」

巫王海嘴角卻浮起一抹笑容。

「這傢伙的第二意識,很強啊!不愧是……」

他的語氣漸漸低沉,身影在虛空中漸漸消失。

無論在場的武者,還是那些光幕前關注這場戰鬥的人,都懷著複雜的心情離開。但是誰都知道,這場戰鬥遠沒有到結束的時候。只是現在有太多的疑問,這場戰鬥背後的各方勢力,都在調查。

調查最多的,便是唐天手中的那把黑炎劍。

很快,劍聖巫王海浮出水面。

這一下,大家更不敢輕舉妄動。牽涉到一位劍聖,哪怕他已經死了一千五百年。而且,獄海劍竟然還能夠從虛空投影到唐天手中,那說明它的力量並沒有衰竭,那位傳說中狂暴嗜血的劍聖極有可能還以魂將的方式活著。

劍聖魂將,這足以讓很多望而卻步。

一些些神通廣大的勢力,便開始對巫王海生平事,開始進行各方面的調查。然後尋找相關可疑的人物,但是,沒有得到任何蛛絲馬跡。巫王海生平事少得可憐,他雖然是劍聖,但是哪怕在當時,在許多人眼中都非正統。而巫王海獨來獨往,亦沒有留下隻言片語。

是偶然,還是必然?

無論那些大勢力在暗中調查得如何,唐天的名氣,迅速地在南天、北天傳播開來,就連極地五域,都有的耳聞。

唐天睜開眼睛,已經是第三天的時間。

他看到天花板,一下子呆住,咦,自己怎麼在這?

難道自己不是在打架嗎?

他頓時臉色一變,發出慘叫:「啊,難道我睡過頭了?天啊!小旭旭小鶴鶴,你們堅持住1

唐天哇哇大叫地跳了起來,手忙腳亂地穿衣服,便往外跑。

當他衝出房間,一下子呆住,眼前的寨子,安詳熱鬧,大家就像在過節一樣。

這是……

「大人醒了1忽然一名武者尖叫。

唐天嚇一大跳。

這場尖叫頓時掀起一片高潮,無數武者如同潮水般湧來。

「大人!您終於醒了1

「太好了!我就知道,大人一定沒事1

「哇哇哇1

……

驟然的聲浪和撲過來的人群,讓唐天腦袋嗡地一下脹了,他一臉茫然,這到底是怎麼了?

聞訊而來的鶴和凌旭,飛奔而至。

鶴注意到唐天茫然的表情,心中一動。

凌旭卻是咬牙切齒:「這個混蛋,終於醒了,我要好好揍他一頓1

鶴連抱帶拖地拉住幾乎暴走的凌旭。

唐天忽然看到幾張熟悉的面孔,大為驚詫:「咦,蒼蠅牛,你們怎麼來了?」

他一臉茫然地和四人打招呼,四人的表情都有些訕訕。

「我們本來是來幫忙的,結果路上被人伏擊。」四人神情有些不自然,最後還是梁秋解釋道。他們本來是來幫忙,結果忙沒幫到,路上還被人拖祝

阿莫里尷尬地笑道:「不過那些伏擊我們的人,也被我們傷了好幾個1

「你沒事吧。」韓冰凝鼓起勇氣問唐天。

「我沒事埃」唐天搖頭,他還沒搞清楚狀況:「我好像是睡過了。」

「睡過了?」

四人愣了一下。

阿莫里哈哈大笑:「我就說嘛,基礎唐那麼變態的傢伙,受這樣的傷,就是和睡一覺一樣。」

其他三人這才恍然大悟。

「我受傷了?」這下換唐天愣住了,他低頭看自己:「我沒有受傷埃」

這個時候,鶴和凌旭走了過來,凌旭經過鶴的安撫,已經平靜下來。鶴聽到唐天這句話,心中一動:「你還記得那場戰鬥嗎?」

「戰鬥?哪場戰鬥?」唐天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一臉茫然。

這一下,所有人都安靜下來。

「你真的一點都不記得?」凌旭一臉狐疑地問:「你難道不是怕我找你麻煩,故意想矇混過關?」

「你幹嘛要找我麻煩?」唐天一臉不解。

「你真的一點不記得了?」凌旭兀自不死心。

「記得什麼啊?」唐天一臉鄙視地看眾人:「不要以為這樣的花招我會上當,我告訴你們,你們的騙局我早就看穿了!想合夥來騙我?沒門!睡過頭而已嘛1

看著唐天一臉洋洋得意,眾人無言。

鶴:「你突然冒很多黑火。」

凌旭:「然後你從虛空里抽了一把劍。」

鶴:「然後蒙薇血脈召喚。」

凌旭:「給了她的劍。」

唐天眉頭一挑,接話:「然後她砍我?」

鶴:「她把劍給你。」

凌旭:「然後她死了。」

「哈哈哈哈1唐天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:「喂喂喂,你們編段子能不能專業點,她還把劍給我了,然後自己死了?哇哈哈!難道是因為我太帥嗎?蒼蠅牛,你看,我確實比你帥吧1

阿莫里的表情很古怪:「基礎唐,他們沒騙你。」

「這種低級幼稚的騙局,也想騙倒神一樣的少年,哼哼,我早就把你們看穿了1唐天得意洋洋。

「那把劍在你身上。」鶴指了指唐天的腰上。

唐天低頭一看,頓時愣住,旋即不以為然道:「肯定是你們故意把劍放在我身上。」

他滿不在乎的伸向腰間的劍,當他的手指觸及到劍鞘的時候,然後一愣。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,從他體內油然而生。

「咦,好奇怪的感覺。」唐天一臉困惑。

鶴盯著唐天的表情,飛快地問:「什麼感覺?」

「好像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的感覺,咦,這劍有武魂1唐天一驚一咋。

鶴心中一動:「你刺一劍試試看。」

眾人連忙散開,讓出空間。

唐天此時臉上的笑意也消失不見,他摸上劍鞘,那股熟悉至極的感覺,油然而生。就好像他修鍊過很久的劍法一般,真是奇怪,自己明明沒有修鍊多久的劍法。

幾乎心中一動,抽劍出鞘。

他的動作舒展,奇快無比,唐天被自己的這個動作驚得一呆,下意識一劍刺出。

哧!

一道筆直的劍痕,從他的腳下,一直延伸到十五米開外。

唐天傻眼了。

「他真的不記得了。」

「好神奇。」

「難到是失憶?哇,我們要好好研究一下1

「是啊是啊,這可是絕對的好機會……」

眾人興奮的議論聲,從身後傳來。

唐天回過神來,不滿道:「喂,到底發生了什麼?」

眾人便七嘴八舌,把那天發生的一切,說了一遍。唐天聽得眼睛瞪得老大,滿臉不可思議。

聽完之後,唐天沉默了半晌,忽然問:「那把聖劍呢?」

「消失了。」鶴道。

唐天痛心疾首:「消失了?怎麼會消失呢!哎呀,聖劍啊,那要賣多少錢啊!聖劍一賣,我們都發了,可以吃到老吧1

眾人傻眼。

唐天自言自語嘀咕:「看來只好賣安好劍了,星座暗寶,光聽這個名字,應該就可以賣不少錢吧。」

他手中的安好劍一顫。

感受到手中安好劍的恐懼,唐天哈哈大笑:「開玩笑開玩笑1

「不過,也就是說,我們贏了?」

「應該算是吧。」鶴有些不確定。

「哈哈,那一定要大吃一頓慶祝1唐天高舉雙臂歡呼,說罷便徑直撲向不遠處的火堆正烤著的羊。

其他人面面相覷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