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三百一十三節劍名安好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彈飛百丈開外。半空中凌旭破口大罵,越來越遠。 「混蛋!你死定了……」 唐天輕輕吐出兩個字:「白痴。」 唐天面前的蒙薇,身形已經接近透明,她感激地看著唐天:「謝謝1 唐天...

看著唐天手中的劍,一點點揚起,蒙薇身上的汗毛陡然豎起來,令人窒息的危險感讓她險些掉頭就跑。

但是……

她死死地攥緊手中的劍,竭力平復自己的呼吸,鼓起鬥志。她一直以為自己的意志堅決如鐵,但是此時,卻隱隱有崩潰的跡象。

太強了!面前的唐天,強大到,她連反抗的念頭都提不起來。

她的戰鬥經驗豐富無比,她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半點勝算。

會死吧……

蒙薇的嘴角忽然露出一絲笑容,她反而覺得說不出的釋然。死了,就不用戰鬥吧。

無數畫面走馬燈似地在她眼前掠過,幼年的流浪,被長老撿到,殘酷的淘汰廝殺,瘦弱的女孩驚恐地拎著滿是血跡的劍,夜深人靜時的無聲抽泣……終於要結束了么?

灰暗的生命終於要結束了。

手中一震,她感受手中長劍的悲怮,這把長劍不是秘寶,除了堅硬之外,一無是處。它只是一把訓練用的劍,沒有開鋒,只是堅硬。她帶著它,在黑魂經歷一次次殘酷的淘汰,她從來沒有更換過劍。它跟著她,是她的勇氣之源,每次她驚慌恐懼的時候,握著這把劍,她的心就會異常寧靜。

隨著殺人無數,飲血如河,這把普通的訓練劍,日漸生魂。

請不要為我悲傷,這是解脫呢。

蒙薇的目光中,多了一絲柔色,凡鐵生魂,你的生命要開始了埃你以後,一定會大名鼎鼎,威震天下!

這把訓練劍的劍身,已經坑坑窪窪,隨處可見缺口裂痕。雖然她極愛惜,但它的品質終究普通。

我死後,你一定會被埋沒吧,很少會有人喜歡訓練劍呢,你那麼好戰,一定會覺得不甘心。

感謝你與我並肩作戰,請收下我最後的感謝!

蒙薇雙手握劍,豎舉面前,閉上眼睛。

啪,一聲脆響在她體內爆裂,她身體一顫。

啪啪啪!

有如炒豆般的爆音,從她體內響起,她的身體劇顫,那張始終冰冷的臉龐,蹙起眉頭,似乎在忍受極大的痛苦。

二次血脈召喚!

蒙薇體內的白鯨血脈,非常特殊。白鯨血只是鯨魚座的一個分支,但是她體內的血脈,完成度卻高達百分之九十!

這也是為何她能夠兩次血脈召喚!

她渾身亮起白色光芒,天空剛剛消失的鯨魚座再次出現,投下柔和的白色光柱,白色光芒源源不斷向她手中長劍灌入。

「凡鐵無名,百戰生魂,白鯨血燃,為汝祭生1

白色光芒沿著劍身,飛快地流轉,白色花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沿著坑坑窪窪的劍身生長。

少女誠懇的聲音,在空氣中飄蕩。

「汝,無物可摧1

「汝,無鋒不工1

「汝,不染血戾1

……

聽著少女的呢喃,唐天冷漠的神情沒有半點變化,心中卻不自為何,泛起一絲漣漪。

「可笑。」

唐天淡漠的聲音響起,他手中的獄海,直指蒙薇。

轟!

洶湧的黑炎,從劍身噴涌而出來,黑色洪流直撲蒙薇。

蒙薇視野完全被遮天蔽日的黑炎佔據,她根本無處躲藏。劍身忽然白光大盛,把蒙薇籠罩其中。白光和黑炎碰撞,頓時飄搖不定。

黑炎兇悍無比,白光岌岌可危。

少女的臉色蒼白,聲音帶著一絲顫抖,卻頑強地一字一頓地念著。

「汝,一生安好。」

她手中的長劍,驀地光芒暴漲,但是轉眼間,這些光芒都涓滴不剩,吸入劍中。

黑色的劍身,布滿細密精緻的銀白色柵格紋,讓這把劍看上去華貴精美,沒有一絲戾氣。但是坑坑窪窪的劍身,卻讓它看上去殘缺。蒼穹浮現的鯨魚座陡然光芒大盛,轉眼間,天空便陰沉下來,無數鉛雲從四面八方彙集。

鯨魚座的星辰,接二連三地亮起。

唐天收回手中的獄海,漫天的黑炎消失一空,他注視著面前的蒙薇。

蒙薇的腳,開始一點點虛無,天空的異變,讓她臉色大變。

鯨魚座,要毀滅這把劍!

不!

蒙薇瞬間慌了,這把劍是她在這世間唯一的牽挂,也是她唯一的夥伴。她想讓它能夠活得更好,卻沒有想到,遭到鯨魚座的反噬!

鯨魚座的反噬,會讓它灰飛煙滅。

悲傷欲絕的蒙薇,忽然看到唐天,她就像溺水的人抓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,驚惶無比地哀求:「先生,救救它1

「求求你,救救它1

連鯨魚座都會畏懼的男人,一定有能力救下它!一定!

苦苦哀求的蒙薇淚流滿面。

神色漠然的唐天忽然開口,聲音低沉:「劍名。」

劍名?劍名!

蒙薇喃喃:「劍名……劍名……」

她驀地抬頭:「它叫安好1

唯願汝安好。

長劍悲鳴,劍光流轉,一抹光芒直衝蒼穹的鯨魚座,鯨魚座驀地亮起耀眼的光芒,兩道一模一樣的光芒,轟然撞擊一起。

轟,蒼穹在顫抖。

四周的烏雲更加濃重,電閃雷鳴,恍如末世。

這是……星座反噬!

每一件秘寶,都由星座而生,每個星座的秘寶都是一個龐大而嚴密的體系。人為製造秘寶,會受到相應星座的強烈抵制,這便是星座反噬。這把劍是蒙薇用血脈之力淬鍊,便遭到鯨魚座的反噬。

一旦它能夠抵擋鯨魚座的反噬,就會成為一種全新的秘寶。

這種秘寶無法借用星座之力,卻有著其他的妙處,它們不容於星座秘寶體系,因此被稱為星座暗寶。

但是星座反噬的力量極其恐怖,所以歷史上的星座暗寶,十分稀少。

鶴目瞪口呆,那種傳說出現在眼間的衝擊感,讓他一時有些怔然。然而當他看到半空中渾身黑炎的唐天,沒有半點退卻閃躲的意,忽然臉色大變。

這個混蛋,難道他真的想幫它擋下來么?

鶴心中暗罵了一句,身形如電,瘋狂地朝唐天方向飛掠。

和他一起的,還有凌旭,凌旭不懂什麼星座暗寶,他完全是憑直覺。唐天,有危險!

唐天眼角餘光瞥見兩道人影,心中生出一絲波瀾,嘴裡卻吐出兩個字:「愚蠢1

手中的獄海驀地揮出兩道黑炎劍芒。

鶴和凌旭突然發現黑炎劍芒朝他們飛來,齊齊一個激靈。

鶴下意識地揮出手中的鶴劍,一股驚人的力量,從劍身傳來,他的身形便倒飛出去。他的反應極快,能感受到這股力量雖然驚人,卻沒有傷害他的意思,便順著這股力量倒飛回去。

凌旭沒有鶴那麼聰明,連人帶鳥就像被彈飛的彈力球,直接彈飛百丈開外。半空中凌旭破口大罵,越來越遠。

「混蛋!你死定了……」

唐天輕輕吐出兩個字:「白痴。」

唐天面前的蒙薇,身形已經接近透明,她感激地看著唐天:「謝謝1

唐天面無表情,手一招,那把劍便飛到他手中,劍身多了兩個字:安好。

蒙薇消散在空氣中,沒有留下一絲痕。

唐天手中的安好劍嘶聲悲鳴。

天空的烏雲漆黑無邊,唯有鯨魚座,明亮無比。

唐天抬起頭,看著頭頂蒼穹,黑炎獵獵,氣勢凌厲,夷然無懼。

「他能成功嗎?」司馬笑沉默良久,忽然問。

那個黑炎繚繞的身影,不知為何,充滿了震懾人心的力量。以一己之力,在天地的怒火面前,卻沒有絲毫退卻。

「不知道。」秋之君搖頭,他的目光充滿敬佩。

一般人面對如此威勢,早就嚇得腿軟,可是唐天……

誰也沒有想到,一場戰鬥,竟然會演變成眼前的結果。但是眼前的景象,遠比兩人的戰鬥更加震撼人心。這是人和天地的戰鬥!

光幕前,每個人都沉默不語。

陰冷狂暴的氣息,沿著手中的獄海劍,不斷地沒入唐天體內。那淡漠如隔著透明玻璃的心,波瀾不驚,腦海中不斷地翻滾的劍招,熟悉而陌生。

左手提著安好劍,右手的獄海垂下,他的身體微微蹲下。

天空的威壓越來越強烈,烏雲愈來愈濃。

嗡!

一道光柱轟然落下,與剛才光柱的柔和不同,這道光柱兇悍而危險。

哧啦啦!

密集的閃電沿著光柱表現蜿蜒,彙集成一層雷電網。

唐天面無表情,垂下的獄海自下而上,一劍而出。

洶湧的黑炎劍芒,如同一道漆黑的炎柱,衝天而起,和鯨魚座垂下的光柱結結實實地碰撞一起。

轟!

白光和黑炎迸濺,電芒亂竄,驚人的勁氣,四下橫掃。

天空劇烈顫抖。

所有光幕都在顫抖,一片模糊,強烈的能量波動,影響到秘寶的運作。

唐天身形一搖,嘴角卻浮起一抹冰冷的笑意。和劍招一起灌注他腦海中的,還有巫王海的生平。巫王海生平被追殺二十年,對所謂更高階力量的壓制,充滿了反感和憎恨。這種反感和憎恨,深入骨髓。

卻恰是可以利用的地方,自己只需要利用這種情緒,就可以把獄海劍的威力,完全釋放。而且虛空中的獄海劍真身,出於憎恨,也必然會增加力量的投影。

唐天的目光驟然變得兇狠暴戾,恍如激怒的野獸。

黑炎暴漲,他的氣息,再度暴漲。

暗無邊際的虛空中,一個身影孤寂而立,沙啞低笑:「果然不愧是他的兒子,連我的憎恨都利用上,很好。」

「,明知被利用,我還是憎恨埃」

巫王海的咆哮如同負傷的野獸。

唐天抬起頭,望著頭頂蒼穹的鯨魚座,眼中儘是憎恨。

他揮出手中的黑炎獄海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