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零七節消失的雀蜂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10-10 17:06  |  字數:3648字

凌旭的情況,要比唐天好得多。

獨刀的刀法輕靈有若無物,變化之詭異,凌旭心中暗驚。不過,他的槍尖海倒是這種刀法的剋星,槍尖海以不變應萬變,並不受對方的影響。

獨刀也大吃一驚,像凌旭這樣的騎士,槍法往往走的剛猛路線,沒想到凌旭的槍法,卻是洋洋洒洒,充滿了纏勁,如此另類。

那片槍尖海,仿若一團沼澤,隱隱傳來一股吸力。而且,不知為何,好幾次槍芒掠過的時候,獨刀心中會陡然升起一股極強烈的危險之感。

獨刀心驚膽戰,他知道不能如此下去。

他的臉上,驟然浮現黃黑相交的花紋,宛如蜜蜂身上的花紋。

凌旭忽然心中凜然,對方的氣息,驟然變得飄忽輕靈,自己根本無法鎖定。

忽然,凌旭眼角一縮,獨刀的右手消失在空中。

還沒等他來得及有任何反應,面前驟然出現一蓬細密的刀芒。每片刀芒的大小約指甲蓋大小,但是數量極多,密密麻麻,看上去有如一蓬馬蜂。無數寒芒在其中閃爍交織,一望便知充滿危險性。

如同蜂群的刀芒厚實細密,槍芒撞上去,表面爆起無數火花,體積縮水了一半,但硬生生闖出凌旭的槍尖海。

凌旭大吃一驚,幾乎是心念一動,身上的火烈鳥疾向後退,手指不斷地搓動,瞬間在面前布下一波波槍芒。

又連續突破兩層槍幕,這蓬細碎的刀芒群,才消失不見。

獨刀沒有追擊,他也需要緩一口氣,凌旭的槍尖海充滿黏性吸力,稍有不慎,極易陷入其中。他第一次見到,如此詭異的槍法。

雙方安靜地對峙。

凌旭眯著眼睛,端詳面前的獨刀。黑黃相交的蜂紋,布滿獨刀全身,讓他看上去就像全身繪彩一般。凌旭心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,不知為何,對方的刀法,竟然讓他隱隱覺得有些熟悉。

這股莫名的熟悉感,來得毫無來頭,凌旭敢保證,這絕對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奇怪的刀法。

獨刀感受到身體內血液的溫度在降低,嘴角浮起一抹森冷的笑意,手中的刀一緊。

刷!

獨刀的身影陡然消失。

凌旭心中狂跳,幾乎在同時,脖後傳來一絲寒意。

凌旭想也不想,猛地伏下身子,趴在火烈鳥背上。

嘶。

一道細小的刀芒,貼著他的頭皮掠過,冰冷的刀芒把凌旭激得渾身汗毛直豎,腦後一縷揚起的銀髮被削斷,飄散到空中。

好快!

凌旭的戰鬥經驗豐富,火烈鳥與他心意想通,不向前竄,反而猛地向後跳躍。

獨刀斬在前方的第二刀頓時落空,心中大感意外。一般武者,倘若身後遇到襲擊,下意識的第一反應是向前竄,以擺脫敵人。

凌旭出人意料的舉動,讓他得到一絲喘息之機。

手中的槍尖海驟然雨點般炸開。

刷!

獨刀的身影再度消失,但是這次凌旭卻是有所準備,手指輕輕一搓,槍尖海化作一個球形槍幕,籠罩他周身。

無論獨刀從哪個角度偷襲,都會觸動自己的槍幕。

咦,人呢。

凌旭忽然發現,周圍根本沒有獨刀的身影,臉色不禁一變,不好,頭頂!

一團陰影,在他腳下逐漸變得清晰濃厚。

獨刀以極快的速度下墜,他手中的刀高高揚起,無數細碎的刀芒,如同烏黑的蜂群,圍著他的長刀呼嘯嗡鳴。

獨刀的眼中寒芒閃爍,他決定速戰速決。這一招消耗極大,平時獨刀少有用到,但是幾乎從未失手,唯一被破解過一次,那就是大姐頭蒙薇。

他的手臂,以極小的幅度震顫,無數細小的刀芒,不斷地從他的刀身噴涌而出,投入到這片中。

這片刀雲越來越濃密,獨刀的臉上露出吃力的神情。但他的目光,牢牢鎖定凌旭。

去死吧!

從天而降的獨刀,眼中閃過一絲厲色,猛地一劍斬下。

身下的凌旭,不知為何,臉上露出怪異之色。

白羊座。

「喂,卓彥,在幹嘛呢?」歐陽石瞥了一眼正在看著光幕的卓彥,一臉詫異:「你中間不休息一下么?下午可是要考試了。」

「我在看人打架呢。」卓彥頭也不回,他的相貌頗為清秀,帶著幾分文氣,抱著一桶爆米花,一邊吃一邊道:「考試來來回回就那麼點東西,需要休息么?」

歐陽石淚流滿面,自己居然忘了面前是個學霸。

卓彥看也沒看歐陽石,一邊往嘴裡塞爆米花,一邊喋喋不休道:「這可是被稱為會改變格局的一戰,天下大勢都會因之而改變,熱血沸騰了吧,少年,錯過這一戰,那可是人生的遺憾……」

歐陽石有些心動,但想到下午負責考核的老師,頓時小心肝一顫。

學霸不考試,老師聊兩句。

歐陽不考試,老師打到死。

自己險些鑄成大錯,絕對不能被這個混蛋忽悠,不過……

「什麼地方的戰鬥?」歐陽石話一說出口,便恨自己不爭氣。

「豺狼座。」卓彥沒有注意到歐陽石的神色變化,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光幕上。

「哈!」歐陽石覺得自己終於找到嘲笑學霸的機會,作語重心長狀道:「小夥子,要把心思放在正道上!豺狼座?那是什麼鄉下地方?還引起天下格局的變化?只有我們黃道十二宮,才有資格說這樣的話!」

「唔……」卓彥的回答讓歐陽石覺得這傢伙根本沒有聽到自己的「教誨」。就在歐陽石正準備再好好打擊這個傢伙的時候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