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零四節出發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10-07 17:45  |  字數:3674字

凌旭擦乾渾身的藥水,開始小心地纏著繃帶。

他的神態專註,一絲不苟。

他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,對於即將到來的這場大戰,他只有期待和興奮。每次短暫而熾烈的戰鬥,他總能有不同的領悟,那種生命極端燃燒的感覺,讓他深深為之迷醉。

或許,自己總有一天會死在戰鬥中吧。

凌旭自嘲一笑。

不過,無論如何,一定要在自己的心愿完成之後啊!

穿上金線白袍,白袍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製成,堅韌而舒適,絲毫不影響戰鬥。雖然很多年頭,看上去卻還像嶄新的一樣。給火烈鳥換上全新的七階星辰石,為了這次苦戰,價格昂貴的星辰石都被用上。

這是火烈鳥第一次用七階星辰石。

呼!

一抹鮮艷的紅色火焰從火烈鳥體內冒出來,熾烈而肆意,那一瞬間,狂放的火焰充斥凌旭的視野。火焰漸漸收斂,鮮艷的紅色火焰,幽冷無聲。火烈鳥的眼睛,變成暗紅色,猶如濃郁至極的火焰。

凌旭從火烈鳥身上感受到那股亢奮。

他白銀般的手掌,在火烈鳥身上輕柔地摩挲而過:「哈哈,激動了吧!」

火烈鳥那雙深邃暗紅的眸子盯著他,忽然,它彎過脖子,腦袋輕輕在凌旭的手臂上蹭了蹭。

凌旭手一滯,旋即哈哈大笑,豪氣萬丈:「打完這場,你就得大修一番了。怎麼樣?怕不怕?」

火烈鳥投向凌旭一個鄙視的目光。

凌旭放聲大笑,翻身坐上鳥背,一把抄起銀槍,如同一陣烈火狂風衝出房門。

靜坐室內,沒有半點光線,漆黑如墨,一雙眼睛緩緩睜開。清澈平靜的眸子,古井不波,說不出的祥和。

鶴入定了整整三天。

與鄔鐵羽一戰的每個細節,不斷地在腦海中翻滾、反覆出現,他不斷地消化總結。

他擊殺鄔鐵羽,險而又險。鄔鐵羽低估他手中的鶴劍,當地濤熊被鶴劍克制的時候,鄔鐵羽滿臉的愕然。這幾天,他不斷地回味思索著每個片段,受益之多,遠超乎他的想像。

他終於知道,為什麼那麼多極於武道之人,會惜著一命嗚呼的危險,不斷地四下挑戰。因為只有在生和死之間,人的潛能,才能真正迸發。而只有激烈的戰鬥,才能夠知道,自己的不足。

這些都不是平日的修鍊和單純的思考,能夠取代的。

想想以前,自己真的是井底之蛙,以為得到鶴身勁,自己面前,就是一條坦途,自己勤練不輟,總是能達到師祖當年的高度。現在他才知道以前的想法是多麼的天真,若不是和唐天簽了武魂契約,那自己絕對達不到今天的境界。

跟在唐天身邊,他始終承受著巨大的壓力。唐天令人瞠目結舌的進步速度,會讓每一個心高氣傲的天才,都會覺得如芒在背。他是如此,凌旭亦是如此,完全不需要人鞭策,倆人不敢有一絲怠慢,玩命地修鍊。

倘若沒有唐天,鶴自知覺得不會如此刻苦。

想起以前在門派的時候,他已經是門派最為勤奮刻苦的人。若是自己學完鶴身勁就回到門派,只怕自己永遠是井底的那隻青蛙吧。

沿途經歷的戰鬥,就像一塊塊磨石,把他的劍,打磨得愈得鋒利。

回憶起師祖當年留下手卷,他到此時方明白,為什麼師祖年輕的時候,四下遊歷,從遙遠的古東方,來到此處。正是這漫長的旅途,才讓師祖逐漸成長,有後面的那些成就。

他不由想起唐天,平靜無瀾的臉龐不由泛起一絲笑意。

那就是一個二貨!

但是在他身邊,你永遠不會害怕,不會畏懼,然後……跟著一起做一些很二很蠢的事。想到這裡,饒是性子淡泊的鶴都有捂臉的衝動。

好吧,戰鬥前一刻,回憶這些令人羞愧的事情,對士氣也是一種打擊啊!

淡泊如水的臉龐,重歸於平靜。

他的手握上平放膝上的鶴劍,古樸的木劍鞘,沒有花紋,只有歲月留下的痕迹。誰也沒有想到,如此古樸的劍鞘之下,竟然是一把黃金聖劍。

天鶴,已蜇伏太久。

清澈的眸子,亮起一絲寒芒。

黑暗中,他周身的氣勢陡然爆綻,風四下散逸,烏黑長發飛揚,靜室木板轟然而開。

他揚身而起。

新兵營。

唐天使勁地跳了跳,頓時非常高興:「哎呀呀,今天真是精力充沛啊!一定要把他們打得稀里嘩啦。」

風丑的腦袋飄了過來,他有些奇怪道:「少年唐,你不戴眼鏡了嗎」

「不戴了。」唐天得意轉過臉龐,把臉湊了過來:「你看看,又變淡了吧!嘿嘿,這幾天我終於折騰出,怎麼控制這兩個眼睛了。」

「真的?咦,還真的是啊!」風丑大為詫異,唐天的紅藍眼,確實變得極淡。若是不注意,還真看不出來。

風丑的驚咦,讓唐天更加得意:「嘿嘿,神一樣的少年,就是這麼強啊!」

他接著神秘兮兮道:「而且,我有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發現。」

「什麼發現?」風丑一愣。

「嘿嘿,不能說。」唐天一本正經地把頭搖得像撥浪鼓:「我打算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呢。」

「呀呀呀呀!」

唐天一低頭,芽芽抓著他的褲腿,睜大水靈靈的眼睛。在它身後,跟著三個小跟屁蟲,青銅羊、青銅龜和青銅松鼠。

芽芽有了蠻大的變化,身上的鎧甲更加鮮亮,背著個小弓箭,屁股上插著的小旗,隱約有團霧氣翻騰,像一個模糊的字。

三個小機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