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九十七節天寶齋的邀請【第一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 唐天又和對方隨意聊了幾句,男子便告辭離開。 「這天寶齋是什麼意思?」唐天好奇地問。 「想必是大人這些天的大手筆驚動了他們。」叮鐺笑道:「他們是做生意的,大人這樣的大主顧,怎麼會視而...

天寶齋。

謝光中是天寶齋的大管事,負責永安城天寶齋已經有二十年之久,二十年來,他兢兢業業,不敢有一絲疏忽懈擔

他神色沉靜地聽著手下的報告,直待手下稟報完畢,他沉思片刻,方開口:「你說他們一天之間,花了十五億?」

「是1手下恭恭敬敬稟報:「現在永安城做秘寶生意的都瘋了,黃金秘寶他們買了三件,五千萬級別的白銀寶秘,他們買了六件,兩千萬級的秘寶,買了十件,其他七七八八的小秘寶,十多件。總共金額達到十五億星幣。全都是血脈專家用的秘寶,永安城秘寶店鋪,除了我們,鎮店之寶全都被席捲一空。」

謝光中敏銳地注意到其中的信息:「你說他們十五億全都買的血脈專家用的秘寶?」

「是1手下調查得很清楚,仔細道:「此人身邊有跟著一個老頭,姓費,聲名不顯,在永安城混了幾十年,但一直碌碌無為。也不知道怎麼忽悠星公子,深得星公子信賴。」

「星公子?」

手下連忙道:「此人來歷神秘,戴著一張猩猩面具,年紀不大,所以大家都稱其為星公子。」

謝光中哈哈大笑:「只怕是星幣的星吧。」

「大人目光如炬1手下連忙拍上一記馬屁:「星公子身邊還有一人,名叫叮鐺。是黑魂馬,白銀階,以前一直獨行,不知什麼時候,被此人招至麾下。」

「不簡單。」謝光中聳然動容:「能招攬白銀黑魂馬,此人一定不簡單。那姓費的血脈專家,只怕也有什麼不凡之處。十五億打造的血脈實驗室,整個永安城,也不過三個,這個星公子,野心不小哇。」

「大人說得是。」

「他的來歷可有什麼線索?」謝光中問。

「沒有什麼明顯的線索。」手下猶豫了一下道:「能查到的,好像他手下的黑魂馬,對豺狼座的事情比較感興趣。」

「豺狼座?」謝光中目光一凝,他的內幕比其他人更多,他知道,此時不知多少雙眼睛都在盯著豺狼座。

黑魂、光明武會、族盟,三大勢力之間保持默契平衡已經很多年,豺狼座極有可能成為三巨頭的角力戰常

族盟第一次主動挑起事端,也讓人嗅出其中不同尋常的味道。

黑魂已經開始有不少長老蠢蠢欲動,南十字座的傳說一夜之間傳遍黑魂,顯然有人暗中推波助瀾。

而光明武會雖然還沒有動作,但是那唐天竟然不聲不響折騰出一個兵團,更是讓另外兩方大感意外,局勢變得更加撲朔迷離。

豺狼座只不過天路偏僻一隅,但是已然成為角力的中心。

會對豺狼座感興趣的,都不會是小蝦小米。

只有那些大勢力大世家,才會對這種大格局如此關注。

星公子的來歷,大不簡單!

不過轉念一想,一天花十五億的人,怎麼會簡單?

就是那些大家族的弟子,有許可權一天花十五億的,在族中的地位絕對不低。再一細想,那些大世家被謝光中排除在外,大世家很少會去外面買秘寶,他們有自己的門路,更不會去那些小店鋪。

謝光中得出的判斷,星公子應該是出自一個資金雄厚卻又沒有多少積累的新興家族。星公子表現出來的氣魄和雄心,也符合新興家族的風格。

進取心十足,卻不夠謹慎。

這樣的家族並不少見,相反,這些年湧現出一批。

這些新興家族,是最好的顧客,他們出手大方,只要能滿足他們的需要,在價錢上往往不會太計較。

沒有商家會不喜歡這樣的顧客。

一想通,謝光中便道:「後天晚上有這個月的宴會,派人送一份請柬給星公子。記得,再送一張本齋金卡,權作禮物。」

天寶齋走的是高端路線,高端路線的賣法,自然和低端的不同。

「屬下馬上去辦。」手下會意。

費老頭看著面前的堆積如山的秘寶,覺得自己像做夢一樣。他以前從來沒有想過,自己有一天秘寶能用得上「堆積如山」這詞。

這座秘寶小山中,最引人注目的,無疑是那三件金光燦燦的黃金秘寶。

除了那件黃金能盤外,另外兩件分別是鳳凰座的,和天琴座的。

鳳凰座屬於南天星座,卻是南天四十二宿最強大的星座。這件巴掌大小,鳳凰通體溜金,色彩艷麗。鳳凰嘴能夠噴出一束鳳凰火,這束鳳凰火只不到三十厘米長,對於戰鬥來說沒有半點用。但是用於血脈實驗,卻是再合適不過,提煉、去雜等等,有著諸多用處。

天琴座屬於北天星座,自從天琴王朝湮滅之後,天琴座一蹶不振,傳言天琴座的秘寶大多都封存於天琴寶庫之中。所以看到時,費老頭簡直欣喜若狂。天琴試管並非一支,而是一套二十四支,安放在一個鐫刻天琴座花紋的金盒之中。二十四根試管,安靜地排列在金盒之中,每一根試管都散發著淡淡的光芒,光芒色彩各異,功用都各有其妙。

三件黃金秘寶,每一件都足以支撐起一個血脈實驗室。

再看看其他那些白銀秘寶,每一件都是費老頭精挑細選,都非凡品。費老頭歡喜得嘴都合不攏,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有了這些秘寶,他的血脈實驗室立即躋一流實驗室。

簡直像做夢一樣。

他心中的激動無比,雖然大人又是威嚇又是警告,但是費老頭依然死心塌地。因為尊重和信任,大人有大人的要求和考量,但是大人捨得在他身上花十五億,那就是對自己本領的信任,這比什麼都讓他受用。

無論如何,也一定要儘快破解出大人的血脈之謎!

費老頭暗下決心。

唐天大大鬆一口氣,終於把十五億砸出去了。好吧,後面就沒自己什麼事了,費老頭雖然看上去有點不是太靠譜,但是唐天不打算插手。

忽然,有人敲門。

叮鐺露出警戒的姿態,她走到門后:「哪位?」

「在下天寶齋執事,大管事特命小人給星公子送請柬。」門外來者恭聲道。

天寶齋?

唐天愣了下,天寶齋給自己送請柬?他有些搞不清狀況,便朝叮鐺道:「讓他進來吧。」

叮鐺聞言,便把門找開。

進來的是一位大約三十歲的男子,神態甚恭:「敝齋後天晚上有一場宴會,聽聞星公子到了永安城,大管事特意囑咐小人給公子送請柬,還請公子賞個臉。」

他奉上一張請柬。

唐天接了過來,打開請柬,裡面赫然有一張金卡。

男子恰在此時開口道:「這張金卡,是大管事的一點心意,請公子笑納。」

唐天點點頭,開口:「多謝大管事,後天叨擾了。」

男子鬆一口氣:「那就後天晚上恭候公子!屆時會有廂車前來接公子,公子可另帶兩人赴宴。」

唐天又和對方隨意聊了幾句,男子便告辭離開。

「這天寶齋是什麼意思?」唐天好奇地問。

「想必是大人這些天的大手筆驚動了他們。」叮鐺笑道:「他們是做生意的,大人這樣的大主顧,怎麼會視而不見?」

唐天這才明白,哈哈大笑:「可惜我錢花完了1

叮鐺嘿然道:「這張金卡可是好東西。天寶齋是會員制,並不對外開放,只有有卡才能進去。金卡比一般的會員卡要珍貴得多,有一系列的特權,在永安城,是身份的象徵。這張卡,只怕放出去,也有人肯兩千萬買下。」

「這麼厲害?」唐天一愣,旋即得意洋洋:「不錯不錯,這天寶齋的大管事,很上道嘛!後天我帶你們去開開眼界!那麼高檔的地方,我還沒去過呢。」

唐天說起這話來,一點都沒有半點氣短囁嚅,反而得意洋洋理直氣壯。

叮鐺苦笑,大人這樣的直心思,遇到那幫喜歡繞圈子的傢伙,到時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。

「大人,我就不去了。」費老頭搖頭道:「這兩天我正好把家裡收拾一下,到時走的時候,也能方便一點。而且我有些想法,也要梳理一下。」

老費雖然不是太靠譜,但是工作還是很積極的嘛。

唐天連連點頭:「好1

雲朵捂著嘴巴,滿臉駭然地看著眼前的一幕。

鄔鐵羽緊緊盯著面前的黑衣少年,他艱難地開口:「你……你到底是誰?」

「我叫鶴,鶴派弟子。」鶴淡然恬靜的話,順著風,傳入鄔鐵羽耳中。

「鶴派……」鄔鐵羽滿臉的茫然不解,這個門派他聽說過,很弱校可是……

想起自己的雄心壯志,鄔鐵羽滿嘴苦澀。

一道血線,忽然從他額頭眉心處顯現,緊接著,以驚人的速度,向兩端蔓延。觸目的血線,把他的身體,一分為二。

血沫噴涌而出。

恰在此時,紅彤彤的太陽從少年身後躍出地面。

凌旭抹了把嘴角的血痕,他體內受傷很重。看著面前化作銀像的懷白華,瞥了一眼遠處畏縮的人影,嘴角滿是譏笑和不屑。走到懷白華面前,嫻熟地把身上剝了個乾淨。

重新跳上火烈鳥,如同一道狂野的銀風,消失在黃沙中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