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九十五節土豪你好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> 前方的青衣少年此時臉上神色蒼白,剛剛凌旭那一槍,他就受了不輕的傷,加上一路不惜真力的狂奔,他的傷勢更加嚴重。 此時正在逃命的青衣少年便是懷白華的弟子花陽,懷白華有黑魂的支援,便有了角逐的...

漫天黃沙中,一點銀芒悄無聲息。

沙丘后的身影抽身狂退,然而這點銀芒卻彷彿突然在他眼前炸開,一股兇悍鋒銳的勁氣,直取他面門。此人大駭,生死之間,他手中摺扇一翻,帶起一抹耀眼斑斕的扇芒,擋在面前。

槍芒撞上扇芒,他臉色大變,張開噴出一蓬血霧,身形如遭重擊,他後退的速度卻借勢暴增。

沙丘上,凌旭看著數十丈外那道狂奔飛掠的身影,橘紅的眼睛,森冷冰寒。

想跑?

身形伏低,胯下火烈鳥驀地一矮,轟然前沖。

火烈鳥個頭不大,體形亦不健壯,但速度奇快,渾身的火焰被拖成長長的火尾。鳥背上的凌旭身形紋絲不動,臉上除了殺伐之氣,沒有半點波瀾。

直到此時,凌旭才看清楚躲在暗處偷窺者的模樣,竟然是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少年。

對方的輕功相當出色,火烈鳥雖然衝刺,但是依然無法拉近雙方的距離。但是凌旭半點也不急,對方輕功再厲害,但時真力卻非無限。而火烈鳥最擅長途奔襲,只要有足夠的星辰石,便能夠一路狂奔下去。只要綴著對方,待對方真力枯竭的時候,便是凌旭發起攻擊的時候。

這一追就是七十里。

前方的青衣少年此時臉上神色蒼白,剛剛凌旭那一槍,他就受了不輕的傷,加上一路不惜真力的狂奔,他的傷勢更加嚴重。

此時正在逃命的青衣少年便是懷白華的弟子花陽,懷白華有黑魂的支援,便有了角逐的資格。花陽信心大增,他雖然知道唐天三人實力很強,但是一想到唐天三人的年紀和自己相當,他就覺得,哪怕比自己強,也不會強太多。

他便按捺不住,生出夜探豺狼部落之心,不過,他也不是莽撞之人,抱定主意一觸即走。他對自己的輕功充滿自信,覺得哪怕打不過,逃跑應該不成問題。

沒想到對方的強悍遠超乎他想象,一招之下,他便已然受傷。

一路狂奔七十里,體內傷勢更加嚴重,他心中苦笑。這次玩大了,身上的傷勢只怕沒有兩個月痊癒不了,這下又要受師傅責罰了。

沒想到,三人之中的凌旭,也如此厲害。那一槍,若不是他見機得快,毫不猶豫以命相搏,今天只怕一命嗚呼。

三人之首的唐天,又該強到什麼地步?

但是此時,他的眼中卻露出一絲放鬆之色,終於揀回一條命。

鼓起餘力,長嘯一聲。

聲音遠遠傳開。

凌旭流浪過很長的時間,江湖經驗不是唐天這個二楞子可以比,一聽便知道對方在召喚援手。

機會!

對方抵達營地即將脫險,緊繃一路的心神鬆懈下來,絕佳的機會!

凌旭不動聲色,胯下火烈鳥速度卻在悄無聲息中,再度提速。對方異常警覺,之前那一槍,他本以為十拿九穩,沒想到卻被對方擋了下來。

凌旭深知,這是最好的機會。

他的注意力,空前集中,悄然拉近幾步的火烈鳥,悍然衝刺!

恰在此時,遠處一聲長嘯應和,一道人影以驚人的速度朝這邊飛掠。

大喜過望的花陽,這才發現凌旭的衝刺,臉色大變。

背後的槍芒破空聲,卻不同之前,帶著悅耳清脆的風鈴聲。

花陽一咬牙,正欲故技重施,但是下一刻,他魂飛魄散,他體內的真力竟然如同睡著一般,無法催動。

風鈴聲有古怪……

這個念頭在他腦海中浮現,一股冰冷狂野的真力,從後背刺入體內。

啪!

耳邊一聲輕響,鑽進他經脈的真力,猶如玻璃般炸開,點點銀芒若星辰,灑落他經脈。

灑落的銀芒如冰冷無比,花陽的經脈瞬間被凍結,他僵在原地,有如冰雕,詭異的銀色從他身體深處浮起,迅速蔓延全身。

懷白華目眥欲裂,悲聲長嘯。

火烈鳥上的凌旭卻無動於衷,他的心神沉浸在剛才那一槍,他竟然無意中施展出夢境中出現過的招式。體內生出的那滴銀液,配合這一槍,竟然出奇的契合。

難道……夢境中的招式……都是真的?

凌旭喃喃自語。

他猛地感受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,想也未想,身體本能前傾,手中的銀槍寒芒一點,倏地炸成一片槍尖海。

一道如鉤殘月,殺入星辰海之中。

月鉤沉星海。

凌旭身體一顫,身下的火烈鳥蹬蹬蹬後退七步,才穩住身形。

凌旭這才如夢初醒,看著眼前的來者,他眯起眼睛,沉聲道:「天鉤懷白華?」

懷白華已經掠至花陽身旁,一探花陽鼻息,面露悲色,揚起頭:「閣下好狠的手段1

凌旭無動於衷,沉聲道:「沙場勝負,光明正大,怕死何必來?你來了也好,省得我去找你,解決了你,少了樁麻煩。」

搞定了費老頭,唐天還有一件事,那就是買幾件合用的秘寶。

他手上還有些錢,但是除了鐮血貓刃,也沒有什麼其他合用的秘寶。光明武會出售的那些秘寶,價格高昂,而且不適合他用,他來永安城也是想看看,能不能買到一兩件中意的秘寶。

費老頭的三角能盤毀壞,他也需要合用的秘寶,便跟著唐天叮鐺一塊。

店鋪老闆介紹道:「這件不錯,白銀階,雖然顯微鏡座是南天級,但挺實用的,兩百萬星幣。」

費老頭眼巴巴地看著唐天。

「買1唐天一口應下。

「這件,出自南極座,南天級,白銀階。血脈專家必備之物,最適合用來保存各種血脈標本,它的最低溫度,可以達到零下一百度。血脈標本放在裡面一萬年,也絕對不會壞!絕對的良心價,兩百萬星幣1

費老頭一臉渴望地看著唐天。

「買1唐天大手一揮,財大氣粗。

店鋪老闆一看唐天這架勢,乖乖,來大老闆了!費老頭這下鹹魚翻身!他臉上堆滿笑容:「老費,你看看這件,,最適合提煉分離血脈,出自南三角座,南天級,白銀階!只要五百萬星幣1

唐天看了一眼費老頭。

心中無比舒暢的費老頭矜持地點點頭,一副血脈大師風範:「可以縮短不少提煉的時間。」

「買1唐天大手一揮。

店鋪老闆大喜之餘,心底充滿鄙視,這個酒糟鼻老頭一副人模狗樣的,哼,前幾天跑到店裡還想賒賬!這真是時來運轉人擋也擋不住啊,這傍上的大腿,看上去有點粗不可測埃

小一千萬星幣,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這麼花出去了。

如此手筆,如此氣魄,我的媽呀,每天都來幾個吧!

店鋪老闆精神抖擻,使出渾身解數,開始向費老頭推薦。這樣的機會要是錯過,良心一定會受到譴責啊!

費老頭的手伸向茶杯,店鋪老闆一看,二話不說,私家珍藏級茶葉,平時連他都不捨得喝,這個時候眼巴巴地奉上。以前費老頭來有茶喝?阿呸,有杯水給他喝都要看自己的心情。

費老頭慢條斯理地喝完茶,一臉滿足,他面前擺了好幾件白銀秘寶。

在店鋪老闆眼巴巴的目光中,費老頭放下茶杯,輕咳一聲:「老張啊,你這就這些貨色么?實用的東西來兩件就成,全都用這些,可不符合像像我這個級別的血脈專家埃」

你這個級別的血脈專家……

張老闆差點一口水噴在費老頭臉上,今天之前,費老頭你有個屁級別!

「確實。」唐天一臉贊同,他指了指桌上的秘寶,不客氣道:「你這就這些?」

一千萬星幣都沒花到,唐天相當不滿意。血脈、機關什麼的,唐天一點都不懂,但是他懂一個道理,一分錢一分貨。賽雷的機關術,要花錢的地方,唐天從來不打折扣。更何況,費老頭的工作室還關係到他體內血脈之謎。

血脈之謎極有可能牽扯到他的身世,牽扯到那個拋妻棄子的混蛋男人!

就是把身上所有的星幣砸進去,唐天也絕不會皺一下眉頭。

花的錢少了,那就意味著破解的時間要推后,唐天當然不滿。

店鋪老闆倒抽一口冷氣,這架勢,簡直是土豪啊!他一咬牙,道:「敝店倒是有件鎮店之寶,只是這價錢,有點高。」

「看看1唐天乾脆利落。

店鋪老闆見狀,也不再猶豫:「稍等1

過了一會,他捧出一個看上去年代有些久遠的青銅盒。他小心翼翼把青銅盒擺在桌上,更加小翼翼地打開。

映入眾人視野的,是一個金色的三角盤,形狀和費老頭的三角能盤頗有幾分相似。

「,出自北天三角座,寶器,黃金階,極其罕見,三億星幣1

費老頭的鼻息陡然粗重起來,目光捨不得挪開黃金能盤分毫,黃金寶器,罕見的黃金寶器!

他之所以帶唐天來這家店,就是聽說老張有件鎮店之寶,平時從來不捨得拿出來。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,老張的這件鎮店之寶,竟然是黃金寶器!

能用於血脈方面的寶器,已經相當稀少,而黃金寶器,費老頭從來想都不敢想。等他漸漸冷靜下來,不由心生嘆息,太貴了,三億星幣,竟然要三億星幣!

黃金寶器超出他的想象,但它的價格,也同樣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不過,能看到,也不錯了!

費老頭戀戀不捨地收回目光。

耳邊響起的聲音,讓他如遭雷殛。

「買了1唐天和剛才一樣,大手一揮,充滿了暴發戶進城的味道。

為了解開血脈之謎,星幣算什麼!

唐天的兇狠光棍,此刻展露無遺。

三人呆若木雞。

緊接著,他們脆弱的心靈,被唐天下一句更加兇殘更加殘暴的話,徹底摧殘。

「只有一件夠不夠啊?我們再找找,看能不能再買幾件,老闆,還有么?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大家國慶快樂~雙更求月票~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