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九十二節來者三人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力量調動得極其充分。 轟! 飛濺的碎石如雨點般向四周激射,叮鐺連忙護住費老頭,而對方兩人的行動,卻讓叮鐺心往下一沉。那個黑魂馬倒還好,隨手彈開飛射來的小石子,而那名女子連手指頭都未動一...

「請問費先生在嗎?」

一個男子聲,從門外傳來。

費老頭一愣,從狂熱中恢復過來,他嚷了句:「請進1

今天這是怎麼了?平時連個人影都沒有,今天卻接二連三有人來?他的居所在永安城的位置十分偏僻,因為租不起臨街的店鋪,又拿不出完成度高的血脈,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。

走進來三個人,對方也沒有想到這裡還有其他人。剛剛開口說話的男人,容貌普通,渾身亦沒有半點出奇,丟入人堆會馬上消失。

他一進來,便眯起眼睛,目光掃過唐天和叮鐺。叮鐺同時的目光亦掃過三人,兩人目光相遇時,不禁同時閃過一絲異色。

叮鐺壓低聲音,在唐天耳旁道:「那傢伙是黑魂巒,應該是白銀階。」

而對方亦在做同一個動作,不過他稟報的對象,是三人中間的女子。

女子的目光望了過來,恰巧唐天的目光亦望過去,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鋒。

女子約一米七,穿著緊身的皮衣,戴著幾乎遮住半張臉的墨鏡,只露出嘴唇和尖下巴。她的目光從唐天身上收回來,一臉如常。

相比之下,她身邊的壯漢要引人注目得多。超過兩米五的個頭,鐵塔般身形,渾身肌肉賁張,碩大的光頭,兩眼凶光閃爍,充滿了壓迫感。

「費先生,不知道您能不能提煉出灰天鵝血脈?」女子平靜道。

「灰天鵝血脈?」費老頭有些意外,搖頭道:「灰天鵝一族早就在一萬年前滅絕了,哪怕在那個時候,他們只屬於人數極少的分支,血脈不純,他們之所以滅絕,和他們血脈不純有很大的關係。天鵝座內戰,灰天鵝一族遭到黑白天鵝兩族的合力攻擊,他們的血脈沒有留下來。而且,為什麼要灰天鵝呢?完成度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天鵝族血脈,無論是白天鵝血脈,還是黑天鵝血脈,都是相當不錯的。」

女子眼中露出欣賞之色,點頭道:「費先生果然是博學多識,如果以古代灰天鵝血脈的標本,我需要幾份,才能提煉出完成度超過百分之七十的灰天鵝血脈?」

「古代灰天鵝血脈標本?」費老頭失聲驚呼,他兩眼放光:「你們有古代灰天鵝血脈標本?不可能!灰天鵝一族早已經消失了一萬年,怎麼可能有他們的血脈標本?」

女子淡淡一笑:「我們有五份灰天鵝血脈標本,相信足夠費先生提煉出來完成度超過百分之七十的灰天鵝血脈。當然,在價格上,我們不會讓費先生吃虧,我們願意支付三千萬星幣的報酬。」

女子對這個價格充滿信心,她的同伴對費老頭調查了很久,費老頭的情況她一清二楚。費老頭雖然談不是窮困潦倒,但是過得相當拮据。他的水平相當出色,可是卻一直限於資金,無法拿出像樣的成果,所以一直聲名不顯。

自己給出的條件,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,對費老頭都是難以抵擋的誘惑。

灰天鵝血脈標本,如今極其罕見,如果不是機緣巧合,她也弄不到。只要能夠完成這份訂單,費老頭必然聲名大噪,更何況還有三千萬星幣。

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,費老頭沉默不語。

她有些意外,但並不著急,而是耐心地等待,費老頭沒有任何理由拒絕。

費老頭心裡掙扎至極,他當然知道灰天鵝血脈標本的珍貴,而且數目多達五份。以他的水平,如果運氣好點的話,甚至有可能達到百分之八十的完成度。他的學識非常淵博,灰天鵝一脈的血脈相當純凈,比黑天鵝和白天鵝更加純凈,這才是天鵝座之戰的根源。

三千萬星幣聽上去沒有唐天的六千五百萬星幣多,但是兩者的工作量,卻是天差之別。提煉五份灰天鵝血脈標本和提煉三萬份豺狼血脈標本,哪個更容易,自然不消說。

可是……

費老頭滿腦子都是剛才黑炎吞噬三角能盤的畫面。他的三角能盤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秘寶,但畢竟是北天級白銀秘寶,便是毀壞,都要極大的力量。可是在那黑炎之中,竟然無聲無息中被燒成灰燼,不,連灰燼都沒剩。

黑炎該是何等恐怖!

費老頭是血脈專家,對血脈的了解遠比常人多得多,但是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黑炎,甚至連聽都沒有聽說過。

而這一切的謎團,全都是在那個戴面具的傢伙身上,他身上到底是什麼血脈?

灰天鵝血脈雖然也是遠古血脈,但是天鵝座只屬於北天級星座,但是剛才的黑炎血脈,絕對比灰天鵝血脈更加高階。雖然他不知道,它到底是什麼血脈。

這才是費老根本無法抵擋的誘惑!

心中想通,費老頭抬起頭:「很抱歉,灰天鵝血脈標本過於高級,在下水平有限,還請另尋高明吧。」

三人一下子怔祝

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,費老頭竟然會拒絕。一個窮困潦倒的血脈專家,竟然會拒絕一樁三千萬的生意,會拒絕一個讓他成名立萬的機會?

沉默,令人壓抑的沉默。

忽然,女子淡淡道:「莫非,有人脅迫於你?」

這是她能夠想到的唯一可能。

她身邊的壯漢冷哼一聲,驀地邁出一步,張開蒲扇般的大手,朝唐天抓去。

唐天眼中閃過一絲冷意,少年唐從來不知道害怕是何物的人,對方主動向他動手,少年唐就沒有那麼客氣。

啪!

唐天的手掌,扣住對方的手腕,想也不想,擰腰轉身,背對大漢,手上力量驟然爆發。

大漢沒有想到,唐天看上去並不算健壯的身體,竟然力量如此強勁,猝不及防之下,頓時失去平衡。

唐天如同掄起沙包,竟然硬生生掄起壯漢!

轟!

一聲巨響,地動山搖,鐵塔大漢被唐天硬生生砸進石板里,整個身體有一半已經嵌進地面,無數龜裂紋向布滿四周。

叮鐺很清楚自家老闆是什麼脾氣,在唐天動手的瞬間,她就拉住費老頭向後閃。

老闆真是個野獸!

叮鐺暗自咋舌,那大漢的身形魁梧得就像一座小山,竟然在一瞬間被老闆放倒。而一旁的費老頭兩眼放光,侏儒血和羽人血絕對無法讓唐天擁有這樣的力量,一定是唐天體內那種古怪的血脈!

這種血脈應該可以大幅度提高肉體的力量,而且不會使肌肉膨脹……

費老頭激動無比,他滿腦子都是那能夠產生黑炎的神秘血脈!

叮鐺忽然瞳孔一縮,雖然壯漢被放倒,但是另外兩人卻神色平靜,沒有半點慌張之色。難道……

還沒等她提醒唐天,啪,另一隻蒲扇般的手掌,抓住唐天的手。

壯漢揚起埋在地板裡面的臉,滿臉兇狠獰笑,他竟然沒有半點損傷。

咦!

唐天有些詫異,大個子挺經摔的嘛,一般的武者挨這麼一下,怎麼也要悶半天。不過看壯漢朝自己一臉獰笑,唐天頓時不爽了。

喂,佔優勢的明明還是我好吧!

唐天眼中陡然閃過一抹厲色,手臂像柔軟的布條般輕輕一抖,一股真力傳入壯漢的體內,壯漢的獰笑僵在臉上。

唐天如提無物,又是一掄。

轟!

再掄!

轟!

掄掄掄!

轟轟轟!

在叮鐺目瞪口呆和費老頭狂熱的目光中,唐天掄著壯漢,一口氣來回砸了十多下,才停了下來。

地面一片狼藉,被唐天砸得到處都坑坑窪窪。

「喂,小子,就這麼點本事么?」

壯漢忽然從地面揚起臉,滿臉的獰笑和嘲諷,就像正在玩老鼠的貓。

唐天這下真有點詫異了,這傢伙的骨頭挺硬嘛,這樣狂砸,居然都像沒事人一樣。

「好奇怪1

唐天把壯漢拖到跟前,好奇無比地摸來摸去。

「咦,除了肉多了點之外,好像沒什麼不同啊1

「不過,真的一點傷疤都沒留下來哎。」

「好奇怪1

……

叮鐺捂著臉,真是丟人啊!

老闆,能不能不要這樣……

「沒見過吧?」壯漢忽然嘿然笑道。

「沒見過1唐天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般。

「那我就讓你見一見1

壯漢眼睛一眯,抓住唐天的雙手猛然發力,腰一沉,身體瞬間彎成弓形,向後一倒!

背摔!

沒有半分花巧,但是力量調動得極其充分。

轟!

飛濺的碎石如雨點般向四周激射,叮鐺連忙護住費老頭,而對方兩人的行動,卻讓叮鐺心往下一沉。那個黑魂馬倒還好,隨手彈開飛射來的小石子,而那名女子連手指頭都未動一下,飛射而來的小石塊,就如同遇到一道無形屏障,無法寸進。

好強!

這次看來遇到麻煩了。

壯漢一臉輕鬆地起身,拍了拍手掌的灰塵,冷笑道:「和我比力量,真是活得不耐煩了。」他看也不看整個身體幾乎陷進地面的唐天一眼,而是歪頭看著費老頭:「老頭,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1

至於保持戒備的叮鐺,他直接無視了。

「大個子,力氣不小嘛。」

一個聲音從地面傳來,壯漢神情一凝,而始終沒有什麼表情的女子,臉上神情第一次出現變化,脫口驚呼:「小心1

唐天的身影,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壯漢的身後。

猩猩面具上沾滿塵土,卻彷彿多了一股說不出的暴戾兇殘。

面具后掠起的嘴角,森冷如刀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