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九十節費老頭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不著惱,呵呵道:「沒辦法,像藍冰蜥蜴族的血脈,在現在的一些血脈中可以找到一些,但已經非常稀薄了。不過,就算是這樣,它的威力也很強!那群人只不過是膽小鬼,哼,如果他們用了這些血脈,一定知道他們現在吸收的...

唐天好奇地四下張望。

巨大的倉庫,一排排鐵架一眼放不到盡頭,鐵架上分門別類地擺放著各種星魂獸的標本。這裡種類之多,看得唐天眼花繚亂,還有許多透明的水晶容器里,裡面飄浮著各種血滴,除了常見的血紅色,還有銀色、藍色、黑色等等。

好厲害……

土鱉的唐天就像鄉巴佬進城,從進門就張大嘴巴。不過,出於安全的考慮,叮鐺讓他戴上面具。而當唐天掏出猩猩面具時,她恨不得馬上給唐天買上一張面具。

太丑了!

尤其是面具上還架著眼鏡,說不出的怪異。

「小叮鐺,我最近可沒有什麼好血脈。」一個蒼老的聲音從不遠處的貨架後傳來。

唐天和叮鐺循著聲音趕過去,只見一位頭髮花白系著灰色圍裙的老頭,正在費力地想把一個水桶大小的水晶瓶擺上鐵架。水晶瓶里裝滿水一般透明無色的液體,數十隻小銀魚在裡面忽聚忽散,靈動無比。

唐天見狀,連忙出手,一把接了過來,毫不費力地把水晶瓶放在鐵架上。他這才看清楚,這哪是什麼小銀魚,而是數十滴黃豆大小的銀色血滴。

似乎察覺到唐天的存在,它們忽然停了下來,往後一縮。

「謝謝1老頭抹了抹汗水,呵呵道:「這是銀鼴鼠血脈,最是小心翼翼。小夥子力氣很大啊,用的什麼力量血脈?」

老頭瞥了一眼唐天臉上的面具,倒沒有意外,這年頭不想別人認出自己面孔的人多了去了。

「血脈啊,我用過侏儒血和羽人血。」唐天露出思索的神色。

「雙血脈?」費老有些意外。

「費老,這是我老闆。」叮鐺介紹道:「這次來,不是為了枇杷的事。是老闆想弄清楚,他體內的血脈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能夠容納雙血脈,閣下身體本身的承受能力就相當不俗埃跟我來。」費老一聽唐天是叮鐺的老闆,口氣立即變得客氣起來,心中暗喜。叮鐺經常到他這裡來求購各種新奇的血脈給枇杷治病,他對小姑娘十分了解。小姑娘雖然年紀不大,但是江湖經驗豐富,心氣高,願意投靠的老闆,必然財力雄厚。

血脈的研究,相當燒錢,他如今手頭拮据得很。

兩人跟在費老身後,來到一處擺滿了各種儀器的工作間。

「地方有點亂,實在不好意思。」費老有些尷尬,整個工作間確實擺滿了雜物,幾乎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。他連忙把地上的雜物清理出一塊大家能站著的地方。

「你們是怎麼鑒定血脈的?」唐天有些好奇地問。

「方法有很多。」一涉及到專業,費老頭就變得精神許多,口若懸河,滔滔不絕:「比如柯氏測定法,又比如定值法等等,每一位研究血脈的專家,都會有自己的一套辦法。比如我就喜歡用波值法。」

「波值法?」

「沒錯。任何一種血脈,它本身就蘊含著不同的能量波動,這些能量波動並非雜亂無章,而是有規律可循。波動的強弱,波動的範圍,波動的變化周期等等,每一種血脈都不同相同。就像這世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枚樹葉一般,這世上同樣沒有各項數值完全相同的血脈。」費老頭自信滿滿。

「聽上去很有道理1唐天點頭,他沒有拖泥帶水,乾脆道:「那就開始吧1

「好,費用是五十萬星幣。」費老頭道。

「沒問題1唐天這個時候,難得的大方,他現在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,自己體內難不成真的蘊含什麼血脈。

費老頭取出一根針管,從唐天的手臂,抽了大約半管血。

看著和正常人無異的血液,費老頭鬆一口氣,一般來說,越是不同尋常的血脈,就會有不同尋常的特徵,而最容易體現的就是顏色。

應該不會太高級,費老頭暗自心想。他把裝著鮮血的試管,放入三角形的白銀盤之中。只見三角白銀盤的三個角,忽然宛如活過來,伸展如荷葉,把試管包裹起來。

「第一步,我們來測試它的能量波動強弱。」費老頭解釋道:「這,可是我花了大價錢才買到的。三角座白銀秘寶是北天級哦,這些年的研究,它可是起了很大的作用。」

他言語之間,頗有幾分得意。三角能盤,確實是一件相當實用而且好用的秘寶。其實三角能盤的價格並不高,否則的話,他也買不起。他能夠折騰出波值法,完全是被逼得沒辦法。他手上就這麼一件秘寶,所有的研究,全都圍繞著它而進行。

三角能盤的各種作用,都被他挖掘到極致,而波值法就是這樣一個產物。

不過,不得不說費老頭還是頗有幾分水平的,折騰出來的波值法,效果出奇的好。但是費老頭顯然沒有做生意的天賦,雖然有不少成果,但賣出去的極少。

五十萬星幣,他剛才其實只是個試探的價格,在他心裡,二十萬他也做了。

沒想到,叮鐺的這個老闆財大氣粗,連價都不還一下。這不由讓費老頭有了其他想法,他笑道:「這一步需要一會,我們喝茶聊一聊。」

叮鐺瞥了費老頭一眼:「你這有茶葉么?」

費老頭頓時僵在當場,但他能活到這歲數,臉皮也早就磨練出來,沒有半分不自然地呵呵道:「抱歉抱歉!那不如去看看老朽的珍藏?」

叮鐺立即明白費老頭的心思,但她沒有反對。費老頭的水平還是相當出色,如果不是他的研究那麼古怪,他絕對是財源滾滾。

「好啊1唐天聞言大感興趣。

費老頭大喜,他就是想推銷幾種血脈,連忙帶著唐天和叮鐺,去參觀他的珍藏室。

一走進費老頭的珍藏室,唐天便感受到數十種不同的氣息,迎面撲來。大為驚異的環顧四周,珍藏室的空間不大,四周的柜子上,整齊地擺放著一根根試管,每一根試管里都飄浮著一滴顏色各異的血滴。

這些試管里的血滴,顯然比外面鐵架上的那些,更加出色。每一滴血,都散發獨特的氣息,唐天能從中體會出不同的力量。一般人或許會忽略,但是唐天的直覺何其敏銳,細微之處纖毫畢現。

「這都是我這些年的成果。」費老頭的神色之間,有些驕傲,看著柜子上的試管,也不免有些感慨:「我和別人的思路不太一樣。所有血脈專家,最終極的目標,都是培養出強大的血脈。他們之中,有的人用不同的血脈融合,試圖創造出更強的血脈。而另一部分血脈專家,卻是在嘗試培養出更純凈的血脈,他們認為,越是純凈的血脈,會蘊含越強大的力量。但我的想法屬於后一種,卻又和絕大多數人不同。我覺得每一種血脈,就像一個巨大的礦藏,它的成份很複雜。如今的任何一種血脈,都早已經不純粹了,但總會蘊含一些遠古血脈的碎片。而我喜歡做的,就是從不斷地分離它們,在這個過程,我能夠得到很多很獨特的血脈。」

「要知道,現在的很多血脈之中,都有遠古血脈的成份。」費老頭指著一根試管道:「你看那滴藍色的血滴,漂亮吧,像藍寶石一樣。那是藍冰蜥蜴族的血脈,這種遠古種族已經消失了差不多六萬年。它的血脈蘊含含極強大的水行力量,融入了它,你的身體甚至可以像水一樣變幻重組。」

唐天嚇一跳:「這麼厲害?」

叮鐺在一旁冷哼道:「老闆,別聽他吹得厲害!他的血脈,每一種都有很嚴重缺陷,到現在為止,他還沒有培育出一種沒有任何缺陷的血脈。所以才一直沒人敢買。」

當面被揭穿,費老頭也不著惱,呵呵道:「沒辦法,像藍冰蜥蜴族的血脈,在現在的一些血脈中可以找到一些,但已經非常稀薄了。不過,就算是這樣,它的威力也很強!那群人只不過是膽小鬼,哼,如果他們用了這些血脈,一定知道他們現在吸收的血脈,有多垃圾1

雖然吸收血脈能夠讓身體實力暴漲,但是唐天卻始終持謹慎的態度。血脈力量的消化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他忽然想到一件事:「我有一個豺狼族的手下,他用什麼血脈比較好?」

費老頭精神一振:「豺狼族是遠古天武月狼一族的後裔,不過,他們的血脈之中,所蘊含的天武月狼族血脈已經非常稀保如今的豺狼族血脈,以古代豺族血脈為主,而古代豺族亦是分支最多的種族之一,導致如今豺狼族的血脈極其混亂駁雜。他們很難自己喚醒血脈的力量,而需要用覺醒血泉來開啟。我曾經認真研究過豺狼座的血脈,天武月狼族的血脈,我提煉出的很少。」

他從柜子上取出一根試管,試管裡面飄浮著一滴月色的血滴。

血滴不光顏色是月色,就連形狀也有如月亮,不過是被咬了一口的殘月。

它靜靜飄浮在試管里,異常安靜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