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八十九節司馬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9-26 04:19  |  字數:3427字

「兵團?開什麼玩笑,豺狼座會有兵團?」棕色短髮少年托著下巴,一臉哂然地注視著台階下的手下,嘴角掛著說不出的嘲諷:「不要找一些這樣聽上去可笑的借口!我現在對你的能力相當的懷疑,這麼久的時間,東西還沒有到手。現在黑魂也要摻和進來,你難道看不出來事情已經鬧大了?少爺我這段時間,可是被不少人嘲笑了啊。」

台階下,面具男子弓著腰,噤若寒蟬,他的後背濕透。

「再給你一個月,如果這件事,辦不好,你就回家待著吧,少爺可不需要廢物。」

滿頭的棕髮帶著自然卷,讓那張精緻而中性的臉龐,看上去人畜無害,就連語氣也是那般玩味,像是調侃。

面具男子心中一顫,他知道自家的少爺,談笑晏晏的臉龐下,心腸狠辣冷酷至極。

他不敢申辯,亦不敢求情,只能硬著頭皮道:「是!」

「去吧去吧。」少爺揮了揮手,笑嘻嘻道:「可要好好打一場翻身仗哦。」

面具男子走出大殿的時候,一陣涼風吹來,遍體生寒才讓恍然驚覺,自己全身早已經被汗水浸透。

「他沒有說謊。」

屏風後面,走出一位面色蒼白的少年。少年有些弱不經風,衣如白雪,鬆散隨意,長發烏黑,但是眼睛卻透著淡淡的憂鬱。

秋之君,這個名字哪怕在族盟,也很少有人知道。

「我知道。」棕發少年笑嘻嘻道,隨手從桌上一塊點心,塞進嘴裡,含糊不清道:「就用他來試試黑魂和光明武會的成色唄,二叔費盡心思,把他安排進來。死了,也讓二叔省心省力,年紀這麼大了,還天天殫精竭慮的,會早衰的哦。」

族盟,是由大大小小的家族組成,而司馬家,便是族盟七世家之一。

司馬笑是司馬家三房司馬濤之子,司馬濤早逝,司馬笑和母親相依為命,三房在司馬家諸房之中,一向勢微。孤兒寡母,自然免不了受人欺負,司馬笑倒人如其名,哪怕受了欺負,也是一臉笑嘻嘻的模樣。

情況在司馬笑十四歲的時候發生變化,平日里一直低調無比的司馬笑在族內大比之中,毫無徵兆異軍突起,奪得第三。

司馬笑隨後被家族派往瑤光星,沒想到,短短的三年時間,瑤光星突飛猛進,上交的財稅翻了三倍有餘。不僅如此,三年里,他送出去的礦脈就超過七條,族內的長老們,對他的印象都極佳。

他的異軍突起,受到一房和二房的嫉妒,家族會議上,他被調往蠍虎座。蠍虎座是北天十九洲之一,勢力錯綜複雜,當地的成分極其複雜,族盟在這裡根本沒有什麼影響力。

沒有想到,司馬笑翻手為雲覆手為雨,連拉帶打,短短的三年時間,族盟不僅在蠍虎座佔住腳根,而且牢牢佔據了蠍虎座近四分之三的地盤。

司馬笑的驚艷表現,讓他進入族盟高層的視野,但也同樣,引起其他幾房的警惕和恐慌。

眼看他就要攻下整個蠍虎座,被緊急調回本家,美其名曰要委以重任,但其實一房二房,卻是想藉機摘桃子。

回到族內的司馬笑似乎相當安份,除了不時拜訪那些沒有實權的長老們,便是呆在家中,極少外出。但是,誰也沒想到,他不動聲色中,便策動了這次事件。

秋之君是他的師兄。

「不過,唐天身邊竟然有如此厲害的戰術人才,真是讓我眼紅啊!光明武會的底蘊,果然比我們更深厚呢。」司馬笑吃得滿臉都是碎屑,含糊不清道。

秋之君搖頭,淡淡道:「不是光明武會的人。唐天所屬這一支的人,性格都相當淡然。應該是唐天自己的人,如果傳言是真的話,南十字兵團留下一點什麼東西,也很正常。」

「有道理。」司馬笑舔著手指上的碎屑,毫無形象道:「如果我們有自己兵團,很多事情就要容易得多。」

「你不是正在做嗎?」秋之君連眉毛都沒動一下。

「嘿嘿!」司馬笑沒有半點被揭穿的尷尬,笑嘻嘻道:「哎呀呀,師兄你小身板這麼弱,操心多了萬一掛了,誰幫我打理這堆破事。」

秋之君就像沒聽見:「兩房在蠍虎座吃了敗仗,司馬宏戰死,司馬語光受傷。」

司馬笑一臉悲痛:「英才夭折,這是我們司馬家的大損失啊!呆會備兩份禮物給兩房,兩位叔父不要太傷心才是。」

「他們現在恨你入骨。」秋之君懶得理會這傢伙那一臉裝模作樣。

司馬笑故意把蠍虎座留四分之一,就是料到兩房會忍不住出來摘桃子。他在的三年里,沒有把蠍虎座厲害點的人物全殺光,而是把他們統統趕到蠍虎座的一角,卻沒有進一步進攻。故意給他們留下喘息之機,而且,要知道那塊區域有諸多連通武仙座的星門。

武仙座豈能容忍族盟的觸角伸進來?

蠍虎座本土勢力的精銳重整,再加上武仙座暗中支持,這絕對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。一房二房一頭撞上去,自然頭破血流。

「關我什麼事?」司馬笑嘿然一攤雙掌,一臉無賴:「調我回來,我回來了。讓他們接手,我同意了。我可是楷模,你不要抹黑我!」

「兩房這下元氣大傷。」秋之君冷靜地分析局勢:「你打算動用那些長老們?」

「還不是時候。」司馬笑頭搖得像撥浪鼓:「我的聲名還不夠。」

秋之君對司馬笑的安排一清二楚,略一思索便明白過來:「你的目的是黑魂和光明武會?」

「師兄真聰明。蠍虎座的那點功勞算什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