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八十八節唐天的判斷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9-25 00:29  |  字數:3670字

刀光及體,狂奔的兩人才猛然察覺,不由駭然。

兩人戰鬥經驗豐富無比,知道此時到了拚命的時候。

安白身上光芒一閃,一分為六,六道一模一樣的影子,驟然朝六個不同的方向狂奔。

茅軍尖叫一聲,後背驀地浮現血紅的燕子印子,他臉龐漲得通紅,幾乎能滴出血來,兩道血紅的光翅,出現在他背後,他速度陡增,猶如道一道閃電。

兩人都知道不能硬拼,毫不猶豫用上逃命絕技。

然而那湛然而幽冷的刀光,卻比他們想像中的更快。六個安白,剛跑出三步,刀光便從右邊的三道身影的頸項間一掠而過,沒有半點滯礙。

如同閃電般飛奔的茅軍亦被掃中,慘叫一聲,天空中灑落一蓬鮮血,但是他並沒有停,反而速度更增,轉眼間便消失在眾人視野。

恰在此時,撲通一聲,安白下半截身體摔倒在沙子里,腦袋飛出老遠。他的運氣太糟糕,他恰巧就在刀光掃過三道身影中。

其他的安白,在空中漸漸消失。

唐一面無表情,胯下的馬匹放緩速度,立馬橫刀,不怒自威。

剛才的動靜,早就驚動了部落不少人,他們跑出來的時候,恰好看到唐一這一刀,無不駭然失色。

寂然無聲中,唐一淡漠的聲音響起:「繼續訓練。」

唐天和凌旭也被唐一這一刀給驚呆了。

這一刀,彙集了唐一身後二十名武者的力量,力量之強,超乎兩人想像。兩名天榜強者,面對這一刀,一死一傷。

唐天的眼睛亮起熾熱的光芒,不知道自己的火鐮鬼爪碰上唐一這樣的刀光,會是什麼場景。

凌旭心中震撼至極,不知為何,他忽然想起那隊銀騎,想起飄渺在雲間的古怪歌聲。他甩了甩腦袋,想把這些念頭排出腦外,他霍地起身,扛槍轉身就走,丟下一句冷哼:「以多打少,有什麼稀奇!」

唐天一臉不解,撓頭道:「我覺得很厲害啊!」

凌旭自顧自走遠,沒理會他。

唐天忽然眼前一亮,哇地怪叫一聲,跳了起來:「戰利品!」

頓時化作一溜煙,直奔倒地的敵人處。

天榜強者,身家還是很豐厚的。除了一些七七八八的東西,最重要的收穫,一件白銀具裝,蒼蠅座的。

安白最近幻出六道身影,便是這件具裝的一項絕技,。

唐天看到這件具裝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阿莫里。

蒼蠅牛,光聽這個名字,就是這麼配啊。

唐天突破七階之後,實力進步巨大,他體內的過於強勁霸道,南天星座的白銀具裝,已經無法承受他的真力。

看來最好想辦法買到一件北天星座的白銀具裝。

唐天想到這一點,有些蠢蠢欲動。

光明武會內也有出售北天星座的具裝,但是每一件都價格昂貴,起價都在一億星幣以上。自認有幾分身家的唐天看了一圈,心裡都有些發虛。這麼貴的東西,買倒沒什麼,但一定要買到自己最合用的才行。

他決定先去三魂城找叮鐺問問,正好他對自己的血脈也有著諸多疑惑。

他回到三魂城,賽雷看到唐天的眼罩,不由一呆:「你的眼睛怎麼了?」

「出了點麻煩。」一談起眼睛,唐天就覺得有些苦惱,他也弄不明白,自己的眼睛到底是怎麼回事,他把眼罩扯了下來:「你看。」

賽雷湊了過去,嘖嘖稱奇:「咦,有趣!一個藍一個紅,你果然是個奇奇怪怪的人!」

「什麼叫奇奇怪怪的人?」唐天相當不滿:「我明明很正常!」

賽雷嗤之以鼻:「正常人會有紅藍眼?」

唐天悶悶道:「估計是我的血脈問題。」

「血脈?」賽雷眼中露出一絲異色,她想起唐天身上出現的各種奇怪的事情,心中若有所思:「這件事情,應該查清楚。」

「所以我來找叮鐺了。」唐天無奈道。

「叮鐺還沒有回來。」枇杷恰好走進來,聽到唐天的話,有些抱歉道:「不過,她應該快回來了。」

「你的眼罩太丑了!」賽雷啪地打了個響指:「我給你弄一個好東西。」

說罷,她便鑽進工作室,過了大約十五分,她手上拿著一件東西出來。

「眼鏡?」唐天恍然大悟,他從賽雷手上接過眼鏡,戴了起來。

淡灰色的鏡片,恰好遮住他的眼睛的異常。最讓唐天感到驚喜的是,這種淡灰色的鏡片,讓他的視野恢復正常。

「鏡片我用的是灰水晶,很多人修鍊瞳類武技的時候,眼睛都會同現異常,一般都會用灰水晶眼鏡。」賽雷一臉得意:「比起你的眼罩,眼鏡漂亮得多。」

「好像是啊!」唐天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他第一次見到戴眼鏡的自己,鏡子里的自己讓他感到有些陌生。他的體形勻稱,稜角分明,平日里更多的給人健壯之感,但此時眼鏡讓他的輪廓柔和了許多,看上去竟然有些斯文。

不僅是他,賽雷和枇杷也感到驚奇。

「老闆似乎斯文了許多呢。」枇杷很是驚奇。

賽雷摸著下巴,一臉意外:「好像是啊。真沒想到,你這樣的混混身上,還會有這樣的氣質。」

枇杷和賽雷的驚嘆詫異,讓唐天得意無比。

斯文,一聽就是多麼有文化有智慧的詞啊!

土鱉已久的唐天,挺胸抬頭,努力讓自己看上去很有文化很智慧。

「我回來了。」叮鐺的聲音從門外傳來。

唐天頓時忘了裝斯文,大喜過望:「叮鐺叮鐺!」

叮鐺看到唐天,雖然有些詫異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