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八十六節各自出手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會異常慘烈。 男子臉上雖然堆滿恭敬之色,但是懷白華知道,自己沒有拒絕的權力。 叮鐺看著手中的資料,她看得極其仔細。她的情報消息有著異乎尋常的敏感,在她這個年齡,沒有背景沒有勢力,能夠混...

中年武者看著面前的來者,斗笠下遮住大半個臉龐,令人看不出他的神色變化。

來者是一位約四十五歲男子,相貌平平,看上去再普通不過,他臉上堆著笑容,恭恭敬敬行禮:「懷先生,能見到您,真是太高興了。」

斗笠下發出一聲輕笑:「我很好奇,你如何找到我的?」

「天鉤懷白華,豺狼座三巨頭之一,聲名在望,在哪裡都無法遮掩您的光芒。」男子恭敬道。

懷白華知道對方不會說實話,也不以為意,悠然道:「閣下費了這麼大的勁,找到在下,不會只是為了說幾句好聽的話吧。」

「您目光如炬1男子依然恭敬道:「這次來找到懷先生,是想和懷先生做樁生意。」

「生意?」斗笠下響起一聲輕笑:「說來聽聽。」

「鄔鐵羽如今氣勢咄咄逼人,懷先生何以自處?」男子一臉恭敬,但言辭如鋒:「鄔鐵羽心胸狹隘,而懷先生高潔之輩,自非寄人籬下之輩,勢必一戰。」

懷白華不為所動:「你不必繞圈子,直言便可。」

男子微微一笑:「我們意欲助懷先生一臂之力,雙方各取所需。」

「你們?你們是誰?」懷白華一副早就料到的模樣,悠然道。

「我來自黑魂。」男子道。

「那你們又為何而來?我不相信區區一個鄔鐵羽,會讓你們感興趣。」懷白華輕笑一聲。

男子暗自凜然,果然能雄霸一言的,都不是簡單人物,廖廖幾句,懷白華不動聲色,便佔據主動。他臉上恭敬之色不減:「我們為唐天而來。」

懷白華早就大致猜到,但是聽到對方承認,斗笠下的眼睛還是不自主地眯了起來,嘴上道:「沒想到唐天竟然和黑魂有關係1

男子神色平靜:「只需要懷先生屆時把唐天交給我們即可。作為交換,我們願意送給懷先生一件不遜色於的秘寶。另外,我們會派高手策應。」

懷白華陷入沉思,忽然,他問:「鄔鐵羽背後是誰?」

「族盟。」男子坦然道。

懷白華心頭劇震,他心神第一次失守,猛然間,他想到唐天光明武者的背景,終於意識到,自己捲入三大勢力之間的糾紛之中。

一種山雨欲來的窒息感,讓他心頭壓抑無比。平靜已久的豺狼座,成為三大勢力角力之地,可以想象,接下來發生的衝突,只怕會異常慘烈。

男子臉上雖然堆滿恭敬之色,但是懷白華知道,自己沒有拒絕的權力。

叮鐺看著手中的資料,她看得極其仔細。她的情報消息有著異乎尋常的敏感,在她這個年齡,沒有背景沒有勢力,能夠混到白銀黑魂馬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資料的內容不多,但她還是找到蛛絲馬跡。

豺狼座只是一個小星座,在南天四十二宿之中,排名靠後。而且豺狼座不是什麼新開發的星座,它的歷史悠久,資源礦產什麼的,早就探查清楚。豺狼座的貧瘠,遠近聞名。而豺狼人的血脈,更是被黑魂內無數人研究過,沒有太大的價值。

那樣的地方,對於黑魂來說,沒有任何用處。不光是黑魂,光明武者也好,族盟也罷,都對豺狼座都沒有半點興趣。

一直以來,豺狼座都是豺狼人的天下。

田子希,天榜排名第9370。

安白,天榜排名第9503。

茅軍,天榜排名第9632。

叮鐺對這三個名字很熟悉,她還與其中的田子希打過交道,三人都是頗負盛名的賞金武者,不屬於任何勢力。賞金武者和殺手不同之處在於,他們只要出的錢足夠,什麼任務都接。三人的實力,都非常強悍,而且是資深的賞金武者,經驗豐富老到。

這三人竟然出現在豺狼座,還在鄔鐵羽身旁,顯然是為了對付唐天他們。

叮鐺了解行情,想要請動三人出手,絕對大價錢。天路級武者,一般來說,一天三十萬星幣,可以招到不少。所以當時伍光聽到唐天說的每天一百萬,二話不說就答應。而到了天榜強者,那又是另一個價格。茅軍的費用每天至少兩百萬星幣,安白則需要三百萬星幣,而田子希的價格,至少每天五百萬星幣。

三人的費用,每天至少一千萬星幣。

三人到豺狼座已經超過十天時間,一億星幣已經花掉了。

叮鐺的面色凝重,說明對方不僅身家豐厚,而且來路不簡單。別的人她不清楚,但是田子希這個人,她還有所了解,不是有些來路的人,根本請不動他。

幕後之人的決心可見一斑。

不過此叮鐺已經冷靜下來,她起身,目光掃視,最終落在角落裡一位中年大叔身上。她眼前一亮,走到大叔桌前,一屁股坐了下來。

大叔頭髮花白,大約四十上下,衣服有些破舊,喝著一杯便宜的酒水,倒有幾分悠閑的味道。

「喂,余叔,打聽個事。」叮鐺一臉散漫。

「喲,小丫頭來了,我就知道那幫人奈何不了你。」余叔笑咪咪道,他的國字臉上已經出現皺紋,看上去頗為滄桑。

叮鐺眼睛一瞪:「余叔,我們這麼多年交情,你有風聲竟然不和我透露一星半點。」

余叔一臉無奈道:「你那段時間沒有來酒館,而且就憑那群小蝦,怎麼可能是你對手?」

叮鐺和余叔說的是上次叮鐺被人跟蹤的事情,不過兩人對這件事,都不以為意。叮鐺早就打聽清楚,那些人已經被她除掉。叮鐺現在可不是當年那般一窮二白,唐天看上去扣門,但是對情報非常重視,叮鐺手中掌握的資金相當豐厚。

對於她這樣的資深人士,只要有錢,殺人布局,不會留一絲痕。

「哼!這件事我就不計較了!不過我今天打聽的事,你可不要和我玩虛的1叮鐺道。

余叔笑咪咪地點頭:「不虛不虛1

叮鐺指了指牆壁上的盤口:「我想打聽這件事。」

余叔露出訝異之色,上下打量了叮鐺兩眼:「你竟然對這件事感興趣?」

叮鐺露出雪白的牙齒:「親愛的余叔,我可是為你準備了一百萬星幣,就看你有沒有真貨哦。」

「一個叫狄寒的傢伙。」余叔嘿然道:「當年咱們組織的小卒子,星風城之後,消失不見。沒想到跑到族盟去了,據說南十字座的聖寶,在唐天手上。」

叮鐺面色平靜,心中卻如同掀起驚濤駭浪。唐天從來沒有掩飾自己前往南十字座的目的,南十字座的聖寶她沒有看見,但是她心中猜測,這個消息十有八九是真的,因為她也生出同樣的猜測。

「你應該聽說過南十字座的傳說吧,這玩意流傳了很久,南十字座的秘寶,蘊含了一個大秘密。」余叔笑道。

叮鐺故作哂然:「你說的是南十字兵團的寶藏?」

「哈哈,空穴不來風嘛。南十字兵團當年那麼強悍,總不會一點家底都不留。」余叔哈哈大笑。

「很有道理。」叮鐺一臉讚許地點頭,心裡卻暗自冷笑,南十字兵團早就落在老闆手上,那兵大叔南十字兵團的來歷,大家都很清楚。

「唐天有光明武會的背景,族盟還是有些忌憚,不想和光明武者發生衝突。」余叔冷笑:「只可惜,族盟這群暴發戶,他們不知道,他們早就被我們和光明武會滲透得厲害。他們以為保密得很好,卻不曉得,大家早就知道。光明武會豈會坐視?唐天那一脈,可不是軟弱的人。」

就在此時,忽然,銅鑼敲響,牆壁上跳出另一個名字

——懷白華。

酒館里一片嘩然,大家議論紛紛。

余叔意味深長道:「看來,咱們黑魂,也有人按捺不住了。」

光明武會。

井豪老老實實地坐在一位老者面前,這位發須皆白的老者,便是他的老師。

「放心,我們不會坐視。」老者和藹地笑道:「唐天既然加入我們這一脈,我們斷然不會讓他受欺負。不過,武會在豺狼座沒有據點,大規模派人是不可能的。不過,我向葛長老討了四個大光明門的名額。」

井豪大喜過望:「太好了!弟子也去1

大光明門,是光明武會一種極為強大的投送手段,只是花費極其高昂,因此名額極其有限,老師這次可是舍了老臉去爭取了。

「你不行1老者斷然否決:「天琴寶庫開啟在即,你如何可以離開?」

井豪急聲道:「可是……」

老者揚起手掌,不容置疑道:「此事不可商量。」

看到愛徒一臉怏怏不樂,老者不由笑道:「你不需要擔心,阿莫里幾人這段時間進步神速,也該要歷練歷練。」

井豪剛剛見過四人,四人的進步,遠遠拉開同期的其他武者一大截。

有四人支援,他放心許多。

老者看到井豪神色鬆緩下來:「你還是好好看著自己吧,唐天生性質樸,實力進步比你們都要快,他連無雙武技都創出來,排名也是突飛猛進,你不要被他拉開距離。」

井豪神色昂揚,信心滿滿:「老師放心,弟子於劍,已經有些想法,必能成就無雙。」

老者欣慰點頭:「你一向踏實,我最是放心。不過這次天琴寶庫之事,關係我們這一脈今後二十年的命運,你可千萬慎重。」

只可惜,這次天琴寶庫,他們這些老傢伙,反而進不去,這令他心中有些擔憂。

井豪神色肅然:「弟子必不辱命1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