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七十八節風丑的笨辦法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9-15 06:56  |  字數:3446字

部落首領的事情,唐天就全權交給了兵。

對於這類事情,若不是兵的需要,他根本不會摻和。而且身邊諸人,凌旭的目標是報仇,鶴的目標是復興天鶴座,只有兵才對這類事情最為熱衷。

三人都在認真修鍊。

唐天自然不消說,他是絕對不會浪費丁點時候的修鍊狂人。這次的戰鬥,讓他也找到了自己的弱點,真力太弱。孔雀明王眼雖然強大,但是它的威力和真力同樣有直接的關係,而火鐮鬼爪更是真力消耗大戶。

但是最重要的是,他的真力,正好進入一個新的關鍵時刻。

利用星辰石修鍊他就從來沒有中斷過,無數星辰石的堆積,加上新兵營里長期不輟的艱苦修鍊,他順利達到六階圓滿。

可是,稍作試探,六階的圓滿壁壘,立即讓他感覺突破的難度。

只剩下頭顱的風丑,在新兵營里飄來飄去,他覺得奇怪極了。被扯進這個古怪的地方,除了有張撲克臉和自己說冤。他了句歡迎,然後就沒有動靜了。角落裡有一團長得眼睛的煙霧,每天就在那裡咆哮不休,風丑本來就是不是活潑外向的人,自然不會理會。

好不容易,唐天也進來了。

這傢伙神色匆匆地和他揮了揮手,一句話沒說,就開始埋頭修鍊起來。風丑端詳良久,不得不承認,自己輸在對方手上一點都不冤。

枯燥至極的揮盾動作,一練就是幾萬遍。

看得風丑暗自點頭,現在可沒有多少年輕人能做到這般地步。魂將卡的出現,改變了武技的修鍊方式,讓修鍊便得更加便利。而那些家族良好的年輕人,家族提供的黃金卡,使用的效果持續長達一年。

先人對武技的體悟,能夠更加高效完整地傳承下去,但同樣,這也讓年輕人變得更懶。他們變得更加沒有耐心,誰願意去不斷地重複著那些枯燥乏味,在他們眼中看上去簡單沒有技術含量的修鍊呢?

但是一生以刀作伴的風丑,卻深知萬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站在先人的肩膀上,自然可以讓你在一開始就處於較高的高度。可是,這也意味你的基礎不牢固,因為你的基礎,是前人的基礎,而不是你的基礎。

一種武技,在不同人手中,風格往往發生截然不同的改變,這是因為每個人的理解都不相同。如果偷懶,一味地依賴前人,路只會越走越窄。

根系孱弱的樹木,是無法茁壯的成長。

武技越往高階發展,並不是越複雜越精細,而是越接近這個世界的法則本質。

所以當風丑看到唐天,不厭其煩地揮盾,很是吃驚。而之後,唐天堪稱瘋狂極端的修鍊方式,更是讓他默然無語。

而當唐天從打坐中恢復過來,滿臉愁眉苦臉,風丑不自主地開口:「可有礙難?」

他的性情孤僻高傲,一心向刀,對唐天這種修鍊態度,極為欣賞,自然大生親切之感。他雖然性格內向,但是與俗世隔絕,心如赤子。

唐天愁眉苦臉:「六階圓滿了,但是好像這次不容易突破。」

風丑明白過來:「原來如此。」

他是個實誠人,便把自己的一些感悟說了出來:「六階圓滿確實比較難突破,這和七階丹田的結構有關,七階丹田壁需要更加精純的真力凝結而成,六階圓滿壁壘,其實就是這個作用。你的真力,被六階圓滿壁壘擋住,只有不斷地純化,才有可能突破到壁壘。其實我並不建議你這麼早突破七階。」

「為什麼?」唐天聽得大為驚奇。

風丑解釋道:「因為,你的真力越精純凝鍊,突破圓滿之壁,結成的七階丹田,容量會越大。」

風丑有些奇怪,這些修鍊的基礎內容,唐天竟然都不清楚,這傢伙怎麼修鍊到今天這地步的?

「啊!」唐天大吃一驚,他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。

「沒錯。」兵的聲音從後面傳來,他心裡有一絲內疚。他是唐天的教官,而唐天修鍊遇到的問題,竟然還被別人解答,自己這個教官太失職了。

「形象一點解釋的話,從一階到六階,你的真力,都類似氣態。而到了七階之後,你的真力,便需要壓縮到液態。這也是為什麼,六階升七階,非常困難。當然,不是沒有取巧的辦法,比如有人用藥物,還有人用魂將卡的力量強行打破六階圓滿壁壘,但是我不建議那樣做。」

兵侃侃而談:「因為如果那樣做,雖然突破了七階,但是形成的七階丹田壁非常小。而且七階真力,也無法達到完全液態的地步,而是類似氣液混合的存在,威力大減。」

「那怎麼辦?」唐天問。

兵沉吟道:「我們以前是用能量屋來解決的。就是做一個封閉的環境,裡面的能量非常濃郁,濃郁到超出六階真力,這些能量吸入體內,濃度非常高,會主動地壓迫你經脈內本身的壓力。但是這種能量室,花費很巨大。」

風丑大吃一驚道:「遠古能量屋?你們竟然懂得遠古能量屋?」

「很厲害嗎?」唐天一聽風丑這般吃驚的模樣,頓時來勁了。

兵心中得意,臉上故作雲淡風輕:「很一般的東西,沒什麼難的,賽雷就可以做,就是耗費星辰石了點。」

唐天保持謹慎的態度,這傢伙可是有著「萬人訓練營」的前科,他瞪大眼睛問:「有多費星辰石?」

「需要七階星辰石。」

兵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,他無比懷念以前的兵營,那時倉庫里堆積如山的星辰石,是最普能的消耗品,他從來就沒有因為星辰石而犯過愁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