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七十六節燃燒的風丑!【第一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> 他的目標,是風丑左肋下方一處支點,左側大約半尺遠的一塊區域。 他身形一搖,身形鬼魅般出現那裡,火鐮鬼爪的火花,瞬間刺入其中。 風丑有些意外,他不明白唐天為什麼會攻擊那裡。他不相信...

無雙武技,只有無雙武技,才有可能做到!

可是……

這四個字,如夢魘般牢牢佔據永秋的心神,他眼中儘是恐懼。眼前的一幕,亦印證了這四個字的恐怖。

他獃獃地看著絢爛如煙花般的火花銀樹,風丑的刀光,始終無法寸進。狂暴的勁力餘波,四下散逸,吹起滿地黃沙。

如雪刀光中的那個身影,若隱若現,周身或明或暗若螢若星若雪的火花紛揚飄落,不似在人間。

這就是無雙武技么……

永秋忘了在戰鬥,眼中的恐懼不自覺地消失,怔怔地看著這絕美的一幕。

真是漂亮礙…

忽然,他被風丑一聲長嘯打斷,他感應到什麼,目光不自主落在風丑身上,不由大吃一驚。

風丑身體里不斷地湧出灰色的火焰,這是……武魂燃燒!

風丑……

永秋有些呆祝

他對風丑的了解不多,他是暗器武者,魂將是他最好的幫手。因為魂將基本都有時間限制,所以在永秋看來,魂將就像消耗品,他用過的魂將很多。風丑其中的佼佼者,八階的實力,出眾的刀法,讓它能夠非常出色地幫助永秋。

永秋對風丑的了解很少,只是聽說,它生前是個刀法名家。

風丑燃燒武魂舉動,讓永秋大吃一驚。他召喚過的魂將有許多,但是沒有一名魂將,會主動燃燒武魂。魂將是有靈智的,燃燒武魂之後,短暫地提升實力,它的生命就會終結!

風丑竟然會主動地選擇燃燒武魂!

風丑渾身冒著灰色的火焰,暴漲的刀光之中,那空洞的眸子,仿若復甦重新擁有了生命。一旦燃燒武魂,魂將和主人的聯繫就會切斷。

燃燒武魂,渾身真力如沸,風丑注視著面前的唐天,生前的無數記憶,在此刻生命的盡頭,卻盡數浮上心頭。

無雙武技呵!

自己一生追求的目標啊!

他忽然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刀,依然是他熟悉的樣式,但是卻非實物。遙遠的記憶,已經模糊不清,但是冰天雪地中,少年揮汗如雨不知疲倦修鍊刀法的身影,卻是如此清晰。

回憶起年少時的雄心壯志,野心勃勃,他的嘴角不由露出一絲笑容。

真是美好的時光礙…

雖然自己的願望沒有實現,可是,自己也沒有辜負那美好的時光呢!

三十年刀法名家生涯,不染燈紅酒綠,唯刀作伴,孤獨終老。想起臨死前,好友對自己決定萬分不解與驚愕。好友怎麼也不明白驕傲如他為何願以魂將之身,供人驅使,渾渾噩噩於世?

風丑忽然抬起頭,看著唐天絢爛絕美的火花銀樹。

因為……我就是想親眼見一見,真正的無雙武技啊!

因為……那是我一生沒有完成的夢想啊!

哪怕死去不得安寧,哪怕卑微供人驅使,哪怕希望渺茫如微塵……少年時的夢想可未曾半點褪色!

終於看到了呢……真是美極了!

沒有遺憾了。

凝視著絢爛的火花銀樹,風丑眼中儘是滿足。驀地,渾身灰焰暴漲,他的雙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失,如同燃燒快到盡頭的蠟燭。

風丑的眼神,卻變得昂揚高亢。

那,也讓你來見一見,我的刀法!

橫刀在手,緩緩揚起,一刀接一刀揮出!

刀光如雪,層層疊疊,極富層次感,雪白刀光之間,陰影若青黛點翠,萬峰突起,孤冷險峻。

冰雪素裹,水墨如畫。

這就是我的刀法,!

風醜醜陋的臉龐洋溢深深的驕傲。

乾燥的沙漠中,竟然飄起紛紛洒洒雪花。

永秋獃獃地看著雪花中那個縱情燃燒的身影,看著那如畫般的刀光,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忽然間意識到,自己可能錯過了什麼寶貴的東西。

唐天冰藍的左眼,第一次產生波動。

他訝異的,不是風丑驚艷的刀法,而是那縱情燃燒的身影。就像心底中某個柔軟的地方,被輕輕碰了一下,這份訝異,如同一絲漣漪,在唐天的心湖滑過,他的心神重新恢復冷靜。

只是,他的心中多了一份尊敬。

這絕美如畫的刀光,給唐天帶來前所未有的危險感。風丑的真力對唐天有絕對的壓制,若不是唐天用的是無雙武技,他根本無法抗衡風丑,連和都不行。

但是面對不惜一切代價燃燒的風丑,唐天也被逼到絕境!

冷靜異常的唐天,毫不猶豫動用天青丹鶴。體內一聲清越的鶴唳,天青丹鶴內的真力,如同出閘的洪水,瞬間注入他身體的每個部分。

澎湃的真力注入,唐天的左眼,變得更加冰藍剔透。

充足的真力,令火鐮鬼爪的威力,陡然提升。

唐天六階的真力,如今成為他最大的短板,火鐮鬼爪本身就是七階武技,他用起來相當勉強。而用真力燃燒的方法,把火鐮鬼爪改造成無雙武技,但是同樣,對真力的要求更高。

孔雀進化之後,源源不媼Γ讓唐天的實力大增。

但是現在孔雀具裝湮滅,沒有了孔雀真力,唐天真力不夠的短板,再次暴露無疑,他只好動用天青丹鶴。

澎湃的真力,讓他冰藍的視野,陡然變得更加清晰。

那如畫卷般的刀光,在這片冰藍的視野中,迅速被解析。冰藍的眼睛,閃過一絲讚賞。

匠心獨具千洗百鍊的刀法!

那一層層的刀芒,層層堆疊,達到驚人的平衡,一旦觸及一點,便會引起連鎖的反應。最為巧妙的,卻是那些刀芒之間看似破綻的空隙,實際是大多都是陷阱。

若是對方攻擊這些陷阱,堆疊的刀芒便會以雪崩之勢,轟然而至。

不過……卻並非沒有破綻!

唐天的左眼中,如畫卷般的刀芒迅速淡化,在他視野中,變得半透明的線和支點。這些簡單線,猶如細木棍,層層堆疊,達到完美的平衡。

唐天的目光,落在那幾處刀芒交匯的支點上。

忽然間,唐天心中有一絲明悟,無雙武技之下,孔雀明王眼窺破萬法。

如冰雪般的冷靜之下,唐天可以作出準確的判斷。風丑的刀法,距離無雙武技已經不算遠,大概和一個水平。

這些看似簡單的平衡堆疊,不知風丑付了多少汗水。

那些支點,都是極好的攻擊目標,不過,風丑在上花費了那麼多的時間,又豈會不知道這些支點的重要性?這些支點無一例外,都是保護的重點。

若是唐天的真力和風丑相當,以火鐮鬼爪之威,他完全可以直接攻擊這些支點。

以力破巧,永遠是最好的方法!

呆可惜,他的真力比風丑差得遠,若是攻擊這些支點,會被反擊的密集刀芒,轟殺成渣。

他的目標,是風丑左肋下方一處支點,左側大約半尺遠的一塊區域。

他身形一搖,身形鬼魅般出現那裡,火鐮鬼爪的火花,瞬間刺入其中。

風丑有些意外,他不明白唐天為什麼會攻擊那裡。他不相信唐天會看不懂,可唐天為什麼攻擊那裡?

心中雖然疑惑,但是手中的刀卻本能地作出反應。

瞬間刀光暴漲,雪白刀芒如同聞到腥味的鯊魚,悍然殺至,那幅雪白畫卷上的雪峰,恍如活過來一般,飛快地移動。

火鐮鬼爪的火花,與如雪刀芒交纏在一起。

就在此時,唐天另一隻手掌,指尖光芒綻放。

五隻流螢輕巧地飛向風丑左肋下的支點,支點周圍的刀芒,被唐天之前的攻擊吸引,變得薄弱許多。五隻流螢一落到支點,便轟然爆炸。

直到此時,風丑才明白唐天的意圖。

鬼王火流螢的爆炸,徹底粉碎了這處支點,如畫卷般的刀芒,如同雪崩般失去控制。

雪白的刀芒,四下飛散。

而風丑身上的灰焰,已經燃燒到胸口,他沒有半點惱怒,反而哈哈大笑。

「我明白了!我終於明白了!哈哈哈哈1

漫天刀芒消失一空,而風丑燃燒得只剩下一個頭顱,飄浮在半空中,頭顱以下的身體,全都燃燒殆荊

「多謝1風丑忽然咧嘴朝唐天一笑。

奇醜無比的臉龐,此時卻安詳滿足。

在燃燒完自己的武魂之前,完成自己的心愿,真是開心……

忽然,他眼角餘光,一道身影一閃而逝。

唐天憑空出現在他面前,伸出手掌,朝他的頭顱抓來。

風丑有些疑惑不解,他想做什麼?自己已經對唐天構成不了任何威脅……

忽然,一股奇異的力量,包裹著他,他只覺眼前一花,置身於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。

空曠的大廳,一個撲克臉魂將,靜靜站在那裡。

魂將?

忽然,風丑察覺到異樣,他臉上的表情頓時變成震驚萬分。燃燒到他頭顱的灰焰,竟然無聲無息地緩緩熄滅。

武魂燃燒怎麼可能中斷?絕對不可能!

武魂一旦開始燃燒,除非燃燒殆盡,否則絕對不會中止。

可是,灰焰已經熄滅……

這……這是哪裡?

撲克臉露出微笑。

「歡迎來到南十字兵團新兵營1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