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七十五節強攻!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9-13 17:55  |  字數:3804字

霸武能夠成為豺狼座三大勢力之一,自然還是有幾分獨到之處。

剩下的八十人,聚集在中央,盤膝打坐。經過剛才的那場戰鬥,他們都已經成為驚弓之鳥,誰又能睡得安穩?

好在武者可以通過打坐恢復體力,四五天不睡覺,不是什麼問題。

所有人皆是刀在手,甲未解,氣氛緊張。

那些受傷的武者經過醫武者簡單的治療包紮,已經安靜下來。他們也知道,盡量不要發出呻吟和哀嚎,這會大大影響士氣。在豺狼座,一旦你成為別人的負擔,便會成為首先被清洗的對象。在這茫茫沙漠,若是被拋棄了,那絕對沒有存活下來的可能、

余順、水丞、永秋三人,呈品字形,坐在營地外緣,各自鎮守一方。

水丞的耳朵,亮起淡淡藍色光芒,藍芒形如一張藍色蕉葉,水行武技!

忽然,水丞藍色光耳一動,面色微變,低喝一聲:「來了!」

所有人都睜開眼睛,人群有些騷動,但是很快就平靜下來。他們臉上透著緊張之色,每個人無論暗器功夫如何,手中都扣著暗器。他們緊張地環顧四周,好在今晚月色極佳。

銀色月光,灑落沙丘,周圍景色一片雪亮。

四道傲然身影,出現一座沙丘頂端,嵌在月色中,投下四道長長的漆黑影子,映在沙丘上。濃郁的殺機,在月色中悄然無聲瀰漫開來。

沒有半點遮掩,沒有半點計劃,四人就如此光明正大出現在沙丘頂端,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們。

余順三人臉上浮現無法遏制地憤怒。

對方的意圖展露無遺,強攻!

之前神出鬼沒的偷襲,讓余順他們焦頭爛額,又驚又駭。但是對方如此光明正大出現在他們面前,卻讓他們不由自主地憤怒。

對方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!

如此輕視!如此蔑視!如此不屑!

處在豺狼座食物鏈頂端的霸武,何曾受過此輕視?

只不過四個人,就敢如此目中無人?

余順深吸一口氣,壓下心中的怒意,揚起右拳,沉聲喝道:「霸武!」

永秋臉上的玩世不恭消失,水丞的臉上也露出罕見的認真,每一名精銳武者臉上的驚懼都消失不見,每個人都變得肅穆。

他們每個人,在霸武生活都超過五年,他們對霸武的歸宿感深厚無比。

這兩個字,早就融入他們的血液之中。

啪!

整齊的刀劍拳頭拍打胸膛聲,八十多人齊聲暴喝:「霸武!」

只不過八十多人齊聲怒吼,卻給人氣吞如虎之感。

每一名武者,就連那些受傷的精銳武者,臉上都透著難以言喻的狂熱,他們呼吸粗重,面色猙獰!

山丘上,鶴眼中閃過一絲訝然,淡淡道:「士氣不錯。」

拄著斬馬刀的唐一無動於衷,只吐出四個字:「華而不實。」

凌旭有些迫不及待,呼,紅色的火焰從火烈鳥體內冒出來,把他的身形徹底籠罩起來,蠢蠢欲動。

唐天有些不滿:「喂,小旭旭,能不能不要這麼拉風?」

唐天現在的形象土得掉渣,孔雀進入他的眼睛,具裝湮滅不見,右眼還戴了個黑眼罩,看上去就像獨眼海盜。

他決定刷一下存在感,高舉雙臂,哇哇大叫:「神一樣的少年,所向無敵!」

凌旭:「白痴!」

鶴:「請不要這樣,你會連累我們被笑話的。」

唐一:「……」

唐天渾不在意咧嘴哈哈一笑:「沖!」

和大家在一起,就是這麼讓人放鬆啊……

話音未落,率先沖了出去。

凌旭一愣,旋即暴怒:「卑鄙小人,你竟然作弊!」

連忙沖了出去。

四道身影,猶如四道怒矢,朝余順他們的營地沖。

「殺!」

永秋面色一寒,手中的暗器如同雨點般朝四人罩去,幾乎同時,各種暗器、弓箭,挾著各色光芒,朝唐天他們射去。

唐天左眼藍光驀地亮起,他臉色驟然一冷。

漫天如雨暗器在他眼中,變得異常清晰起來。

在其他人的眼中,唐天的身形陡然變得有如一團模糊不清的煙霧,暗器穿透這團煙霧,卻沒有反應,只有偶爾的火花,才讓人們意識到,這並不是在煙霧。

唐天的身形在以極小的幅度,快速地搖擺,利用暗器之間極小的時間差,營造出這樣的現象。

而那些無法閃躲的暗器,他便會用手中的血沖盾,輕輕一擋。

他衝出十多丈,五根箭矢,猶如藏在陰影中的毒蛇彈射出毒牙,暗無聲息地出現在面前。直到此時,箭矢上收斂的氣息爆發,原本黯淡無光的箭矢,驟然亮起凝實的光芒。

驟起的低沉嘯音之中,五道兇悍至極的鋒銳氣息,牢牢封鎖唐天閃躲的各個路線。

永秋眼睛一亮,弓箭雖然沒有暗器的變化繁多,但是力量和威力,比暗器更大。這五根箭矢,可以洞穿五寸的鋼板!

而他手中多了一把銀色的飛刀,他的目光牢牢盯著唐天,只等唐天露出破綻,他必然給出致命一擊!

眼看唐天避無可避,唐天卻驀地站定身形,橫臂持盾,身形一沉,右腿後撤,沉腰立馬,臉龐卻微微揚起。

左眼的湛藍瞬間光芒暴漲,刺骨的冰冷,直入人心。那張看上去沒有半點正經的臉龐,此時卻淡漠得沒有一絲表情,但是不知為何,永秋看到這張沒有表情的臉,心中莫名一顫。

這傢伙……難道之前一直在隱藏實力嗎?

上次可沒有藍色的眼睛啊……

永秋心中掠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