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七十四節銀霜和黑羽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五分之一的損失。而對方沒有半點損失。 「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來路?」水丞尖聲問,聲音中透著一絲畏懼。和他交手的那名黑衣少年劍客,從頭到尾,到連劍都沒有出鞘,都壓製得他有些喘不過氣。 「那...

凌旭注意到鶴的神情,他的目光緊緊盯著鶴,手掌不自主攥緊手中的銀槍。

鶴一定知道什麼!

鶴神情變幻,他深吸一口氣,緩緩點頭:「我知道這首歌。」

凌旭得到鶴肯定的答覆,心臟猛地一跳。

「這首歌是黃道十二宮白羊座下,銀霜騎的隊歌。」鶴的神色亦變得凝重,露出幾分思索之色:「黃道十二宮,浮浮沉沉,興衰榮辱,有消失湮滅,也有重新崛起。很少有人知道,到底什麼是黃道十二宮。黃道十二宮,並不僅僅指十二個星座,它還代表著十二種最強大的傳承,十二種歷史悠久的傳承。」

「傳承?是武技嗎?」唐天忍不住問。

「算是吧。」鶴知道說得複雜了,唐天肯定理解不了,他繼續道:「星座會湮滅消散,但是這些傳承,卻傳承下來。」

「就連剛剛建立的獅子座,雖然以獅子王雷昂之名名躁天路,但實際上很少有人知道,獅子王雷昂繼承的便是獅子座的傳承。古獅子座已經湮滅無數歲月,但是獅子座的傳承流傳下來,落到雷昂手上。雷昂亦是雄心大志,以一己之力,重新在天路開闢出一個全新的星座,強大的獅子座成為當今十二宮之首。如此偉業,放在任何一個時代,都堪稱頂尖。白羊座的情況,卻不大一樣。」

誰也沒有想到鶴竟然從歷史說起,但是他們卻不自主地被鶴的敘述深深吸引。

「不得不說,在我看過的典籍里,白羊座一直是我覺得很奇怪的星座。白羊座不乏強大的時候,但是,他們從來沒有成為天路霸主。這和他們的理念有關,他們堅信正義公理,因此每一代白羊之主,都是公正磊落仁慈善良之人。白羊之主,永遠是黃道十二宮最弱。很奇怪吧。但是卻沒有人會小看白羊座,因為捍衛白羊座的是銀霜騎。」

凌旭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。

鶴瞥了一眼凌旭,繼續道:「銀霜騎,銀甲銀槍,騎著劍角雪羊,無論哪個時代,它都是最強的軍團之一。銀霜騎的歷史,和白羊座的歷史一樣長,它才是白羊座傳承的真正繼承者。到目前為止,銀霜騎的歷史上,出現過二百九十六位槍聖。槍出白羊,這句話放在任何一個時代,都不會出錯。」

唐天和凌旭目瞪口呆。

槍聖,如此尊崇的名頭,在任何時代,都是屈指可數。誰也沒有想到「槍聖」這個稱呼聯繫在一起的數字,會以百來論。

一種令人窒息的壓迫感,瞬間籠罩每個人。

鶴亦露出苦笑,攤了攤手:「很可怕吧!銀霜騎規定,只有槍聖才有資格角逐首領之位。銀霜騎歷史上最強的一代,擁有九位槍聖!白羊座的歷史,在三百年之前,都可以稱之為。」

所有人都是瞠目結舌,說不出話來。

「但是這種情況,直到三百年前,終於發生了改變。」

「什麼改變?」凌旭急聲問。

「大約三百年前,銀霜騎出現了兩位槍法天才,古南和連羽。兩人的天賦極其出色,從小一起長大,親如兄弟。銀霜騎未來的執掌者,一直被人們認為將在兩人之中角逐而出。但是天有不測風雲,在一次任務中,古南身殞,屍首未尋。連羽順理成章成為銀霜騎的執掌者,三年後,白羊之主桑明空病故,他年僅九歲的幼子,成為新的白羊之主。此舉違背了白羊座的傳統,引起銀霜騎許多人的不滿。兩年後,白羊座和另一星座發出戰爭,銀霜騎中了對方埋伏,全軍覆滅。連羽悲痛之餘,決定組建新營,名為黑羽騎。四十六年之後,連羽重病,他去世三個月前,桑氏一族發生火災,無人逃生。六個月後,連羽之子連永成,被推舉為白羊之主。」

「連羽本身不僅為一代梟雄,同樣槍法超凡入聖。為了削弱白羊座傳統力量,他自創,成為黑羽騎的傳承,銀霜騎的傳承,便逐漸消失。從他之後,白羊座便進入,如今的白羊座,依然在連羽後人之手。進入的白羊座變得更加有攻擊性,它迅速壯大,是當今最強大的星座之一。獅子、射手、白羊,它排第三。」

看著臉色煞白的凌旭,鶴輕嘆一聲:「凌旭,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你極有可能是古南一脈。當時我讀到這些典籍時,就懷疑古南未死。若是如此,你的槍尖海,極有可能就是白羊座的。」

「白羊星辰槍?」凌旭愣了愣,他的目光忽然轉向兵。

兵也說過這個名字。

兵的聲音從天空虎里傳出來:「沒錯,在我們那個時代,白羊星辰槍是白羊座最強的武技。」

「想必你的老師,把它改名,也是希望你不要引起白羊座的注意。」鶴輕聲道:「連羽對銀霜時代的痕清洗是非常徹底的,白羊座因此元氣大傷,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恢復過來。雖然距離連羽已經有三百多年,但是我覺得連氏後人對白羊星辰槍的戒備,一定不會疏忽,所以你的老師,才會把它叫槍尖海吧。也有可能你的老師也並不知情,古南距今有三百年,白羊星辰槍這個名字,會惹來殺身之禍。」

「古南為什麼不去報仇?」唐天一臉不解:「肯定是那個什麼連羽搞的鬼。」

「不知道。」鶴沉吟道:「可能是受了傷,連羽心思縝密,只怕設下的計謀,沒有那麼容易逃脫。」

凌旭有些茫然。

他從來沒有想過,自己手中的槍尖海,會和如日中天的白羊座有什麼聯繫,還牽扯到如此多的血海深仇,老師從來沒有和他說過隻言片語。

「小旭旭。」唐天有些擔心地看著凌旭。

凌旭回過神來,他臉上的茫然消失去,目光重新恢復堅定:「我不知道我修鍊的到底是不是白羊星辰槍。歷史什麼,和我沒有什麼關係。我的目標,是親手了結那個叛徒,為老師報仇。」

唐天連忙拍胸脯:「放心,小旭旭,我和小鶴子會幫你的1

「你們的心意我領了。」凌旭搖頭:「但是,我一定要親自幹掉他!用我手中的銀槍,用老師傳授我的槍尖海,了結他1

他的神色堅定。

「我來做你陪練1唐天舉起手臂高呼。

凌旭臉上一抽,剛剛被唐天一盾拍在臉上,還有些隱隱作痛,他尷尬道:「不用,唐一就行。」

「那我們現在?」鶴看了兩人,攤手:「我們只怕趕不上第二波偷襲了1

兵謹慎道:「沒關係,我們再找機會。「

唐天臉上流露出一絲亢奮之色:「不!我們不偷襲!改為強襲!我們的實力都變得更強大,不需要偷偷摸摸,就這樣直接殺上門去!這才痛快1

「你的眼睛?」凌旭有些擔心地問,他對唐天這個大膽的提議十分動心,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變強,但是究竟變得多強,恰好需要一場戰鬥來檢驗一下。

唐天得意無比:「嘿,我想到一個絕妙的主意,右眼戴個眼罩嘛,這就可以不受右眼的影響了1

鶴沒有的異議:「大家打坐,恢復真力,兩個時辰后出發。」

余順的臉色鐵青,傷亡統計出來。短短的接觸,他們就死了十六人,重傷七人,接五分之一的損失。而對方沒有半點損失。

「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來路?」水丞尖聲問,聲音中透著一絲畏懼。和他交手的那名黑衣少年劍客,從頭到尾,到連劍都沒有出鞘,都壓製得他有些喘不過氣。

「那個用刀的魂將,刀法只怕是大師級。」永秋的臉色也凝重無比。

其他兩人不禁一怔。

余順臉色變幻:「你沒看錯?」

永秋苦笑:「我和風丑聯手,都沒辦法壓制它,這樣的八階魂將,除了大師級武技,我絕對想不出來還有其他的可能。」

余順心中一跳,擁有大師級武技的魂將,對他們來說,絕對是個糟糕的消息。黃金魂將卡已經價格昂貴,可是大師魂將卡,卻是有價無市,根本無法買到。大師魂將卡,是指擁有大師級武技的武者製作出來的魂將卡,是超越黃金卡的存在。

大師魂將卡,是此種武技最完美的魂將卡。

極少有人會把大師魂將卡,用來召喚魂將,這實在太奢侈了!

大師魂將卡蘊含了此類武技中大師級的體悟,何等寶貴!

「會不會是族盟的?」水丞問。

「它自始至終,只用了一種刀法。」永秋搖頭:「族盟的魂將雖然強,但是它是另外一種強,它們往往精通好幾種武技。」

水丞也不吭聲了,三人之中,永秋對魂將最熟悉。

余順沉聲道:「今晚我守夜!大家好好休息1

水丞搖頭道:「還是我守來吧,我的耳力最好。」

余順點頭:「也好1

三人都意識到,這場戰鬥勢必比他們想象得更加艱難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