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七十三節疑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頭仔細思考。 鶴忽然心中一動:「你之前說,有一縷藍霧,是從紅色力量中升起,然後混入孔雀真力裡面?」 「對1唐天點頭:「我記得蠻清楚。」 「神經唐,看來你的確需要好好打聽你的血脈...

孔雀座。

郎玉看著不遠處擺放的那根黃金孔雀翎,臉上露出駭然之色。

那根通體金燦燦的孔雀長翎,便是孔雀座聖寶,!郎玉身為孔雀座無可爭議第一人,擁有孔雀翎的時間長達十五年。

正是憑藉這件黃金階聖寶,他統治著孔雀座。

在南天四十二宿中,孔雀座的實力偏中等,但是它亦有其特殊之處。孔雀系列秘寶,在南天四十二宿中具裝最多。正因為如此,孔雀座彙集了一批實力雄厚的武者。

可是……

他此時的目光中充滿駭然,那根通體金黃的孔雀翎上,布滿無數細小的裂紋。

任何一個星座的聖寶,和星座要本身興衰強弱有著直接的聯繫。聖寶的力量素來穩定,因為星座的力量一般都很穩定。

十五年的淬鍊,孔雀翎和郎玉之間的聯繫,緊密無間。他能清晰地感受到,孔雀翎的力量,出現大幅度的衰減!

到底發生了什麼?

郎玉心中充滿恐懼,他伸出的手掌有些顫抖,當他的手掌觸及到孔雀翎,啪,一塊細碎的黃金碎塊,從孔雀翎上掉落。

郎玉心中恐懼更重,孔雀翎竟然已經接近崩碎……

而當他的心神通過孔雀翎與孔雀座連通時,他臉上的血色驟然蒼白如紙,他一屁股跌坐在地,眼中是無盡的恐懼。

是夜,孔雀座十一星大亂。

孔雀系列秘寶,力量集體出現大幅度衰減,少者衰減四分之一,多者衰減一半。

偌大的孔雀座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,人們不自主地聯想到幾十年前突然衰落的英仙座,至今英仙座依然沒有恢復元氣。

孔雀座的武者們瘋狂地尋找原因,而當他們查到原因時,每個人都面若死灰。

孔雀座的力量,不知為何,突然消失了四分之一!

一個星座的力量,突然出現如此大幅度的縮水,這樣的事情,從來沒有發生過。

恐慌在孔雀座蔓延。

沙漠里。

醒過來的凌旭充滿歉意和愧疚:「神經唐,剛才發瘋真是對不起,你沒事吧?」

尤其是看到唐天紅藍眼,他心中的愧疚就更重了。

「沒事沒事1唐天咧嘴露出陽光般的笑容,大大咧咧:「誰的心裡都有在意的事啊,我們不是孤單地活著呢,你還有我們啊!有仇恨,我們一起幫你報仇,有什麼心愿,大家一起來,大家的力量總比一個人強!小鶴子,你說是不是?兄弟同心,大賺其金嘛1

雖然「小鶴子」三個字讓鶴腦門的青筋跳了跳:「是兄弟同心,其利斷金。」

他轉過臉,神情變得認真:「凌旭,需要我們幫忙的時候,請不要客氣。」

看著唐天沒心沒肺的臉和鶴謙和認真的臉,凌旭咬著嘴唇,卻一句話也沒說出來。

沉默片刻,凌旭方問:「你的眼睛,怎麼回事?」

唐天的左眼,現在是淡藍色,而右眼卻是淡火紅色。

唐天也不隱瞞,把當時的情況仔細地說了一遍,他也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。三人之中,鶴最聰明,腦袋最好用,唐天有一肚子疑惑問鶴。

鶴的神情凝重:「聽上去像血脈覺醒。」

「血脈覺醒?」兵的聲音忽然響起,他也趕來。

「嗯。」鶴沉聲道:「神經唐的這股力量,是從他身體內部噴發,最有可能的便是血脈。越是強悍的血脈,它本身所蘊含的力量,越是強大。但是這些力量,就像沉睡的火山,某些誘因,才能喚醒他們。現在和遠古不一樣,剩下的幾乎都是開啟條件很苛刻的血脈。」

「為什麼?」唐天睜大眼睛,不解道。

「黑魂對於血脈的利用有很悠久的歷史,所以那些容易喚醒的血脈,成為他們最主要的獵取目標。天生強大的戰鬥血脈,幾乎都已經斷絕了。」鶴輕嘆道:「沒有什麼東西,能阻擋人的慾望,便是人本身亦是如此。」

唐天和凌旭都完全聽得傻眼了。

「難道在他們眼中,人和星魂獸沒有區別嗎?」凌旭有些不能置信。

「事實上,沒有。」鶴搖頭:「如今黑魂內真正頂級的血脈,幾乎都是源自遠古戰鬥血脈,反覆培育提煉而成,更加強大。他們對血脈的理解,超乎我們的想象。他們能用兩種血脈培育,提煉出更高階的血脈。新鮮的血脈,永遠是他們狩獵的目標,這次的事情,千萬不能泄露出去。」

鶴瞥了一眼火瑪爾。

火瑪爾臉色大變,連忙舉起手掌,發下毒誓:「若我泄露隻言片語,我火瑪爾神魂俱滅。」

她是打心眼裡想抱住這根金大腿。

「難道我真的有什麼血脈?」唐天神色變幻。

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身世,母親看上去柔弱無依,一看就是普通人。

可是那個拋妻棄子的混蛋……

南十字座的銅牌亦是這傢伙送給母親的……

難道他真的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人物?

唐天的目光變得堅定起來,就算那個混蛋是這個世上最強大最有權勢的人,自己也要把他狠狠揍一頓,押著他到媽媽的墳前懺悔!

唐天忽然道:「有什麼辦法能查出我的血脈嗎?」

若是能夠查出自己的血脈,那就可以找到那個混蛋的線索!

鶴搖頭:「想要鑒定血脈的話,只有黑魂最為精通。但是我不建議,因為太危險。如果,我是說如果,你體內的血脈很強,你就會像一隻羔羊一樣,被瓜分掉。黑魂的強者,絕不是現在我們能抗衡的。」

看到唐天堅定的目光,鶴也知道自己白勸了,不過轉念一想,也就釋然。換作冷靜的自己,若是和自己身世相關的線索,哪怕再危險,自己也不會放棄的吧。

他沉吟道:「如果你真的想弄清楚,就去找叮鐺,她是黑魂馬,最擅長情報,門路亦廣,說不定她有方法。」

唐天暗記在心。

鶴接著道:「關於你的眼睛,我對你的左眼,有一些猜測。」

唐天眼前一亮:「快說快說?」

「你的左眼,顯然吸收的是孔雀座的力量。我記得,孔雀座的星座武技中有一種瞳類武技,名叫,能看破世界萬法破綻。」鶴侃侃而談,他的博聞強識此時體現淋漓盡致,襯上他英俊溫和的臉龐,讓火瑪爾不自主看得痴迷。

「當然,看破萬法破綻,這個值得懷疑。但是和神經唐描述的比較吻合,這門武技很偏門生僻,知道的人很少,練成的就更少。」鶴的解釋道:「星座武技大多和秘寶相關,說到底,是星座力量的體現。不過,能夠讓武技融入你的眼睛里,我很好奇,你吸收了多少孔雀座的力量。」

「沒有多少吧。」唐天撓頭,一臉無辜:「時間那麼短。」

「不少。」鶴很篤定道:「孔雀明王眼是八階武技,你真力只有六階,根本不是你能用。更何況還需要把這種武技固化在你的眼睛上。那可就相當於用星座之力,把你的眼睛變成一件孔雀秘寶,消耗的星座之力,我無法想象。」

「你一說我倒是想起來,那道光束當時好像想逃跑,但沒跑成。」唐天皺著眉頭仔細思考。

鶴忽然心中一動:「你之前說,有一縷藍霧,是從紅色力量中升起,然後混入孔雀真力裡面?」

「對1唐天點頭:「我記得蠻清楚。」

「神經唐,看來你的確需要好好打聽你的血脈了。」鶴的面色凝重起來:「孔雀藍再厲害,但也只是一件白銀具裝,在孔雀系列秘寶中,屬於中等。它能夠通過燃燒武魂,召喚孔雀座的力量,但是孔雀座的力量遠高於孔雀不可能強自吸食孔雀座的力量。而且,按理說,孔雀燃燒之後,它會完全消失,但是它還存在,這也不尋常。」

唐天點點頭,仔細記住鶴的分析,鶴的分析很有道理。

他想到另一個問題:「火眼怎麼用?」

鶴想了想:「你說你的眼睛里很多紅色的火絲在空中飄浮?」

「沒錯1唐天精神一振,他把左眼捂住,右眼火紅的世界就變得更加明顯:「現在比剛才的時候要少很多,一絲一絲的,飄浮在空中,人反而是暗的。」

「人是暗的?」鶴露出思索之色,忽然心中一動,手上多了一顆星辰石,他把星辰石捏碎:「現在呢?」

「哇,好多火絲1唐天精神一振。

鶴若有所思:「難道那些火絲就是空中飄浮的能量?」

唐天連忙道:「用這個眼睛,我會很想打架1

「影響心神?」鶴搖頭:「你催動真力試試。」

唐天聞言催動真力,眼前的世界,立即變得更加火紅。一股恍如野獸般狂暴的情緒充斥他心中,他心中一驚,連忙停止催動真力。

鶴幾人不由大驚,剛才一瞬間,他們幾乎面對的是一頭凶獸。

鶴面色凝重道:「神經唐,你暫時不要用右眼,我們先查清楚你血脈的來歷。」

唐天連忙點頭,他也不喜歡這種狂暴的情緒。

就在此時,忽然凌旭開口:「鶴。」

「嗯?」鶴有些詫異地望向凌旭。

凌旭猶豫了片刻:「剛才戰鬥的時候,我好像聽到一首歌。」

鶴面色一怔,旋即認真起來:「什麼歌?」

凌旭露出回憶之色,一點點複述:「銀槍爛雪,若雲不染。羊角鈴音,清風不傳。日照吾影,槍直不阿。浩然一心,衛吾星辰。白羊座前,槍冠天下。」

鶴臉色大變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