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七十二節紅藍雙眼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新恢復控制。而且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,他的身體沒有半點受損。 恰在此時,漫天槍尖海怒吼狂撲而至。 唐天沒有半點害怕畏懼,因為眼前的景象太怪異了。 左眼中的槍尖海,一片冰藍中,每...

凌旭彷彿被扯進一個奇異的世界。

叮鈴……叮鈴……

悠揚清越的風鈴聲,仿若在雲層回蕩。他看到一桿雪白銀槍,他驀地一驚,那不是自己的銀槍么?等等!和自己的銀槍還是不太一樣,自己槍纓鮮紅如血,而這桿銀槍的槍纓,卻是銀白如雪。其他地方一模一樣,連羊角風鈴也一樣。

銀槍直指天空,羊角風鈴在風中飄蕩。

又是一桿一模一樣的銀槍映入他的眼帘,他不禁一呆。

又一桿……

轉眼間,密密麻麻的銀槍,如林直指天空。每一桿銀槍,都系著羊角風鈴。悠揚的羊角風鈴聲,細碎如潮,十分悅耳。

怎麼……會有這麼多的銀槍?

他感覺自己就像從一個孔在朝外望,銀槍下面是什麼?

彷彿知道他心意般,眼前的畫面,終於向銀槍下方下移。

一個渾身籠罩在銀甲的身影,出現在畫面中,緊接著,一個又一個銀甲騎士,出現在畫面之中。

一支銀甲衛隊!

他們的坐騎非常奇特,竟然是異種公羊!這些公羊如同馬匹大小,羊角如劍,白須如雪,神態威嚴肅穆,渾身纖塵不染。整支隊伍,除了風鈴聲和銀甲嘩啦聲,沒有半點雜聲。

凌旭的目光落在為首的那名騎士身上,和其他騎士不一樣,他的身影很模糊,看不真切。

「銀槍爛雪,若雲不染。羊角鈴音,清風不傳。日照吾影,槍直不阿。浩然一心,衛吾星辰。白羊座前,槍冠天下。」

別有風味的歌聲,遙遙傳來。

不知為何,凌旭忽然想到老師,不知為何,心裡莫名地難過,如針扎般的痛。

老師一生行善,可是……可是,卻落得那麼凄慘的命運!

可惡!

什麼狗屁吾心!什麼槍直不阿!做好人有什麼用?做好人有用,老師就不會死!拳頭大才最重要!才最重要!

凌旭滿腔怒意如同火山般爆發。

我要殺了那個混蛋!殺了那個叛徒!殺了他!殺殺殺!

他眼前的世界一片血色,他瘋狂地出槍,出槍,再出槍!

清越的鈴音,多了幾分暴戾,殺意肆虐。

凌旭的槍尖海驟然變得無比狂暴。

鋪天蓋地的槍芒,如同怒海狂潮,直欲把唐天吞噬。

唐天面無表情地看著四面八方撲來的槍尖海,他此時承受著巨大的痛苦。體內深處熾熱的力量越來越強,短短的時間內,它就強大到讓唐天的武魂都為之震顫。

這到底是什麼力量?

為什麼自己體內,竟然會蘊含如此恐怖的力量?

唐天心中瞬間充滿恐懼,他知道,一旦這股熾熱如火山的力量,衝破孔雀真力壓制,那……

他的身體絕對無法承受如此恐怖的力量!他的骨骼和血肉,會在瞬間,被燒得飛灰煙滅。

就在此時,洶湧的冰冷真力,轟然湧入唐天體內。

孔雀……

唐天一怔,他和孔雀心意相通,他能夠感受孔雀的堅決。

孔雀真力迅速填滿他的經脈,他的每一階丹田,可是它還在源源不斷地湧入。因為哪怕即使如此,面對唐天體內那股恐怖的力量,冰冷防線也岌岌可危。

就在此時,虛空中傳來一聲高傲的清唳。

孔雀的武魂陡然變得熾亮,如白銀在燃燒。

湧入唐天體內的孔雀真力,轟然暴漲。

孔雀……

唐天似乎意識到什麼,忽然銀色熾亮的孔雀,驀地投入唐天的武魂銀焰之中。

轟!

唐天心神劇震。

一道銀色光束,從虛空中垂下,直接沒入唐天的武魂之中。

浩瀚的孔雀真力,從這道銀色光束,源源不斷地沒入唐天武魂之中。

這是……孔雀座的力量!

孔雀召喚來孔雀座的力量,孔雀……

除了聖寶,其他秘寶想要召喚本命星座的力量,只有一種方法,那就是武魂燃燒,一旦武魂燃燒,秘寶就毀了!

孔雀……

哪怕心神冰冷如冰雪,但是唐天依然無比地難過。

浩瀚的孔雀真力加入,立即讓局面穩定下來,這是一個星座的力量。就在唐天以為,局面徹底的穩定下來時,他體內的這股恐怖而詭異的力量,卻猶如籠子里的凶獸,拚命地地掙扎。

它在不斷地變強,更強,更強!

剛剛穩定下來的局面立即變得岌岌可危。

唐天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,自己體內的,究竟是什麼力量?

什麼是力量,能夠與一個星座的力量相抗衡?

這個念頭剛剛從他腦海中閃現,變故就生!

轟!

他渾身一震,一股熾熱如岩漿的力量,驟然爆發!

唐天的武魂銀焰中,孔雀的身影,已經淡得像影子一樣。它忽然開始旋轉,越轉越快,化作一個藍色的漩渦。

唐天體內的孔雀真力、從孔雀座湧來的孔雀真力,如鯨吸般湧入唐天的武魂之中。

唐天的武魂就像一個冰藍的冰球。

狂暴熾熱的力量,迅速佔據唐天的身體其他角落,把冰藍的武魂圍在中間。然而詭異的是,赤紅的力量,完全不攻擊唐天的武魂。

就在此時,忽然一縷藍色霧氣,從赤紅的力量之中飄出。

這縷藍色霧氣,看上去和孔雀真力沒有半點區別,它悄然籠罩唐天的武魂。原本化作虛影幾近消失的孔雀,竟然身形在一點點地凝實起來。

藍色漩渦變得更加強烈,那道從虛空中垂下的藍色光束,似乎想逃脫,但是藍色漩渦就像一隻貪婪的巨獸,拚命地吮吸。

唐天能感受到藍色光束中驚慌的意念。

藍色光束變得濃郁異常,恍如實質的藍光,不斷被吸入漩渦之中。

孔雀的身形越來越凝實,和以前一模一樣,但是不知為何,唐天卻覺得現在的孔雀,比以前多了一份妖異之感。

可能是錯覺,但不管怎麼樣,他都不希望孔雀就這樣消失。看到孔雀身形凝視,他心中由衷歡喜。

光束逐漸黯淡下來,孔雀臉上露出幾分滿足之色。

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唐天目瞪口呆。

孔雀挾裹著冰藍光團,忽然飛入唐天的左眼內,而如同火山爆發的恐怖力量,也如同受到吸引般,齊齊朝唐天的右眼涌去。

轉眼間,剛才還在他體內肆虐的詭異力量,涓滴不剩。

但是,此時他的眼睛,卻難受異樣。左眼刺骨冰冷,蒙上一層藍色,右眼像在燃燒,火紅一片。

好在值得慶幸的是,他的身體重新恢復控制。而且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,他的身體沒有半點受損。

恰在此時,漫天槍尖海怒吼狂撲而至。

唐天沒有半點害怕畏懼,因為眼前的景象太怪異了。

左眼中的槍尖海,一片冰藍中,每個細節都是如此清晰,清晰到他甚至能看槍尖海之間,細小無比的破綻。但是在他右眼的火紅一片,卻模模糊糊現出一個暗下去的身影,那應該就是凌旭。

當他的注意力放在左眼,心如冰雪,槍尖海的變化便會呈現在他面前。而當他注意力放在右眼,凌旭的身影便會暗下去,而周圍火紅中,彷彿有無數細小的火絲在飄動流淌。唐天還沒有弄清楚這些火絲是什麼。

而且,現在最麻煩的是,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混雜在一起,他根本無法集中注意力。

忽然,他腦海中靈光一閃,他用右手捂住右邊眼睛,整個視野重新變得冰藍。

兩個眼睛衝突,就用一個眼睛好了!

唐天的心瞬間安靜下來。

他左手的血沖盾,看似隨便地舉起來,卻恰巧擋住凌旭的槍芒。

砰砰砰!

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中,唐天的身形紋絲不動。在他手中嫻熟無比,舉重若輕,這門武技的許多細微之處,此時在他心中清晰無比。

比起之前的孔雀真力,冰藍的左眼,變得更強!

冰藍的視野中,點點光點此生彼滅,這些光點便是凌旭的槍尖海。而在這些耀眼的寒光之中,卻有一些黯淡的區域,這些黯淡的區域也在迅速地變化。

這就是凌旭槍尖海的破綻!

無論是光點,還是黯淡的區域,變化都極快,快到肉眼難捕捉。

唐天心中沒有半點波瀾,此時的他,冷靜得驚人。

在鶴的眼中,唐天冰藍色的眼睛,出現一個藍色的漩渦。

就是現在!

唐天左眼閃過一道光芒,猛地發力,左手的血沖盾在極短的時間內,連續變幻了七個角度,擋下七道寒芒!

他猶如鬼魅般,突破槍尖海,憑空出現在凌旭面前。

暴走狀態中的凌旭察覺到危險,布滿火焰的眼睛一滯。

沒等他來得用作出任何反應,盾面就出現在他面前。

砰!

凌旭直接橫飛出去,一頭扎進沙山之中。

唐天懸浮在半空中,右手捂著眼睛,左手拎著血沖盾,神色冰冷,恍如殺神。

就在此時,體內一陣空虛,他墜落在沙面,腳下險些一軟,強自站定。左眼的冰藍逐漸變淡,變成淡藍色,唐天臉上的冰冷也如雪融化,他咧了咧嘴,苦笑道:「小鶴子,要你把他挖出來了,我沒力氣。」

鶴自顧自地搖頭,從震撼中回過神來,他覺得和兩個變態在一起,壓力真大。

費了一番力氣,他才把凌旭從沙山中挖出來,這傢伙已經昏迷過去了。

看兩人的模樣,今晚的第二波偷襲計劃,顯然泡湯了。

不過相比偷襲,鶴對這兩人更感興趣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