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七十一節異變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9-09 17:17  |  字數:3653字

唐天等人有條不紊的撤退,余順等人儘管雙目直欲噴火,卻沒有追擊。

火瑪爾覺得今晚發生的一切,簡直不可思議。若非親眼所見,她絕不敢相信。唐天他們竟然真的能夠殺得霸武精銳如此狼狽!

唐天沒有騙人,他的確是天榜強者,而且不僅是他,另外兩人,還有唐天的魂將,都是天榜強者級別!

因為她認得余順、水丞和永秋三人,這三個在她眼中高不可攀的強者,卻對唐天他們束手無策。

「為什麼他們不追來?」火瑪爾忍不住問。

鶴一邊飛掠,一邊解釋:「他們雖然人多,但是高端戰力,卻不佔優勢。三對四,我們多一人。如果他們敢追來,我們把他們三個拖住,剩下的一人,便可返身殺回。」

火瑪爾恍然大悟,心中更加佩服。這夥人膽大包天,遇到戰鬥亦是毫不手軟,本身實力又強悍無比,背景深不可測,絕對前途光明。

絕對的金大腿!

凌旭騎著火烈鳥的身影出現眾人視野,這裡是他們事先定好的匯合點。

唐天注意到凌旭的表情,有些訝異:「喂,小旭旭,你幹嘛這幅表情?你今天很威猛,打得很好啊!」

凌旭默不作聲地收起火烈鳥,抱著銀槍,坐在角落裡,有些出神。

唐天和鶴對視一眼,再遲鈍的人,都能看到凌旭的不正常。

唐天湊了過來,一張大臉出現在凌旭面前:「唔,沒有受傷,全身都很完整……」

凌旭不耐煩地啪地把唐天的臉撥到一邊:「別來煩我!」

唐天就像彈簧一樣,剛剛被撥到一邊的腦袋,一下子又彈了回來:「難道是練功練傻了?走火入魔了?小鶴子,你快來看啊!」

「閉嘴!」凌旭一下子點爆了,勃然大怒。

唐天笑嘻嘻的,對凌旭的怒火渾不在意:「不爽發泄出來就好了嘛,來來來,讓我陪你打一架!小旭旭,你就把當你最討厭的人,來吧,痛痛快快打一架。真正的猛男,用拳頭說話!」

最討厭的人……

凌旭眼前驀地浮現一個如同黑暗的背影,這個不知道多少次出現在他夢境中的背影,這麼多年一直壓在他心頭,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的背影……

無比憎恨,血一下子湧上心頭,他的橘瞳血絲密布,轟然化作一團火焰,手掌不自主死死攥緊銀槍。他的呼吸驟然變得急促,周圍的聲音彷彿驟然遠去,他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。

「來吧!凌旭!你心中不是充滿怒火、仇恨嗎?你連打架都不敢嗎?」

唐天的話,瞬間讓凌旭失去控制,怒吼一聲,手中銀槍朝唐天直刺而去。

若有若無的風鈴聲,再次出現。

銀光一閃!

唐天倏地渾身汗毛直豎,他與余順戰鬥的時候,注意力全都在余順身上,雖然凌旭表現得很驍勇,但是他並沒有太過於注意。

此時凌旭這一槍,卻讓他嗅到極度危險的感覺。

一旁的鶴露出驚容。

「孔雀!」

冰冷的孔雀真力,瞬間注入體內,唐天的目光瞬間冰冷如雪。五指如鉤,幽藍的火花撞上槍尖。

若有若無的風鈴聲,讓唐天的武魂銀焰一顫,他與孔雀之間的聯繫險些中斷。

叮!

火鐮鬼爪和槍尖相擊。

唐天連退幾步,方穩住身形。

徹底暴走的凌旭如同憤怒的野獸,順勢撲來,手中銀槍,寒芒暴綻。

鶴眼中光芒一閃,身體微不可察前傾。

「不要插手。」

唐天冰冷的聲音忽然響起,他的鐮血貓刃牢牢擋住銀槍。

鶴重新坐直身體,他臉色變得凝重起來。火瑪爾目瞪口呆地看著兩人,她一臉茫然,她不明白剛剛並肩作戰的兩人,此時為什麼卻打起來。

唐天和凌旭的速度極快,兩人化作兩道身影。鶴眼中閃過一絲訝色,凌旭的槍尖海,變得異常的詭異難測。以前他的槍尖海雖然連綿不絕,但力量並無不同,如今他的槍尖海,看上去和以前並無差別,但是虛實難測,槍勢忽輕忽重。

唐天一開始吃了好幾個虧,連連被凌旭擊退好幾步。

連綿不絕的槍尖海,多了這些變化,威力倍增,而且羊角風鈴……

鶴的目光緊緊盯著系在銀槍上的羊角風鈴,心中凜然,像這等能夠干擾心神之物,絕對大有來歷。明明似迷似幻,卻沒有半點邪氣。最讓他覺得驚奇的,是羊角風鈴的鈴音,恰好完美地融入凌旭的槍尖海之中。

槍尖海在前,唐天連連後退。

這是他最近這段時間來第一次被人壓制。

唐天最近實力突飛猛進,領悟鶴之勢,孔雀進化,再加新修鍊的和兩種紫金武技,他的進攻手段變得更加豐富。而且孔雀真力的絕對冷靜,讓他能夠在任何環境下做出最正確的選擇,最近的戰鬥,他完全是所向披靡。

但是今天,他卻被凌旭壓制。

百試百靈的孔雀真力,這次好像也不管用了,每當那種古怪的鈴音響起,自己和孔雀之間的聯繫便會受到干擾,孔雀真力會不自主地波動,唐天冰冷的心境,也會瞬間出現破綻。

連連被壓制,唐天的眼睛,也開始泛起一絲血絲。他本身就是不服輸的人,雖然孔雀真力讓他頭腦有如冰雪,但是骨子裡的桀驁不馴和剛烈,卻不自主地開始蠢蠢欲動。

可惡!

自己居然被壓制!

冰冷的孔雀真力,讓唐天的心神冷若冰雪,周圍的一切,都是如此清晰。凌旭的進攻,在他眼中到處是破綻,但是凌旭完全不顧自己的破綻,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