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七十節羊角風鈴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9-09 17:17  |  字數:3537字

冰冷的孔雀真力在全身流淌,唐天心如冰雪。

周圍的空氣幾乎禁錮,一波波洶湧真力在這三丈方圓激蕩狂嘯而至,激起一層層透明的波紋,低沉的雷音便在這些透明的波紋之間回蕩。

好雄渾的真力!

但是唐天仰起的臉龐上,卻沒有半點驚懼。

垂在身側的右手指尖綻放幽藍的火花,五指如鉤,手肘外翻,猛地一爪探出。

鋒銳而冰冷的真力從指尖激射而出,和余順的大悲雷音掌毫無花巧碰撞在一起。

嗤!

火鐮鬼爪的指力猶如五根尖銳的長矛,洞穿對方的掌勁。

但余順的掌勁籠罩範圍極廣,儘管被洞穿,但是余勢依然朝唐天撲來。在掌勁及體的瞬間,唐天眼睛陡然亮起抹藍光,早就準備好的血沖盾豎在胸前。

轟!

唐天身形往下一沉,腳下的黃沙,轟然炸開,四下飛散。

唐天周圍形成一個直徑約兩米,深約半米的淺坑。

來勢洶洶的余順卻如同被蛇咬了一口,半空中強扭身形,往後飛掠數丈才停了下來。余順臉上陰沉如水。他的掌勁完全被唐天洞穿,詭異的指力鑽入他的經脈,他花了三個呼吸,才把這股詭異的指力化去。

竟然還有指力,能夠洞穿自己的大悲雷音掌?

他心中凜然,他的大悲雷音掌掌勁如雷,在七階武技中,絕對是一等一剛猛的掌法。這門掌法,他修鍊得爐火純青,一般的天路級武者,一掌斃命。

天榜強者!

余順眯起眼睛,真力鼓盪,滋滋滋,他的雙掌浮現一層耀眼的電芒。

哪知他眼前一花,突然失去對方蹤影!

余順心中一跳,全身高度戒備,準備迎接對方的攻擊。然而五六秒過後,還沒有半點動靜,不好,上當了!

余順恰好看到一道虛影在人群中若隱若現,冷酷地收割著生命。

可惡!

他毫不猶豫飛掠而去。

永秋的對手是唐一,他的魂將同樣是一名用刀的八階魂將,名叫風丑。風丑相貌極其醜陋,但是卻是六十年前的刀法名家。風丑是永秋最好的幫手,八階的實力,亦是永秋所能駕馭的極限。風丑在刀法上的造詣極高,八階之內,罕有敵手。

但是,今天面對這位同樣用刀的魂將,風丑竟然完全被壓制。

永秋第一次看到風丑從一照面便被壓制,好厲害的魂將,他眼中閃過一絲光芒,若是如此勇悍的魂將能被自己所用……

悄無聲息,五把飛刀在手,手一抖,五把飛刀帶著嗚咽的尖嘯,划出五道詭異的弧線,直取唐一。

唐一看也不看,手中斬馬刀如舉無物,看似隨意一拍,五把飛刀如同撞上一面無形牆壁上,啪地彈飛。

永秋眼中興趣更濃,十指如飛,無數暗器從手指間飛出,注入的木行真力,讓它們看上去像一蓬綠雨,鋪天蓋地朝唐一撲去。

唐一無動於衷,刀勢大開大闔,但刀光如幕,霸氣絕倫。暗器碰上刀幕,如雨打芭蕉。

然而永秋的暗器卻也有如無窮無盡一般,從他十指傾泄而出。

永秋和風丑聯手,卻也堪堪擋住唐一。

但是其他武者根本無法插手,那如暴雨般的暗器打在霸道刀幕上激起的勁氣,讓他們根本無法靠近。

鶴和水丞之間的戰鬥,卻是另外一番光景。

兩人都是劍客,都是以快打快,兩道人影如電,一觸即分。

水丞用的是細長刺劍,身形飄忽,劍法變奇詭難測。而鶴同樣是快,卻有如黑鶴舞空,瀟洒靈動,劍法也沒有半點陰詭氣息,堂堂正正。

唐天如同一隻泥鰍,在混亂的人群中忽隱忽現。

不過這些人,明顯要比辛立的手下,要難纏得多。經歷最初的慌亂,他們也鎮定下來,天路級武者對唐天雖然沒有多大威脅,但是只要一旦他兩招之內,沒有幹掉對方,一旁的武者便會趕至。

唐天連殺六人,便被三人纏住。身後傳出一聲暴喝,余順殺到。

洶湧的掌勁,從背後轟然碾壓而至。

唐天陡然一聲長嘯,右掌火鐮鬼爪,左臂血沖盾悍然揮出,一道空氣刀,破空飛出,赫然是空氣盾擊術!

聽到唐天的長嘯,一直埋伏的凌旭一個激靈,熱血陡然衝到腦門。

這是計劃好的暗號!

凌旭的輕功很一般,對方高手如雲,若是他靠得太近,很容易暴露。於是他一直埋伏在距離戰場大約五十丈遠的地方,等待著攻擊的指令。

就是現在!

火烈鳥咻地沖了出去!

眼前急掠的狂風,和動蕩的視野,讓凌旭體內的戰意陡然燃燒,熱血沸騰!

火烈鳥經過賽雷重新改裝,各方面性能大為加強。最讓賽雷感到意外的是,火烈鳥竟然生出類似武魂的存在,雖然它還很弱,但是這就意味著火烈鳥,發生了本質的變化。火烈鳥變成有點類似機關魂甲的存在。

速度,火烈鳥的速度,是以前的三倍!

如此瘋狂的速度,便是凌旭這樣的瘋子,也花了不短的時間才適應下來。

可是一旦適應下來,凌旭就喜歡上這種風馳電掣的感覺。

加速!加速!再加速!

火烈鳥也感受到凌旭的戰意,它的速度越來越快,當速度突破平時的極限,轟,一縷紅色火焰,忽然從它的腳趾間騰地冒出來。

火焰見風暴漲,轉眼前便籠罩火烈鳥全身。

凌旭先是一驚,當發現這股火焰,不僅對他沒有半點傷害,還讓他體內的真力變得更活潑,火焰反凌旭也籠罩其中。

凌旭忽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