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六十九節偷襲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9-06 21:22  |  字數:3605字

唐天搖頭道:「不想要。再厲害的武技,沒有武者之心,註定是不完整。鬼爪教我火鐮鬼爪的時候,它不是無雙武技,但是我很開心,因為我能從這門武技中,感受到屬於鬼爪的意志和信念,那是連時間也無法磨滅的意志和信念。而你的吞光鐵拳里,只有你的抱怨,你的懦弱,你的借口,這樣的武技,我不想要。」

「你不懂!等你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……」煙霧恨聲道。

唐天被吵得有點煩,毫不耐煩打斷他,他瞪大眼睛,毫不閃避地直視著煙霧:「世界對懦弱者永遠殘酷。別人優越的條件,就是你放棄退縮的借口嗎?這世界從來沒有公平過,以後也不會公平,可那又怎樣?你就投降嗎?別人全副武裝,你赤手空拳,你覺得不公平,就把自己的手腳剁了,一個人縮在角落裡罵世界?」

唐天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蔑視:「不公平?呵!你知道什麼叫武者嗎?武者就是哪怕全世界與你為敵,哪怕你前方的道路布滿荊棘,哪怕你一生註定坎坷,你也昂著頭往前走。你可以默默無聞,你可以孤苦寂廖,你可以受盡嘲笑,你可以卑恭屈膝,在你最後閉上眼睛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,和你同行的是你鋼鐵一樣堅硬的意志和信念!這才是武者!」

「你算什麼武者?」

說罷,唐天便不再理會煙霧,他繼續練習他的揮盾,枯燥乏味至極的揮盾。

煙霧啞口無言。

唐一同樣被唐天的這番話震撼到,他覺得唐天的話,就像說到心坎里去,身體里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發酵。

意志和信念么?

自己的意志和信念是什麼?

唐一低頭不語。

投入修鍊的唐天沒有注意到唐一的異樣,他要抓緊時間,因為今晚就要行動。火瑪爾他們已經偵察出霸武的位置,這片沙漠到底是他們的地盤。

根據兵的戰鬥計劃,今晚實施第一波偷襲。

大戰在即,唐天的心神卻沒有受到絲毫影響,他的修鍊無比專註,哪怕即使是最簡單的揮盾。練成鶴之勢,唐天對一些很細微的變化,有著了更敏銳的感覺。

這對他的修鍊幫助很大。

時間一點點流逝,唐天心無旁鶩。

一板一眼地完成兩萬次揮盾,唐天打坐恢復真力,當他再次睜開眼睛,那雙眸子精光四射,片刻之後,那抹光華才漸漸斂去。

當唐天和唐一從房間里走出來,鶴和凌旭已經準備就序。

唐天舉臂高呼:「哇哇哇,打架出發!」

凌旭翻了個白眼:「我們是去偷襲,用不著喊這麼大聲音!」

想到今晚有架可以打,唐天士氣高漲,連在他眼中一向面目可憎的小旭旭,他也看得順眼了幾分。自從唐天發現,戰鬥對於武技的領悟幫助極大,他現在終於明白傳說中的那些武者,為什麼總是喜歡四處挑戰。

越是激烈、艱難的戰鬥,武者越容易對武技有更深刻的理解,這種理解往往不是單純靠修鍊能領悟的。

唐天就喜歡上戰鬥。

夜色如水。

夜晚的沙漠,漫天星辰如斗,空氣中透著一絲寒意。

在火瑪爾的帶路下,他們很快便找到霸武的營地。一堆篝火,一群武者肆意的鬨笑聲遙遙傳來,空氣中飄著一絲烤肉的香味。

余順啜了一口烈酒,並不咽下去,而是含在口中,一副悠然愜意的模樣。他長相普通,但神態間充滿了好整以暇的味道,給人做什麼事都不徐不疾之感。

他喜歡安靜,自己點了個小火堆,距離其他武者有一百多米遠。

水丞梳著斜斜的劉海,臉瘦而尖,脖子上戴著鮮紅如火的飄逸絲巾,一雙狹長的眼睛如刀,給人幾分陰冷之感,他輕哼一聲,柔聲柔氣道:「這些傢伙屬兔子的么?真是能跑,害我們到這裡來吃沙子!這麼乾燥的空氣,對我的皮膚可不好!」

永秋哈哈大笑:「其實挺好的,難得大夥聚聚,我看大家都挺開心的。」

他個頭高挑,有一米九左右,最醒目的是他綠髮綠瞳,他的雙手十分靈活,一把薄薄的片肉刀在他指間,折射出眼花繚亂的光芒。

他們平日各自駐守一方,想要聚在一起,確實不宜。

「派人警戒了么?」余順忽然出聲問。

「哈!順哥你也太小心了。」永秋不以為然道:「咱們這們多人,又有我們三個坐這,有人敢來摸老虎屁股?腦袋被門夾了差不多!」

三位天榜強者,帶著一百名天路級武者,如此強大的力量,絕對可以在豺狼座橫著走。

余順其實也覺得自己過於小心了,嘴上還是道:「小心為上,老大對這幾個人可是相當在意。」

「順哥,這次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水丞挑了挑眉,尖聲問道:「老大也不說清楚,就叫我們聽你指揮,我們到現在還蒙在鼓裡呢。」

「是啊是啊!順哥,說道說道。」永秋也來勁了。

余順猶豫了一下,掃了一眼四周,壓低聲音道:「老大去挑戰康德了。」

「什麼?」

水丞和永秋驚得差點跳起來。

兩人的反應,余順一點都不意外。康德是什麼人?這麼多年來牢牢佔據豺狼座第一高手寶座的傢伙,他一身實力,深不可測。銀月康德、天鉤懷白華、霸武鄔鐵羽,三巨頭把持豺狼座多年,他們的名聲,全都是無數屍骨堆積起來。

三人之間的較量,更是不止一次,康德顯然比兩人更強一分。

三大勢力之間始終保持著一種無言的默契,就如同三大巨頭,彼此之間,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