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六十八節憤怒的煙霧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9-06 21:22  |  字數:3665字

賽雷心中一跳,對方明顯來意不善。

就在此時,忽然身後傳來一個聲音:「各位,有什麼事?」

一架優美的藍色機關武甲,悄無聲息地出現在眾人身後發,低沉肅殺的聲音便是從裡面傳出來。

天空虎一出場,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尤其是公子哥身旁一直沒有說話的李長老,此時雙目精光暴漲,緊緊盯著天空虎。

不同於普通機關武甲笨重臃腫的體型,天空虎體型瘦削而勻稱,線條凌厲,如同天空般蔚藍的金屬,背後的翎翼,充滿了鋒芒。

它靜靜地漂浮在空中,身體微微前傾,目光如同捕獵,一場恍如實持的殺意瞬間籠罩全場。

人群躁動,公子哥身旁的武者紛紛色變,幾名高手按捺不住,就要越眾而出。

一縷沙啞悲愴的弦音從遠處飄至。

弦音悲愴而感染人的心境,公子哥臉上表情一呆,他的實力稀鬆平常得很,哪裡能擋得住這縷弦音,頓時心神被弦音所攝。

公子哥身邊的武者大驚失色。

李長老皺起眉頭,走到公子哥身旁,手搭上公子哥的肩膀。一股真力注入公子哥體內,公子哥陡然清醒過來,臉色頓時露出駭然之色。

李長老的目光,投向遠處一座曬著太陽的陽台上,一位坐在輪椅上雙目皆盲的老者,咿咿呀呀地拉著二胡,老者身後,一位壯漢目光冰冷地看著他。

李長老心中一跳,一個名字不由自主地浮現在他腦海中。

他深吸一口氣,體內真氣鼓盪,揚聲高喝:「閣下可是盲弦老人?」

老者停了下來,沙啞乾澀的聲音遙遙傳來:「是我。」

李長老心中狂跳,他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天榜強者,而且還是脾氣出名古怪的盲弦老人,他反應極快,連忙道:「不知此處是前輩產業,多有失禮……」

「老夫只是個下人,替主人駐守此處。」盲弦老人淡淡道。

李長老臉色微變,任何一名天榜強者,都是極其驕傲的,他們是世界最強大的一小群人,他們已經站在這個世界的高空。這樣的強者,招攬的難度之高,可想而知。

能夠擁有天榜強者的勢力,都不是小勢力。

「不知貴主人……」李長老試探性地問。

「主人不喜張揚,至於其他事務,老夫只不過看守大門而已。工程緊急,就不留各位喝茶了。」盲弦老人淡淡道。

李長老連忙道:「是我等叨擾了!告辭告辭!」

便拉著公子哥灰溜溜離開。

賽雷鬆一口氣,公子哥看向她的目光熾熱得讓她有點毛骨悚然。

「他們會不會再來?」賽雷有些擔憂地問。

「嘿,最好別來,哼哼!」兵殺氣騰騰。他剛剛在唐天那裡說漏了嘴,心情很是糟糕,正好碰到這些人,恨不得馬上打一架。

以後想從唐少年那扣錢出來,就沒有那麼容易了……

自己如此睿智多謀的戰術大師,竟然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,果然被那個神經病少年拉低了智商啊……

兵含淚望蒼天,內心的悲傷逆流成河。

被拉走的公子哥,有些茫然:「李長老,那盲弦老人是什麼來路啊?」

「天榜強者。」李長老面色凝重:「沒想到竟然是他!看來,我們得好好查查,他的靠山了!派人盯緊點,什麼也不要做,就是暗中盯著他們,那架機關武甲,很不同尋常。」

「天榜強者……」公子哥臉色微變:「那個老傢伙竟然是天榜強者!」

李長老眼中閃過一絲不悅,強者為尊,天榜強者足夠獲得尊重,少爺如此表現,他心中不喜。但他沒有多說,只是道:「公子請不要輕舉妄動,對方的來歷深不可測,沒有徹底搞清楚之前,我們不宜與之結仇。」

公子哥有些不甘心,冷哼道:「天榜強者又如何,我們也有!」

李長老耐心解釋道:「盲弦老人一看就不是主事之人,能夠讓一位天榜強者心甘情願駐守一地,豈是普通勢力能夠做到?若輕啟戰端,牽扯極大,公子萬萬不可輕率行事。」

「那我們就這樣束手無策?」公子哥不滿道。

李長老眼中閃過一絲狡猾之色:「公子不必擔心,我們不適合出手,可以找人代勞。」

「你是說……」公子哥眼前一亮。

「沒錯,若是他們虛張聲勢,立即會露出原形。」李長老嘿然道:「天榜強者可不是每個都視金錢如糞土的。公子的眼光確實不凡,那架機關武甲,不是凡品。它靠近我們的時候,悄無聲息。如此強勁的機關武甲,聞所未聞!」

李長老兩眼放光,當他看到天空虎的第一眼,他就幾乎挪不開目光。

他沉浮機關術幾十年,眼光老辣,絕非公子哥所能比擬。

少爺雖然浪蕩浮華了一些,但是眼光和才智,還是不缺的。

「若是能得手,對公子的考核,絕對能加分不少。」李長老怕少爺亂來,沉聲道。

公子哥沉默無語。

族裡對各房二代弟子一視同仁,他們被分散各地,每人都有自己的產業,每年都要考核。考核的成績,會成為鑒定他們才能的指標。

他不僅要與自己的兄弟姐妹競爭,還有與其他各房的嫡系子弟競爭。

想到自己那位以鐵血而著稱的父親,他就是頭皮一陣發麻。這種競爭策略,是本族鐵律,他的父親,更是其堅定不移的支持者,他當年就是從兩百多名族人中脫穎而出,得到今天的位子。

他每年的考核只能算得上中等偏上,並不算突出。

聽到李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