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六十八節憤怒的煙霧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天找來最新一期的仙武消息。 上面倒是有幾句於他的介紹,是關於五殺團那一戰,有一些細節竟然還頗為翔實。但是同樣,也提出一些猜想。但是放在偌大的天路,這樣的戰例,並不引人注目。當前最震撼人心的,是...

賽雷心中一跳,對方明顯來意不善。

就在此時,忽然身後傳來一個聲音:「各位,有什麼事?」

一架優美的藍色機關武甲,悄無聲息地出現在眾人身後發,低沉肅殺的聲音便是從裡面傳出來。

天空虎一出場,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尤其是公子哥身旁一直沒有說話的李長老,此時雙目精光暴漲,緊緊盯著天空虎。

不同於普通機關武甲笨重臃腫的體型,天空虎體型瘦削而勻稱,線條凌厲,如同天空般蔚藍的金屬,背後的翎翼,充滿了鋒芒。

它靜靜地漂浮在空中,身體微微前傾,目光如同捕獵,一場恍如實持的殺意瞬間籠罩全常

人群躁動,公子哥身旁的武者紛紛色變,幾名高手按捺不住,就要越眾而出。

一縷沙啞悲愴的弦音從遠處飄至。

弦音悲愴而感染人的心境,公子哥臉上表情一呆,他的實力稀鬆平常得很,哪裡能擋得住這縷弦音,頓時心神被弦音所攝。

公子哥身邊的武者大驚失色。

李長老皺起眉頭,走到公子哥身旁,手搭上公子哥的肩膀。一股真力注入公子哥體內,公子哥陡然清醒過來,臉色頓時露出駭然之色。

李長老的目光,投向遠處一座曬著太陽的陽台上,一位坐在輪椅上雙目皆盲的老者,咿咿呀呀地拉著二胡,老者身後,一位壯漢目光冰冷地看著他。

李長老心中一跳,一個名字不由自主地浮現在他腦海中。

他深吸一口氣,體內真氣鼓盪,揚聲高喝:「閣下可是盲弦老人?」

老者停了下來,沙啞乾澀的聲音遙遙傳來:「是我。」

李長老心中狂跳,他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天榜強者,而且還是脾氣出名古怪的盲弦老人,他反應極快,連忙道:「不知此處是前輩產業,多有失禮……」

「老夫只是個下人,替主人駐守此處。」盲弦老人淡淡道。

李長老臉色微變,任何一名天榜強者,都是極其驕傲的,他們是世界最強大的一小群人,他們已經站在這個世界的高空。這樣的強者,招攬的難度之高,可想而知。

能夠擁有天榜強者的勢力,都不是小勢力。

「不知貴主人……」李長老試探性地問。

「主人不喜張揚,至於其他事務,老夫只不過看守大門而已。工程緊急,就不留各位喝茶了。」盲弦老人淡淡道。

李長老連忙道:「是我等叨擾了!告辭告辭1

便拉著公子哥灰溜溜離開。

賽雷鬆一口氣,公子哥看向她的目光熾熱得讓她有點毛骨悚然。

「他們會不會再來?」賽雷有些擔憂地問。

「嘿,最好別來,哼哼1兵殺氣騰騰。他剛剛在唐天那裡說漏了嘴,心情很是糟糕,正好碰到這些人,恨不得馬上打一架。

以後想從唐少年那扣錢出來,就沒有那麼容易了……

自己如此睿智多謀的戰術大師,竟然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,果然被那個神經病少年拉低了智商礙…

兵含淚望蒼天,內心的悲傷逆流成河。

被拉走的公子哥,有些茫然:「李長老,那盲弦老人是什麼來路啊?」

「天榜強者。」李長老面色凝重:「沒想到竟然是他!看來,我們得好好查查,他的靠山了!派人盯緊點,什麼也不要做,就是暗中盯著他們,那架機關武甲,很不同尋常。」

「天榜強者……」公子哥臉色微變:「那個老傢伙竟然是天榜強者1

李長老眼中閃過一絲不悅,強者為尊,天榜強者足夠獲得尊重,少爺如此表現,他心中不喜。但他沒有多說,只是道:「公子請不要輕舉妄動,對方的來歷深不可測,沒有徹底搞清楚之前,我們不宜與之結仇。」

公子哥有些不甘心,冷哼道:「天榜強者又如何,我們也有1

李長老耐心解釋道:「盲弦老人一看就不是主事之人,能夠讓一位天榜強者心甘情願駐守一地,豈是普通勢力能夠做到?若輕啟戰端,牽扯極大,公子萬萬不可輕率行事。」

「那我們就這樣束手無策?」公子哥不滿道。

李長老眼中閃過一絲狡猾之色:「公子不必擔心,我們不適合出手,可以找人代勞。」

「你是說……」公子哥眼前一亮。

「沒錯,若是他們虛張聲勢,立即會露出原形。」李長老嘿然道:「天榜強者可不是每個都視金錢如糞土的。公子的眼光確實不凡,那架機關武甲,不是凡品。它靠近我們的時候,悄無聲息。如此強勁的機關武甲,聞所未聞1

李長老兩眼放光,當他看到天空虎的第一眼,他就幾乎挪不開目光。

他沉浮機關術幾十年,眼光老辣,絕非公子哥所能比擬。

少爺雖然浪蕩浮華了一些,但是眼光和才智,還是不缺的。

「若是能得手,對公子的考核,絕對能加分不少。」李長老怕少爺亂來,沉聲道。

公子哥沉默無語。

族裡對各房二代弟子一視同仁,他們被分散各地,每人都有自己的產業,每年都要考核。考核的成績,會成為鑒定他們才能的指標。

他不僅要與自己的兄弟姐妹競爭,還有與其他各房的嫡系子弟競爭。

想到自己那位以鐵血而著稱的父親,他就是頭皮一陣發麻。這種競爭策略,是本族鐵律,他的父親,更是其堅定不移的支持者,他當年就是從兩百多名族人中脫穎而出,得到今天的位子。

他每年的考核只能算得上中等偏上,並不算突出。

聽到李長老的話,他頓時冷靜下來。

「聽你的。」公子哥沉聲道:「我有足夠的耐心1

李長老滿意地笑了。

唐天找來最新一期的仙武消息。

上面倒是有幾句於他的介紹,是關於五殺團那一戰,有一些細節竟然還頗為翔實。但是同樣,也提出一些猜想。但是放在偌大的天路,這樣的戰例,並不引人注目。當前最震撼人心的,是兩個流派的劍聖之戰。

找遍每個角落,都沒有看到千惠的消息。

唐天有些失落,但是很快他就抬起頭,目光重新變得堅毅。

唐天依然在埋頭苦練,計劃什麼的,他全丟給了鶴。他有自知之明,以自己的頭腦,這些複雜的事繞都把他繞暈。

既然如此,那自己就把時間全都放在修鍊上吧。

無論什麼計謀策略,到最後總是要比拳頭,才能決勝負!

那就讓自己成為最強的拳頭!

兵沒有時間責他的修鍊,他就自己來安排。

他最近的目標是,怎麼也無法完成中等難度的,並沒有讓他退縮。他索性開始練習揮盾,盾類武技最基礎的動作。

每一輪修鍊,揮盾兩萬次。

揮汗如雨。

與凌旭和鶴的感覺不同,唐天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修鍊天賦有什麼出色之處。從小到大,就沒有人說過他是天才。相反,嘲笑和譏諷倒是伴隨著他長大,他的心早就被磨礪得堅韌無比,也更加踏實。

反正就是磨唄,十萬次,百萬次地磨,總能磨通。

也許有捷徑,但是那是聰明人才找到的,自己就老老實實地練,練到足夠。

汗水是不會騙人的。

從以前到現在,他一直堅信這一點。這個世界的道理太多,自己懂得這一個,就夠了。

每完成一輪修鍊,他就打坐恢復真力,同時用武魂銀焰來淬鍊鐮血貓刃。上次他用鶴之勢嘗試,總有一絲障礙,他覺得是對鐮血貓刃的淬鍊不夠,便開始繼續對鐮血貓刃淬鍊。

「沒用的!你怎麼練也是沒用的1

一個憤怒的咆哮,在新兵營回蕩。

「在世家面前,你這些堅持沒有任何意義!起跑線上你已經輸了!你跑再快,再努力,都沒有任何意義1

「他們有名師,有無數天材地寶,從小各種血脈洗鍊,無雙武技從小練,你拿什麼和他們比?你的汗水?哈哈,別搞笑了1

憤怒的咆哮聲,從那團煙霧裡飄出來,不絕於耳。

「這個社會不公平!永遠不公平!螻蟻永遠是螻蟻1

「睜開眼睛看看吧!別做你的白日夢了1

自打幾天前,那團有一雙憤怒眼睛的煙霧,總於有點動靜。然後……就這樣了!

唐天一直懶得理它,但是這傢伙沒有半點收斂的意思,整天在這裡咆哮怒嚎,吵都吵死了。

打坐完的唐天站了起來,走到煙霧面前:「喂,你能不能閉嘴?」

「哈哈哈哈哈哈!被我說中心事了嗎?螻蟻,其實你早就知道是吧,你只不過在欺騙自己,哈哈1煙霧狂笑。

「嗯嗯。」唐天連連點頭:「我是早就知道,早就知道你就是個慫貨1

「你1煙霧勃然大怒。

「果然是失敗者埃」唐天搖頭道:「失敗者不就是這樣給自己找借口嗎?還什麼吞光鐵拳呢,你這樣的豆腐心,也練得出鐵拳?我現在對你沒有半點興趣,告訴你,如果你不閉嘴,我就把你抹去。」

「你敢1煙霧大怒。

「我不敢?」唐天冷笑:「你忘了這是誰的地盤了吧。唐一,有什麼方法把這傢伙抹掉?」

唐一沉聲道:「可以把它丟到武技牆,吞噬魂將卡,形成新的魂將。」

唐天搖頭:「這樣慫貨豆腐心能培養出什麼好魂將來?有沒有垃圾桶之類的地方?」

煙霧大急:「難道你不要吞光鐵拳了么?它是無雙武技1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