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六十七節故人來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勢,不對。」唐天自顧自地搖頭。 說完唐天卻發現沒有理他,他有些奇怪地看向兩人,看到兩人的表情十分奇怪,他就更加奇怪:「喂喂,你們這是什麼表情?」 「變態1凌旭惡狠狠地罵了句,轉身就走。...

唐天的目光幾乎可以殺死兵。

兵感受到強大的壓力,冷汗涔涔,覺得此地不宜久留,連忙打了個招呼便腳底抹油溜之大吉。

「我們還有一項重要的測試。」鶴揮了揮手示意。

唐天刷地轉過臉龐,滿臉怒色還未消退,狠狠地瞪著鶴。

鶴平靜如常:「很重要。」

唐天兀自怒氣沖沖道:「什麼測試?」

鶴眼中閃過一道光芒:「從現在的分析來看,鶴之勢是秘寶進化的一個重要因素,我們現在需要確定一下,它是不是唯一因素。」

唐天被鶴的話吸引:「這個怎麼確定?」

「方法很簡單1鶴伸出一根白皙修長的手指,眼中光芒閃動:「用另外一件秘寶試試。如果這件秘寶,也能夠進化,那就說明鶴之勢,就是開啟秘寶進化的一種方法。」

「如果不能呢?」凌旭忍不住問。

「那就說明,還有其他的原因。」鶴道。

「還能什麼原因?」凌旭不以為然。

鶴瞥了凌旭一眼,正色道:「原因有可能很多。比如孔雀經過唐天的武魂淬鍊,才發生的蛻變,這極有可能也是秘寶進化的原因之一。這裡拆分開來,亦是兩個原因,一是武魂淬鍊,二是蛻變升階,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原因,或者說兩個條件必需同時具備。找到原因之後,我們再來搞清楚,每個條件需要達到的程度,比如武魂淬鍊,需要淬鍊到什麼地步等等,這都是我們需要搞清楚的。」

唐天和凌旭齊齊張大嘴,看鶴的目光,就像在看怪物。

「我現在總算知道聰明人是什麼樣子了。」凌旭搖頭感慨道:「一件事,都能被你們折騰出那麼多的問題,你們的腦袋怎麼長的啊?」

唐天也像雞琢米一樣點頭:「是啊是埃」他忽然歪著腦袋:「要是千惠也在就好,可以比比你們誰更聰明。千惠是天下最聰明的人!當然,小鶴子你也很聰明,唔,暫時就排第二好了。」

第二什麼的,鶴完全不在意,但是「小鶴子」……

心中掙扎了兩秒,他還是決定放棄在問題上糾纏,否則的話,這兩個傢伙會轉頭就把需要做的測試忘了。鶴提醒唐天:「那就開始測試吧。」

「哦哦哦,測試。」唐天如夢初醒。

「對對對,測試。」凌旭也附合道。

已經瀕臨遺忘的邊緣了啊,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礙…鶴心裡默默地念。

忽然,唐天有點不好意思地轉過臉:「那個,我們測試什麼?」

「剛才我說了那麼多,你沒有認真聽?」鶴認真地注視著唐天,他要確定這傢伙不是在惡作劇。

「聽是聽了。」唐天郝然撓頭,神色帶著一絲茫然:「但沒怎麼聽懂,你說了一,二,三什麼的,聽上去真是複雜埃」

大概是覺得這樣說,有些不太好,唐天連忙裝模作樣地贊道:「不過聽上去,真的很厲害。」

鶴:「……」

當鶴看到唐天無辜的目光,他已經放棄了和唐天去解釋,直接道:「你找件秘寶,用鶴之勢試一試,能不能進化。」

「哈1唐天眉開眼笑一拍手掌:「對對對,我想起來了1

「嘿,小貓咪,看你的了1唐天對手中的鐮血貓刃道。

他收起臉上的嬉笑之色,神情沉凝,宛如換了一個人。他身上繚繞的霧氣,愈發濃重,他的身影也變得有些模糊,驚人的氣勢瞬間籠罩全常

鶴和凌旭眼中閃過訝異之色。

唐天的氣勢,似乎又變強了一點!

這個傢伙……

唐天一催動真力,體內鶴身變得更加活躍,變幻不休。唐天不自主被變幻的鶴身所吸引,前兩天那一戰的一些情景細節,如同走馬燈似地在他眼前閃現。許多零碎的感悟,如同潮汐般湧來。

他忘了自己的目的,他沉浸在這些細小的碎片之中。

這些熟悉卻又帶著一絲冰冷氣息的零碎感悟。

他忘了時間的流逝。

鶴看著如同木偶一般的唐天,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「頓悟……」

凌旭眼中則是赤裸裸的羨慕,咬牙切齒道:「這個變態!沒事就頓悟,一沒事就頓悟!混蛋!可惡1

一沒事就頓悟……

鶴頓時感覺全身都不是那麼好了,他臉色難看無比,十分艱難地問:「難道這不是他第一次頓悟?」

「第一次?」凌旭面目都猙獰起來:「這傢伙已經不知道第幾次了1

鶴啞口無言。

過了一會,他才面無表情地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:「變態1

唐天的表現,讓從小被稱為天才的鶴感受到巨大的壓力,簡直如芒在背。並非兩人之間有什麼矛盾,而出自於內心的驕傲。鶴身勁可以說是唐天誤打誤撞修鍊成的,鶴從唐天那裡學來,進步亦是神速,那些鶴派逐漸消失的武技不斷在他手上復原。可是,只看了一眼,唐天就折騰出千鶴返空殺,讓他愕然。

這只是個開始。

把火鐮鬼爪發展成無雙武技,領悟鶴之勢、秘寶進化……

現在,這傢伙竟然又進入頓悟狀態。

鶴這段時間亦是進步神速,但是和唐天比起來,卻差太多。鶴雖然為人謙遜溫和,但是內心卻是極其驕傲。

連唐天都戰勝不了,如何完成鶴派的復興?

不光是他,凌旭心中同樣驕傲。一開始他和唐天的實力相差不大,但是如今唐天卻超出他一截,他又怎肯服輸?

連這個神經病少年都打敗不了,如何能打敗那個叛徒?

兩人都是光明磊落之人,心中閃耀著熾熱的戰意,沒有半點遮掩。

呼!

唐天周身繚繞的霧氣,如同被風吹動,倏地捲起。

霧氣中,一雙神光湛然的眸子,宛如星辰。

只可惜,自己的真力還太弱……

唐天心中有些遺憾,如果自己的真力再強一些,鶴之勢會變得更加危險。以他現在的真力境界,根本無法發揮出鶴之勢真正的變化。

遺憾一閃而逝,唐天的心神重新燦爛有如陽光。

眼睛猛睜,體內真力彷彿被一根無形的木棒狠狠攪動一下,口中低喝:「鐮血貓刃1

呼!

手中的鐮血貓刃突然浮現一蓬霧氣,形如流焰。

若無若無的貓泣聲,籠罩全常

唐天卻皺起眉頭,他總覺得哪裡差了一點。說不上來哪裡差了一點,但這種感覺很強烈。他閉上眼睛,仔細體會。

漸漸,他體會出一絲意味。

手中的鐮血貓刃就像一隻困在籠子里的貓,鶴之勢讓它的籠子,變弱了許多,但是依然不足以打破這個籠子。

他思索了半天,也摸不著頭緒,只好退了出來。

「不行,只憑鶴之勢,不對。」唐天自顧自地搖頭。

說完唐天卻發現沒有理他,他有些奇怪地看向兩人,看到兩人的表情十分奇怪,他就更加奇怪:「喂喂,你們這是什麼表情?」

「變態1凌旭惡狠狠地罵了句,轉身就走。

「變態1鶴從牙縫裡冷冷吐出兩個字,也轉身離開。

唐天愣住了,過了半天才反應過來,頓時勃然大怒,追了上去:「你們兩個混蛋!把話給我說清楚!竟然罵我,想打架嗎……」

三魂城。

賽雷看著面前熱火朝天的場面,心滿意足。

本來覬覦林家的勢力很多,但是兵打定主意要拿下,又是恐嚇又是威脅,把其他幾家勢力全都嚇走。林家雖然破敗,但是到底是以機關術立家,儲存了大量的青銅,賽雷以很低的價格便拿下。

資金充足的賽雷,更是大肆招聘人手,而讓她感到意外的是,墨家聽說她打算建一個青銅堡壘,立即派了一支四十多名機關師隊伍前來幫忙。這些機關師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手,他們的到來,頓時讓賽雷感覺輕鬆很多,工程進度也大大加快。

忽然,一個陰冷的聲音響起。

「賽雷小姐,看樣子賺得盆滿缽滿嘛。」

賽雷一愣,她轉過身,當看清來人,心中卻不由一跳,站在他面前的,赫然是上次被她坑了的那個公子哥!

但是賽雷反應極快,就像遇到許久不見的好友一般,臉上立即堆滿燦爛的笑容:「哎呀,公子自打上次買了初雪,可好久沒有光顧小店了1

公子哥皮笑肉不笑,目光緊緊盯著賽雷,道:「上次本公子剛出三魂城,被人打劫了,初雪也被劫了。」

「啊1賽雷臉上吃驚的模樣逼真至極,她連忙道:「公子沒事就好!這三魂城,平日里的治安挺好的埃」

公子哥目光緊盯著賽雷,卻沒有察覺有什麼異樣,他冷哼一聲:「這賊人要是落到我手上,我一定要讓他生不如死1

聽到公子哥咬牙切齒充滿怨毒的語氣,賽雷心中一哆嗦,唐天這傢伙到底對人家做了什麼?

公子哥說完,他打量了一下熱火朝天的工地,忽然冷笑道:「賽雷小姐找到靠山了啊!不知是何方神聖?」

上次要三魂城鬧出的事情,驚動了父親,他被狠狠地責罰。他不甘心就這麼放棄,恰好族裡的一名長老,聽他說了那機關武甲的店,十分感興趣,便一起前來一觀。

這位長老最大的興趣,便是機關術。

而公子哥這次也吸取了上次的教訓,他帶足了高手。

憑他手上的這些人,足以把三魂城屠城。

上次沒有得手,這次他不會給賽雷推脫的機會!

他目光陰冷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