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六十五節唐一的質問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像切瓜砍菜一般,如此兇悍瘋狂的表現,凌旭看得目瞪口呆。 難道這傢伙平時在隱藏實力嗎? 凌旭不自主地死死握緊手中的銀槍。 鶴震驚的表情消失得比凌旭快得多,他的眼中露出深思之色。秘...

十點美麗無害的螢火,沒入十名沙騎鐵衛體內。

短暫的寂靜,驚恐的目光,凝固僵硬的表情,無聲如畫。

轟!

十名沙騎鐵衛的身體,轟然爆炸,藍色的火焰,衝天而起,猶如十朵怒放藍色玫瑰,刺骨的寒意隨著肆意的火焰,瀰漫開來,天空竟然飄起紛紛洒洒的雪花。

地動山搖的爆炸和衝天怒放的藍焰之間,飄零的雪花風揚起,掠過那道筆直挺立的銀色身影,給這個慘烈的戰場憑增一抹凄美。

孔雀真力依然在他體內流淌,唐天眼中的冰冷卻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溫暖如凜冬過後的陽光。

這一幕,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魔力,烙在每個人心理。

偌大的戰場,沒有一點聲音。

就連激戰中的凌旭幾人,此時亦停了下來,獃獃地看著這邊。

與凌旭對戰的那名武者有如見鬼一般,目光中透著深深的恐懼,顫聲呢喃:「秘寶……進化1

秘寶進化?

凌旭第一次聽到這個詞,不知道是什麼意思,但是他心中暗自記了下來。唐天表現出來的實力之強,讓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天路級武者在他面前就像切瓜砍菜一般,如此兇悍瘋狂的表現,凌旭看得目瞪口呆。

難道這傢伙平時在隱藏實力嗎?

凌旭不自主地死死握緊手中的銀槍。

鶴震驚的表情消失得比凌旭快得多,他的眼中露出深思之色。秘寶進化,凌旭不知道,鶴知道。不過,卻並非從天鶴座的傳承知道,而是從他母親給他的典籍所知。

星辰秘寶,是隨著星座的產生,而伴生的寶物,它們本身就蘊含一部分星座的法則和力量。對於武者來說,這些力量龐大得驚人,就像一個巨大的寶庫。可是實際上,一般大家能夠使用的,都只是星辰秘寶極小一部分力量。絕大多數力量,都封存在秘寶之中,而無法被人使用。

可是,在某些特殊的條件下,這座龐大的寶庫,是可以被打開的,秘寶的威力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,猶如進化一般,所以也才被稱為秘寶進化。

秘寶的進化並非只有一次,而是一個遞增的過程,進化次數越多,秘寶能動用的力量就越多。當進化的次數累積到一定程度,秘寶可以和本命星座溝通,而把星座的力量投射到秘寶身上。那時的秘寶,有易天換日之威。

但是鶴同樣知道,秘寶進化非常困難。那本典籍內沒有講如何才讓秘寶進化,鶴暗自搖頭,自己那位深不可測的阿姨,一定知道。但他不想去問她,母親因為當年和父親的事情,和那邊鬧得相當厲害。雖然如今母親已經和那邊的關係融洽了許多,但依然住在天鶴座,這亦表明了她的態度。

鶴不願意和欠那邊的人情。

但是他極聰明,唐天的秘寶剛剛完成了一次進化。這段時間唐天若說有什麼變化,那就只有三處,領悟鶴之勢、修鍊和,兩種武技顯然不可能引發秘寶進化,那麼唯一的可能,便只有鶴之勢!

鶴之勢的記載太少,但是鶴卻記得一點,鶴之勢能夠和武魂連通。

而他恰巧知道,秘寶進化的本質,就是秘寶內武魂的進化!

他迅速得出一個大膽的猜測,引起唐天秘寶進化的,就是鶴之勢!

這個猜測讓他感到振奮,自從唐天領悟鶴之勢后,鶴也每天不斷地揣摩思考,他沒有唐天那般天賦驚人,但是他對鶴派武技的積累更加紮實。如何才能修鍊成鶴之勢,他已經有點眉頭。

沒想到鶴之勢,竟然能夠讓秘寶進化,鶴的眼中閃亮,饒是他自控力驚人,心中也不由有些激動。

進化后的秘寶,威力實在太強大了!

而且,自己手中的這把劍……

鶴深吸一口氣,目光重新變得深沉。

辛立獃獃地看著唐天走到他面前,他身邊空無一人,剛才唐天的那記,目標絕大部分就是辛立身邊沙騎鐵衛。

辛立顫動了一下嘴皮,卻什麼話也沒有說出來,他面若死灰,眼中一片絕望。

一道寒光從辛立喉嚨一掠而過。

唐天轉身離開,冰冷的聲音沒有一絲溫度:「降或者死。」

撲通。

身後的辛立此時轟然倒地。

僅存的幾名沙騎鐵衛此時也失去抵抗的意志,其他武者更不用說,他們已經嚇破了膽。成片的兵器墜地聲,他們紛紛把武器扔在地上。

火瑪爾和她麾下的武者,如夢初醒,紛紛上前制服辛立的這些人馬。

忽然,三道人影向遠處飛掠。

卻是老者三人,倉皇逃命。

但是此時,卻沒有人有興緻去追他們,大家還沒有從剛才的震撼中回過神來。

銀甲從唐天身上如同流水般褪下,當最後一絲銀甲消失,一直挺立的唐天砰地軟倒在地。

「唐天1

凌旭和鶴齊聲驚呼,朝唐天衝去,但是一道人影,卻要比他們快一步,唐一!

唐一一個跨步,便出現在唐天身邊,俯身檢查片刻,方抬頭:「沒事,勞累過度,休息幾天就好了。」

凌旭和鶴這才鬆一口氣,兩人對視一眼,又看了一眼黑壓壓的俘虜,有些頭大起來。

「先去火狼部落。」唐一乾脆利落道。

他說話帶著典型的軍人風格,簡單直接。

凌旭和鶴對視一眼,兩人眼中閃過一絲意外,唐一一般很少說話,今天竟然會主動下決定,有點反常。但好在唐一的決定也是目前為最好的選擇,兩人便紛紛點頭。

火瑪爾二話不說,連忙帶路。

她忽然有一種預感,部落的命運,很有可能因為她這次的遭遇,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隊伍很快啟程,全程唐一都寸步不離地提著他那把巨大的斬馬刀,守在唐天身邊。

第三天,唐天醒了過來。

唐天睡眼惺忪地睜開眼睛,語氣茫然:「咦,我又睡著了嗎?這是哪?」

「我們在去火狼部落的路上。」唐一沉聲道:「大人,以後這樣的事情,還請少做,身為兵團之主,您不應該親身涉險1

短短的幾句話,不遠處的火瑪爾聽得心驚肉跳。

兵團……兵團之主……

唐天大人到底是什麼來路?她已經被唐天強悍絕倫的實力,徹底征服,但是聽到唐一的話,卻愕然發現,自己還是低估了唐天大人!

如此年輕,便能夠成為一個兵團之主,這種可怕完全顛覆了她的世界!

這年頭,能夠擁有軍團的,都是強大的星座。豺狼座沒有一支真正的兵團。

她早就發現唐一的氣質非常獨特,做任何事一絲不苟,而且雷厲風行,說話乾脆利落,直到「兵團」這個詞出來,她才恍然大悟。這就是典型的軍人作風啊!自己怎麼到現在才反應過來?

火瑪爾就像看到了一隻黃澄澄的金大腿!

無論如何,一定要抱緊這隻大腿!

毫無疑問,唐天的背景絕非尋常,只要抱緊唐天大人的大腿,部落就能夠改變如今這般艱難的處境。火瑪爾暗自下定決心,哪怕大人對自己提什麼過分的要求,自己也絕對不會拒絕。

當坐起來的唐天看到守在自己身旁的唐一手中提著斬馬刀,心中不由暗自感動,知道唐一關心自己,撓著哈哈大笑:「哎呀,不用擔心不用擔心,一時不小心,不過好爽啊!哇哈哈1

凌旭和鶴聽到動靜,一個從前方,一個從後方趕了過來。

唐一見沒有危險,便悄然離開,回到光門后的新兵營。

唐天的目光掃過新兵營,發現兵的身影,便大步流星走到兵身邊,沉聲道:「兵大人1

兵似乎知道唐一要找他,撲克臉神色嚴肅,點點頭:「唐一上士1

「兵大人,請您不要操之過急。」唐一沉聲道,毫不畏懼地和兵目光對視:「唐天大人是兵團之主,豈可親身涉險?您同樣是唐天大人的屬下,請以大人安全為第一要務1

讓唐一感到意外的是,兵點點頭:「果然不愧是黃金上士,果敢堅毅!但是,上士!請注意,你的戰術素養,還無法參與戰略層面計劃的討論。不過,上士,請放心,大人的安全,是兵團復興的基礎,我不會忽視這點。但是,我相信你也明白,大人正處在高速成長期,任何成長都不會沒有風險。雖然我沒有必要向你解釋這些,但你是我第一位同僚,我不希望我們之間,出現隔閡,雖然我知道你依然會堅決服從命令。」

唐一沉默片刻,認真向兵行禮:「我明白了。兵大人,感謝您的解釋1

兵大人並沒有胡說,唐一很清楚自己的本事,指揮二十人完成戰術命令已經是他的極限。

說罷,唐一離開新兵營。

兵的撲克臉露出苦笑,自言自語:「什麼時候,才能出一個少將啊?要有一個厲害點的少將,就不用我來動腦子了。哎,少將不現實,校級也不現實,好吧,參謀類的尉級也有點本事,也能湊和一下……」

「新兵營到底太小了,出不了尉級礙…尉級……得想辦法……」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