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六十四節孔雀真力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9-04 01:28  |  字數:3485字

戰鬥中的唐天,一點都不傻。

他一開始的目標,就是辛立。他再強悍,他也絕無可能把五百人全都屠滅,擊敗這支隊伍唯一有效的方法,便是直取中宮。

唐天緩緩而行,猶如閑庭信步,周圍的敵人,恍若未睹。

腳下銀光浮現,一抹銀光沿著他的身體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上蔓延,銀光閃過之處,銀色鎧甲包裹住唐天的身體。

孔雀藍!

當唐天身體最後一塊皮膚被孔雀藍具裝覆蓋,繚繞的鶴之勢,猶如一層其薄如紙的空氣,被壓在具裝和唐天的皮膚之間。

唐天的身體一震。

他彷彿被拉進一個無盡的虛空,在他身後,升起寬逾三丈的藍色虛影,赫然是孔雀的形貌。

虛影雖然有幾分模糊,但是卻能夠清晰地感受到來自孔雀的冰冷和高傲。

這是……

是鶴之勢的緣故么?

唐天心頭訝然,他的武魂和孔雀之間的感應和以前似乎有所不同。唐天心中一動,武魂銀焰中驀地飛出一道銀色火線,沒入背後的藍色虛影。當銀色火線連通藍色虛影的時候,一股冰冷肅殺的真力,源源不斷從背後龐大的藍色虛影上傳遞過來,注入他體內。

唐天身軀再次一震。

冰冷的孔雀真力和他的鶴真力融合,鋒銳百變的鶴真力,如染冰霜,立即變得奇寒無比。

孔雀真力……

唐天心中充滿震撼,他以為自己對孔雀的運用,已經非常深入。沒有想到,自己竟然之前卻彷彿連門都沒有摸到。

唐天體內的真力,前所未有的充盈。

他此時方無比深刻地體會到具裝和機關武甲的不同。

具裝本身就蘊含極強的力量,它們因星座法則而生,自成一體,無數歲月早就積澱了驚人的力量,本身就像一個巨大的寶庫,武者需要的是激發開啟這個寶庫。

而機關武甲,卻截然不同,它雖然有用到星辰石,但是力量的主體,依然是武者體內的真力。它就像一個真力放大器,把武者的真力效果放大。

孔雀的變化讓唐天心神俱震。

唐天決定到時好好問問井豪大哥,他對具裝和武魂的了解太少。

但是此時此刻,孔雀藍的異變,卻無疑是雪中送炭!

冰冷的孔雀真力在唐天體內流轉,唐天的心神一點點沉靜下來,就像泡在冰水之中,不知不覺中,唐天臉上,便多了幾分神似孔雀的漠然和冰冷。

抿起的嘴唇,亦變得冷酷肅殺。

「白銀具裝!」辛立瞳孔一縮,但此時他心中殺意已起,意志堅決,沒有半點動搖。現在的辛立就有如立在懸崖邊,再往後退一步,就是粉身碎骨,莫說唐天多了一件白銀具裝,便是再多其他東西,這一戰也退無可退!

唐天忽然開始加速。

緩緩的步伐悄無聲息中加快頻率,唐天上半身紋絲不動,恍如銀光流淌,垂下的貓刃,猶如風中擺動的柳葉,刃尖綻放著米粒大小的幽藍光團。

猶如孔雀之藍!

辛立只覺得一股危險至極的感覺籠罩心頭,心中一跳,強自鎮定,低喝道:「殺!」

二十二名沙騎鐵衛,恍如流沙,悄然肅殺朝唐天席捲而至。

唐天恍若未覺,漠然前行,唯獨指尖光芒亮了幾分。

一名沙騎鐵衛手中長棍一圈,呼,低沉的嘯音乍起,土黃色的棍影朝唐天罩去。另一名沙騎鐵衛手中的長刀如練,細如遊絲的雪白刀芒,如絲縷般纏向唐天。另一名沙騎鐵衛手持板斧,怒目圓睜,吐氣開聲,揮出一道火紅如綢的斧芒,直取唐天。

唐天瞬間身陷險境。

恰在此時,唐天的眸子深處,陡然亮起一點針尖大小的光芒,仿若一顆星辰從眼瞳深處的無盡虛空飛來。周圍的變化,沒有逃過唐天的直覺。危險並不僅僅只限於此三人,在左側兩名沙騎鐵衛身後,一名沙騎鐵衛手中的青銅胎弓已經拉開,箭矢寒芒,直指唐天。而在右側和前方,有三名沙騎鐵衛手中的暗器隨時可以揮出。

所有的路線,全都被封鎖。

大網沒有一絲破綻。

唐天忽然咧嘴一笑,只是他不知道自己這一笑,卻是何等漠然森冷。

他的身形驀地消失。

瞬間他闖入厚重雄渾的棍影之中,使棍的沙騎鐵衛大喜,他的棍法名為,以力道厚重雄渾見長,對方闖入他的棍影之中,卻是他的機會!

他猛地暴喝,全身真力激蕩,棍芒顏色更深幾分,猶如一張巨口,一口把唐天吞掉。

殺招,!

他看似粗豪,卻心思細膩,他沒有狂妄到覺得自己能夠憑藉這一招擊敗唐天。剛才唐天表現出來的恐怖實力,讓他大為震撼,他自知絕不是唐天的對手。

他圖謀的是用自己最強的一招,能給唐天帶來一點麻煩,從而給戰友贏得機會。他們佔據人數優勢,只要唐天露出一絲破綻,他們就必勝無疑。

周圍幾人,立即明白他的意圖,大家臉上都不由露出喜色。

這一招的厲害,大家都非常清楚,周圍幾名沙騎鐵衛手中的殺招蓄勢待發,只等唐天硬碰一記,真力出現的短暫停頓,那就是絕佳的機會!

一點銀藍色,驟然從深土褐色的棍芒中亮起。

噗!

一道藍芒瞬間穿透棍影,直接插入使棍鐵衛的咽喉。

使棍鐵衛睜大眼睛,凸出的眼睛裡儘是不能置信,自己竟然連唐天一招都擋不下來?

「殺!」

周圍沙騎鐵衛駭然,此時亦顧不得其他,手中的殺招齊齊向唐天招呼。

唐天的身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