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六十三節勢如破竹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9-02 00:44  |  字數:3815字

唐天的騎術相當糟糕,他能做的,只不過是讓自己不從馬背上掉下來。不過這匹馬卻是訓練有素的戰馬,它跑起來,就像一陣風。

當辛立看到唐天帶著火瑪爾二十多人,就這樣直接衝過去的時候,一顆心頓時放在肚子里。

白痴!

天榜武者又怎麼樣?

他帶來的五百人,是他麾下的精銳,天路級武者就超過七十人。這樣的實力,天榜強者撞上來也只有死路一條。他之所以帶人殺出來,就是不確定己方的三位強者一定能夠取勝。

這一仗,無論如何,也要拿下!

辛立小眼睛眯起一條縫,殺機凜冽,心中決然,揚起手臂驟然暴喝:「殺!」

「殺!」所有人轟然應諾,他們臉上浮現猙獰之色。

看著對方的距離越來越近,唐天眼神驟然變得兇狠,猛地從馬背一躍而起。他這個突然的動作,讓人大感意外,隊伍前方的幾人,完全沒有預料到唐天會突然從馬背上躍起。

藉助馬的沖勢,唐天這一躍,其快無比。

隊伍中諸人只覺得唐天恍如一顆流星,忽倏衝到他們面前,模糊殘影,瞬間遮掩了他們的視野。

首當其衝的那名武者駭然失色,倉皇舉起手中的劍,排山倒海般的力量透劍而至,他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,感覺被一頭巨獸撞上。

轟!

他的身體就像受到強力擊打的皮球,以驚人的速度倒飛出去,他後面幾名武者,躲之不及,砰砰砰,挨到的無不是慘叫一聲,口吐鮮血,跌落馬下。

場面頓時有些混亂。

一棒逞威,唐天的戰意陡然熾烈幾分。

借著混亂之勢,腳尖一點,掠起一抹殘影,猶如奔馬,倒拖在地的狼牙棒,犁出一道深溝,泥土四下飛濺。

體內真力鼓盪,倘若唐天此時注意,便會發現他的狼牙棒上亦籠罩著薄薄的白霧,繚繞不定。

鶴之勢!

最後一步深深踏進泥土,唐天的身體出現一個短暫的停頓,但是下一刻,卻瞬間消失。

與此同時,空中響起低沉雄渾的嘯音,鶴之勢繚繞的狼牙棒威勢駭人。

嗡!

橫掃千軍!

狼牙棒橫掃之處,只要沾到一點,如遭雷殛,吐血橫飛出去。三道人影,慘叫聲中跌飛開來

唐天只覺得說不出的快意,他的蠻力和真力,在鶴之勢之下,竟然無比契合而完美地融合,普通無比的招式,在他手上,變得威猛得驚人。

但是此時,其他人也反應過來,幾道人影從馬背上彈起,向他疾衝過來。

唐天嘿地吐氣開聲,手中狼牙棒一圈,嗡,顫音掠空,幾道刀芒棍芒相交。

轟!

唐天腳下一沉,腳掌陷入地面。

其他幾人只覺撞上一堵厚實無比的牆,胸口一悶,體內真力一滯,一口氣緩不過來,心中無不駭然。唐天的兇悍,超過他們的想像。

當他們的目光,落在唐天的位置,卻不自主瞳孔一縮。

剛才唐天所立的位置,竟然沒有人影。

不好!

他們臉色大變,還未等他們來得及作出反應。

一道鬼魅般的身影,一閃而逝。

幾道寒光夾雜著夜貓哭泣的餘音,幾道鮮血飆射入空中。四名武者捂著喉嚨,眼睛睜大如瀕死的魚眼,他們臉上浮現不能置信和深深的恐懼。

唐天收回狼牙棒,用上鐮血貓刃。

空中縈繞著若有若無的邪異貓的泣音,飄忽難測的身形,如同鬼魅般,他彷彿總是能夠提前預測攻擊。他的攻擊同樣詭異難測,忽然消失在馬腹,忽然從視線死角彈射而起,奇快無比,每一擊必然是對方的破綻。

手中揚起的寒光,在人群間閃爍不定。

十五秒,唐天眼前豁然開朗,他竟然把對方的隊伍殺了個通透。雙方相向衝鋒,速度奇快無比,這對於唐天來說,無疑是天然的戰場。如此高速的遭遇戰,雙方的反應時間都少得可憐。但是對於唐天來說,他強大的直覺,能夠讓他提前一步察覺到危險和對方的攻擊意圖。

唐天亦把他的直覺,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跟在他身後的火瑪爾等人,此時每人臉上皆是不能置信之色。

他們竟然鑿穿了對方的隊形……

這……這怎麼可能!

「殺!」一聲咆哮,突然在他們耳炸響,他們方如夢初醒。

轉頭望去,那個飄忽彷彿要消失在風中的身影,竟然返身朝對方的大軍又殺了回去。

嘶!

整齊的倒抽冷氣聲,這世上竟然有人,兇悍到如此地步!

火瑪爾被唐天的舉動刺激得胸中戰意沸騰,深吸一口氣,猛地一勒馬頭,返身朝敵人撲去,手上彎馬高舉:「殺!」

火狼部落的武者,轟然應諾。

辛立又驚又怒,一個照面之下,自己就損失了差不多二十人。這五百人可是他精挑細選的精銳,每一個人都是寶貝,轉眼就死了二十多人,他如何不肉痛?唐天表現出來的強大實力,讓他感到駭然,可是當唐天返身尾隨他們殺來,這個充滿了蔑視的舉動,讓辛立只覺一股血直衝腦門。

他辛立何時被人如此無視過?

辛立眼中閃過一絲狠辣,沉聲喝道:「停!」

隊伍遽然而止,他們本就是精銳,實力精悍,又是生活在這片沙漠的武者,馬術個個嫻熟無比。

「後隊棄馬,迎敵!」

辛立表現出遠超常人的鎮定,唐天此時距離他們已經不到十丈。

隊伍後面的武者紛紛棄馬,轉身朝唐天涌去。

辛立確實目光如炬,馬匹增加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