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六十二節兵的請求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31 00:10  |  字數:3659字

老者渾身散發的氣息,浩瀚無邊,竟然把所有人都籠罩在內。

一聲冷哼,一個魁梧的身影擋在唐天面前,赫然是唐一。唐一神態威嚴,不怒自威,手中的斬馬刀隨意拄在地面,氣勢渾然一體。

老者瞳孔一縮。

這名魂將動作看似隨意,渾身卻沒有半點破綻。自己的氣息,一接近魂將,便彷彿撞上一堵無形之牆,無法寸進。

好強的魂將!

火瑪爾臉色一變,心神再次受到衝擊,之前唐一沒有動手,她以為唐一隻是平常魂將,沒有想到,卻如此厲害!

這群人到底是什麼來路?

她心中越發沒有底,唐天三人的實力,已經強悍無比,還有一名更加厲害的魂將,如此豪華的隊伍,怎麼會出現在豺狼座這樣的小地方?

老者的氣息一放開,就引起連鎖反應。

鶴目光一凝,修長白皙的手掌,不自主握上劍柄。挺撥的身形,微微內弓,整個人蓄勢待發。

凌旭取槍在手,雙羊風鈴緩慢而有節奏的叮咚聲,在風中飄蕩,他神色一片凝重,橘紅色的瞳目,火焰在跳動。

老者身邊具裝武士和骨鞭女子,此時亦冷哼一聲,各自放開氣息。

轟!

具裝武士渾身恍如銀液流淌,他的下半身,明亮的銀霧繚繞,隱約可見半截馬身。他的手上,多了一枝半米長的銀色投槍。

「半人馬座?」凌旭冷哼一聲,眼中火焰更加熾亮。

南天四十二宿各星座之間實力參差不齊,相差極其懸殊,但是有幾個十分強大的星座,比如半人馬座、鳳凰座、大犬座、南冕座,都是非常強大星座,而半人馬座,亦是南天四十二宿之中最強大的星座之上。此人身上半人馬座具裝,顯非凡品。

「半人馬座,銀槍之翼,英空!」

具裝武士沉聲自報家門。

「正義之槍,凌旭。」凌旭吐出兩個字,胸中戰意翻騰,對方的氣息之強,絕不弱於他,這樣的對手,可難找得很。

鶴和骨鞭女子卻是另一番光景。

「哎喲,公子長得真俊啊。」骨鞭女子嫵媚道:「奴家一看就心生喜歡。公子不如從了我。放心了,奴家會好好寵愛公子你的。」

鶴神色平靜:「閣下可是粉骷髏?」

「喲,公子還知道奴家的名字呀,難不成,公子早就對奴家動了心?」骨鞭女子掩嘴嬌笑:「早說嘛,今晚奴家,就是公子的人了。」

她一臉閃動著電眼,一臉媚意地扭動腰肢,向鶴貼了過去。

鶴眼中閃過一道寒光,手中鶴劍連鞘,直挺挺刺去。

嗤!

劍氣如白鶴吐息,挾著白茫茫的霧氣,破空而至。

「公子好狠的心啊!」骨鞭女子口中嬌呼,手中的骨鞭,宛如一隻骨蛇,詭異地揚起,擊中劍氣。

雙方的速度極快,鶴的身形飄逸瀟洒劍法靈動,骨鞭女子的骨鞭詭異莫測變化多端。

而凌旭和具裝武士,卻是另一般光景。半人馬武士,身形快如閃電,投槍更是勢大力沉,四下遊走。而凌旭催動火烈鳥,猶如一團火紅烈焰,手中的槍尖海綿綿不絕,只要對方稍沾染上,立即會被拖入槍幕之中。半人馬武士,也識得厲害,對凌旭的槍尖海極其忌憚。

最激烈的,卻是老者和唐一。

老者的爪法,奇快無比,快到肉眼難以捕捉,而且每一爪,必然伴隨著強烈的寒意,藍色爪影間,雪花飄落。

而唐一的刀法,卻是樸實無華,不疾不徐,唯獨與藍爪碰撞時,刀光里霸氣絕倫的力道,才會恍如炸雷般轟然四逸。

雙方同樣處在僵持狀態。

唐天愕然地發現,自己竟然沒有人搭理。

這是什麼情況……

忽然,他若有所覺抬頭望向遠方,他隱約感覺到好像有人在偷窺。

距離唐天大約十公里的地方。

「這些傢伙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?」說話的中年人氣急敗壞,他的身體微胖,眼睛很小,但是此時面目猙獰,透著難言的殺氣。

他就是辛立。

在他身邊,赫然是身材瘦小的晏九之,他此時臉上完全被駭然佔據,沒有一絲血色。驚駭之餘,他心中儘是慶幸,慶幸自己逃得快,如果自己一開始就撞上那名提著斬馬刀的魂將,只怕如今已經腦袋搬家了吧。

辛立通過晏九之,與他的師傅所在勢力搭上線,而這三人驚人的實力,也讓辛立充滿信心。以雷霆之勢掃蕩這片沙漠,然後與三大勢力爭霸。

眼看就要把火瑪爾幹掉,這最大的障礙一掃除,沙漠就是他的天下。沒想到半路,卻突然殺出幾名強悍的傢伙!

攪了他必勝之局!

可惡!

辛立咬牙切齒,臉色變幻不定。

無所事事的唐天,有些撓頭,這節奏,不對勁啊,怎麼能只有我沒有架打呢?神一樣的少年,才是打架第一名啊!

唐天四下張望,滿眼希冀,希望能夠再殺出來一名敵人援兵之類。

四周的荒野靜悄悄。

就在此時,忽然心中響起兵的聲音:「小唐唐,和你商量個事。」

無所事事的唐天,立即來了勁:「大叔,有什麼事?」

「咳。」兵覺得這事有點信以啟齒:「那個,你能不能打下這幾個部落?」

「打下這幾個部落?」唐天愣住了:「大叔,你想幹嘛?你怎麼會對豺狼人的部落感興趣?你不是在弄你的訓練營嗎?」

「沒錯,訓練營進度很順利。」兵的語氣很振奮,但是很快,便有些不好意思道:「但是,現在有個問題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