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六十一節藍色手掌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要把火狼部落完整吞下去。」 忽然,唐天停了下來,他的目光,望向遠處的山丘:「有人來了1 恰在此時,遠處山丘上出現幾個小黑點。 火瑪爾渾身一震,她不能置信地看著唐天,這裡距離那處...

鶴的臉色鐵青。

對於素來溫文爾雅的鶴來說,這樣的表情絕對罕見,就連沒心沒肺的凌旭,這個時候都識趣閉上嘴巴,抱著銀槍,坐在火烈鳥上一副眼觀鼻鼻觀心的模樣。

整支隊伍所有人都識趣地閉嘴。

所有的矛頭,全都隊伍前方的唐天惹出來的。

「哇,看我無敵狗刨!呼呼哈嘿1

唐天飄浮在半空中,做出狗刨的姿勢,嘴裡發了呼呼喝喝的聲音。奇異的是,唐天竟然真的像在水裡一樣,連續地狗刨下,緩緩前進。

「看我倒踩空氣1

唐天面朝後方,像踩水一樣,雙腳對著空氣一陣亂蹬,身體被推著前進。

「看我倒立彈簧跳!我跳我跳我跳跳1

唐天又變成頭朝下,手上像安了彈簧一樣,噗噗噗,一彈一彈往前走。

唐天一個人玩得不亦樂乎,不時發出各種各樣怪異的聲音。

唐天渾身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白霧,頗有幾分仙氣繚繞的感覺,這就是鶴之勢。鶴之勢神奇無比,唐天舉手投足間,自然而然多了一份渾然天成的味道。

鶴心中的震撼無法用語言形容,鶴之勢和鶴身勁比起來,高級太多。在鶴派的歷史上,只有早期的鶴派弟子才有人修鍊出鶴之勢。如果說,鶴身勁是鶴派武技的基礎起點,沒人領悟鶴身勁,鶴派武技絕大多數都無法修鍊。而鶴之勢,卻猶如點睛一筆,領悟了鶴之勢武技,再普通的鶴派武技在他手上威力都倍培。

鶴心裡不羨慕那是假的,但他是一個極有修養的少年,從小烙進骨子裡的平和從容,讓羨慕之餘,更多的是開心,如果沒有後面唐天的一系列行為的話。

哪知唐天,就要發現了新玩具,頓時來勁了。

尤其發現,鶴之勢能夠幫助他的身體懸浮起來,他很快找到一系列玩法,空中游泳、倒立彈簧跳等等,頓時玩得不亦樂乎。

鶴之勢這等傳奇絕學,在鶴的心中,神聖無比。唐天你領悟了鶴之勢,這是多麼難得啊,多麼幸運哪,請多多珍惜啊,把鶴之勢融入武技吧!鶴的心聲就是如此,可是,親眼目睹唐天是如此不務正業,把鶴派絕學用來玩樂,如此「糟蹋」,他怎麼會有好臉色?

這個混蛋!

一個小時后。

唐天像灘爛泥般趴在一匹馬上,渾身動彈不得,剛才玩得太過火了,居然把真力全都玩光了,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,只好趴在馬背上。

看到唐天這番狼狽的模樣,鶴覺得大快人心,神情恢復如常,始終壓抑眾人的氣場消失。鶴轉臉微笑問火瑪爾:「這些人火瑪爾小姐認識嗎?」

浩浩蕩蕩的馬隊,押著一批俘虜,剛才敵人,除了晏九之,其他一個也沒逃掉,成為俘虜。

「回稟公子,他們是土野部落的人。」火瑪爾恭敬道,眼前的三人,實力深不可測,強大無比。強者為尊,這是世界的法則,而在殘酷的豺狼座,這種法則體現得更加淋漓盡致。

更何況,這三位強者剛剛救了她一命。

唐天沉浸在鶴之勢的奇妙之中,他體內的鶴身,始終處在變化之中,宛如活物。就在鶴身變化之間,體內真力汩汩流轉不休,這些真力從各個方向湧來,在鶴身之中碰撞、湮滅,化作一股股更細若微塵的真力。

這就是鶴他們看到的,唐天身體始終繚繞的淡淡霧氣。

這些霧氣,由細若微塵的真力組成,它們依附在唐天體內,形成薄薄的一層。

唐天感到新奇無比。

他的感受愈發深刻,愈發覺得這薄薄一層真力帶,裡面有諸多玄妙。若他能鶴之勢的理解更加深刻,這薄薄一層的鶴之勢,就會化作無形。

而且讓唐天最感到意外的,卻是唐天的真力無法控制鶴之勢,而武魂卻能能夠很好地控制鶴之勢。

唐天腦海中靈光一現,他忽然想到隱劍聖的那次,他們被拉入魔封劍的魂域。

莫非,鶴之勢就是魂域?

但唐天旋即搖頭,鶴之勢和魂界之間威力和變化,天差地別。但是有些特點,卻頗為吻合,而且受武魂的控制,倒是有可能是魂域的初級階段。

這個大膽的猜測,唐天暗記在心,日後慢慢印證。

隨著他實力的上升,他能夠依賴兵的地方,也越來越少。他需要更加主動地去領悟,雖然自己比較笨一點,那就花更多的時間。

其他的事情,全都交給更聰明的人去干吧。

唐天的心思,繼續沉浸武技之中,鶴之勢的另一個好處,就是讓他的真力恢復變快了許多。

「火瑪爾,你以為憑這三個毛都沒長齊的傢伙,能夠保住你那個破村子?」使狼牙棒的大漢冷笑:「辛老大已經統領了六個部落,想憑你一個火沙部落,就想翻天?別做夢了1

火瑪爾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:「哈扎爾,你竟然投靠了辛立?」

「沒錯1哈扎爾梗著脖子,瞪大眼睛,毫不示弱:「我們沙狼一脈,這麼多年來,就是沒有一個強大的頭狼,才會淪到今天的地步。火瑪爾,你本來有資格上位,只可惜,你不肯。」

「晏九之也是辛立找來的?」火瑪爾陰沉著臉。

哈扎爾冷笑:「辛立找來的可並不只有晏九之!只有你死了,沙狼一族,才會真正統一,到時候,這片沙漠就是我們的天下。」

「辛立的話你也信?」火瑪爾搖頭:「哈扎爾,你還見過比他更狡詐更無情的人嗎?和他聯手的部落,還有哪個部落還活著?」

哈扎爾的脖子一下子通紅,他的眼中充滿火焰:「我管不了那麼多,你當然不用犯愁!可是我們呢?再這麼下去,我們連這個冬天都熬不過去1

火瑪爾一怔。

「火瑪爾,你沒有機會的1哈扎爾情緒平定下來:「天榜強者又怎麼樣?辛立背後的勢力,比你想象得更大!哼,他的野心,可不僅僅只是這片沙漠,要他去和銀月、天鉤、霸武去爭1

「你們會被當成炮灰消耗掉。」火瑪爾冷冷道。

「哈哈1哈扎爾大笑:「火瑪爾,你這話說得,整個豺狼座,有誰不是炮灰呢?。」

火瑪爾啞口無言。

哈扎爾接著道:「告訴你,火狼部落到現在還沒有被滅掉,只不過因為辛立有足夠的把握幹掉你。只要幹掉你,火狼部落不戰自降,他要把火狼部落完整吞下去。」

忽然,唐天停了下來,他的目光,望向遠處的山丘:「有人來了1

恰在此時,遠處山丘上出現幾個小黑點。

火瑪爾渾身一震,她不能置信地看著唐天,這裡距離那處山丘,起碼還好十里,唐天竟然能察覺那麼浴

對方來得極快。

來者是三人,為首者,是一位神色陰鷙的老者,他一雙血目看上去異常可怖。在他左邊,一人身著具裝,渾身籠罩在白銀具裝之中,連面孔也包裹得嚴嚴實實。而在他右邊,則是一位手持骨鞭的女子,女子身著黑色皮裝,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淋漓盡致,她手中的骨鞭也十分奇特,似乎是某種星魂獸的脊柱骨,一節節骨節,分明得很。

「誰傷了九之?」血目老者沉聲問。

「是我1唐天笑嘻嘻地站了出來:「你是他師傅嗎?是來打架的嗎?」

「找死1血目老者冷哼一聲,身形驀地在原地消失,嘶,唐天眼中藍光一閃而逝,一道模糊的湛藍爪影,驟然出現在他視野中。

唐天想也不想,手中鐮血貓刃錚然揮出,一縷耀眼的火花,迎上那道藍爪。

叮!

勁氣轟然四溢,兩道人影一觸即分,各種後退三丈。

唐天狠狠瞪著老頭,老頭的實力,遠超晏九之,剛才這一碰撞,他就知道這必然是一場苦戰。他的目光,落在老頭的雙手,那雙手竟然是如同藍色冰雕而成,晶瑩奪目,彷彿有著某種魔力一般,不自主地吸引人的心神。

好強!

老者的同伴,對於唐天能夠擋下老者一爪,露出驚訝之色。

老者眯眼睛:「聽說剛剛有人創出一種全新的無雙武技,名叫火鐮鬼爪,沒想到在這裡遇到。難怪九之會敗在你手上,有幾把刷子。」

一旁兩人,頓時聳然動容,不能置信地看著唐天。

這個看上去毛都沒有長齊的小子,竟然創出一種無雙武技?

最吃驚的是哈扎爾,他張大嘴巴,獃獃地看著唐天。他知道老者的身份,當他看到老者出現的時候,他心中狂喜,認為必勝!沒想到,兩人硬拼了一記,竟然平分秋色。

「你的爪功也很厲害啊1唐天的目光盯著老者的藍色晶瑩雙手:「想必你的也是無雙武技吧1

「有幾分眼力。」老者冷冷道:「年紀輕輕,就能創出火鐮鬼爪,有前途。不過,竟然你遇到我,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。」

老者手掌輕輕一擺,兩截袖子就像蝴蝶般飛出,露出一雙如同藍色冰晶雕刻而成的手掌。

藍色雙手微微揚起,一高一低,錯落平放胸前,五指如鉤。

轟!

一股危險而浩瀚的氣息,驟然從老者體內勃然而發,在他身體周圍,環繞流轉。

恍如無邊汪洋中,一隻如山般藍色大鯨浮出海面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:又感冒了。我的渣體果然是負數啊,我還奇怪為什麼前兩天狀態不好,這下才恍然大悟。原來不知不覺,我已經進化到了生病才會影響狀態、而且還不斷更這樣神一樣的地步啊!請不要太崇拜少年我!哈哈!

感謝恍然一夢一峰萌主捧場,抱歉的是,這個三更,要等我感冒好哦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