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六十節鶴之勢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9 14:39  |  字數:3653字

整齊的刀劍出鞘聲響起一片,火瑪爾麾下的這些人,看上去並不是什麼正規軍,但是此時卻表現出訓練有素的一面。他們策動著身下的馬匹,嘩地散開,神色肅殺。

「搶佔前面的山坡。」

火瑪爾率先朝前方衝去,前方是一處緩坡,坡度並不大,長滿青草。敵人的動靜,從山坡的另一端傳來。如果被敵人佔據了山坡高處,便失去地利。

火瑪爾的屬下對她極為信服,聽到命令,所有人便如同離弦之箭,朝山坡坡頂衝去。

唐天三人對視一眼,難道是追擊他們的那些人?

這幾天,他們可是日夜兼程,全速飛掠。武者只要不怕真力的消耗,全速飛掠,速度要遠勝了廂車。廂車的長處在於耐力持久,可以連續飛行數月。

如果隱藏在暗處的敵人,能夠這麼快,那勢力之大,對唐天他們來說,可不是什麼好消息。

唐天三人,也連忙跟著衝上坡頂。

衝上坡頂,眼前的視野豁然開朗,只見一群約一百多人的馬隊,正朝他們撲來,雙方的距離,只有不到兩百步。

看上去,不像是追擊他們的人,唐天三人鬆一口氣。

「殺!」

耳邊響起火瑪爾的厲喝,她一騎當先,如同一團烈焰,悍然朝對方的馬隊撲去。她身邊的屬下發出哇哇的怪叫,也毫不猶豫,向下衝鋒。

「好兇悍的妞!」凌旭低呼,乍舌不已。

唐天和鶴深有同感,敵人的人數是己方的五倍,連眉頭都不皺一下,直接衝鋒,太兇悍了!

火瑪爾渾知亮起紅色的光芒,把她和身下的馬籠罩在一起,那匹馬顯然也不是一般的馬匹,速度快若閃電,便是比起凌旭的火烈鳥,也絲毫不遜色。

火瑪爾借著沖勢,手中的彎刀一揮,一道熾熱的丈余紅色刀芒,呼嘯沒入對方的隊伍之中。

三人避之不及,鮮血飛濺,慘叫一聲,跌落馬下。

雙方的速度極快,火瑪爾剛剛揮出這刀,便沖入對方陣中。她手中的彎刀招式詭異飄忽,出招極快,月形的刀芒,在空中一閃而逝,必然伴隨著一人墜落。

「很強!」鶴低聲道:「起碼有天榜候補區的實力。」

「好厲害!」唐天一臉吃驚,實力這麼強悍的女人,他倒是第一次見到:「她的刀法很強啊,出招很快,小旭旭,你快還是她快?」

凌旭冷哼一聲:「她不是我的對手。」

這話傲氣十足,但是大家早就對凌旭這個調調熟悉得很。

火瑪爾所向披靡,讓她麾下的部屬士氣大振,更加悍不畏死。看到對方的陣形被沖亂,火瑪爾心中大定,再加把勁,對方就會徹底潰敗。

隊伍中亂成一團,到處是失去主人的馬匹,這些馬匹都是寶貴的資源,沒有人會輕易地殺戮。

火瑪爾注意到,對方隊伍中有個身手了得的大漢,用一把沉重無比的狼牙棒,自己這一方有三人已經被此人所傷。火瑪爾眼中殺機一閃而逝,一夾馬腹,伏腰疾沖,手中彎刀自然垂下,如同風中擺動的柳葉,帶著難言的韻律。

她的速度極快,猶如一道紅色閃電,瞬間衝到這名大漢面前,手中的彎刀一抖,凜冽的刀芒直取大漢面門。

狼牙棒毫不示弱迎向刀芒,大漢的嘴角忽然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。

火瑪爾瞳孔一縮,不好!

噗!

一根細刺劍,毫無聲息從下方刺入馬腹,陰寒尖銳的劍芒,驟然從劍尖爆發,瞬間刺穿馬匹的身體。一個矮小模糊的虛影,從大漢的馬腹下突然竄出,貼到火瑪爾的馬腹下方。

火瑪爾來不及格擋,拇指粗的藍色劍芒,沒入她的左肩,帶起一蓬鮮雨,洞穿之後消失在空中。

面前大漢的狼牙棒,轟然掃至。

火瑪爾只覺得自己如同撞上一堵牆,悶哼一聲,倒飛出去。

還未落地,一點森冷藍芒如同附骨之蛆,出現在她眼前。恍如鬼魅般的身形,欺身而近。

她如墮冰窖,血液幾乎凝固。

她認出偷襲者是的身份,晏九之!

以晏九之的實力,絕無可能失手,她眼中泛起絕望之色。

忽然,一溜耀眼的火花,猶如一枝火箭,突然闖進她的視野。這溜火花準確地擊中這點藍色劍芒,啪地炸開。

火瑪爾死裡逃生,驚魂未定的她,下意識地拉開距離。

連退了數丈,她才看清楚,唐天橫立在她面前。

這傢伙……竟然能夠擋下晏九之的劍!

唐天大大咧咧:「喂,你不能殺她,我也不想殺你,你們走吧,我不為難你們。」

火瑪爾的表情僵在臉上,她很懷疑眼前的唐天腦袋被門夾了吧?怎麼會說出這麼讓人哭笑不得的話?

她此時方看清楚晏九之的模樣,晏九之身形矮小,只有一米六左右,目光陰冷如蛇蠍,手中一把藍汪汪的長劍。

晏九之瞳孔一縮:「你是誰?」

「我叫唐天!」唐天拍拍胸脯,一臉得意洋洋:「我可是天榜武者,很厲害的!」

所有人看向唐天的目光,都變得怪異無比。火瑪爾臉上火辣辣的,她覺得丟人至極,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樣,就是一個地痞流氓,哪有半點高手風範?

天榜武者……是騙子吧……

晏九之眼中閃過一絲嘲弄之色:「天榜武者?呵!」

他的身形驟然消失,一點森然藍光,直取唐天咽喉。

使狼牙棒的大漢趁機發動,猛地一躍而起,從唐天的頭頂掠過,手中狼牙棒高高揚起,一聲暴喝,轟然朝火瑪爾砸去!

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