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五十九節火瑪爾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845字

余順仔細地看著手中的命令,面色如水。

屬下大氣不敢出一下,余順大人可是霸武真正的實權人物,獨領一方。他們的領地,在整個豺狼座,都是極其肥厚的,畢竟這裡靠近烏鴉座。烏鴉座也不繁華,但商路起碼是暢通的,他們也能沾一點光,前往烏鴉座去做點小買賣。比起豺狼座腹地的一片混亂,這裡的日子堪稱滋潤。

余順大人是霸武的二號人物,才有資格佔據這一塊肥腴之地。

「之前吩咐下去的那輛廂車,派人去了么?」

余順放下手中的密令,忽然問。

手下一個激靈,連忙道:「派去了,按照大人的吩咐,我們的人,一直拖著他們。但這夥人很扎手,我們的人,都……」

「我們手上還有多少精銳?」余順問。

「大約還有四十人。」手下算了一下道。

「再派十人。」余順一揮手,毫不猶豫道。

「是!」手下心中駭然,那輛廂車上的,究竟是什麼人?

「無論如何,也要拖住三天。」余順淡淡道:「水丞和永秋兩位大人,將率七十名精銳,三天後趕到。」

手下此時已經完全嚇得傻住,水丞和永秋大人,是霸武的三號和四號人物,皆是天榜強者!而在霸武,能夠稱之為精銳的,都是天路級武者。

這次是大行動啊!

「是!」他強忍心中的驚濤駭浪,哆嗦著應下來。

「去吧。」余順一揮手,手下連忙告退。

余順的目光投向遠方,臉上驀地浮現憂慮之色。

老大去找康德了!

有相助,老大如虎添翼,實力起碼可以增加三成。余順對老大的了解很深,老大被康德壓了這麼多年,心中早就憋了一股惡氣,此時實力大漲,自然迫不及待地去找康德。

然而余順心中卻有一絲憂慮。

能夠讓對方用來作報酬的敵人,又豈會是易與之輩?

余順忽然自嘲地笑了笑,難道是太平日子過久了,自己也失去了鬥志,竟然變得如此膽小起來。對方三人皆是天榜強者沒錯,但是己方三人,同樣是天榜強者!

更何況,他們手上還有差不多一百名天路級武者的精銳,光這一百名精銳,就能對三人構成威脅。

老大放心去找康德的麻煩,想必也是想到了這點。

己方的實力,佔據絕對的優勢!

若此戰能夠成功,霸武一定會成為整個豺狼座最強大的勢力。

一想及此,余順不由心潮澎湃。

唐天睜開惺松的眼睛,這一覺睡覺無以倫地的滿足,他只覺得通體舒暢,精神完足。

呃,等等……

唐天茫然地環顧周圍,自己竟然在唐一的背上。唐一大步流星,景色飛快地倒掠。

「你醒了。」鶴淡淡道,他的身姿透著說不出的瀟洒,哪怕飛掠之中,瀟洒出塵之味,猶如一隻大鶴,翩然前行。

凌旭坐在火烈鳥身上,嘲笑道:「你讓全世界的豬感到羞愧,它們絕對沒有你能睡,整整三天,嘖嘖,佩服佩服!」

「那個……我們這是……」唐天一臉茫然:「咦,廂車呢?」

「我們改變了路線。」鶴一邊飛掠,一邊平心靜氣道:「廂車太醒目了,我們已經收了起來。」

這輛廂車亦屬於秘寶行列,才能夠收起來。而且唐天當時為了方便,並沒有與廂車上留下自己的烙印。

唐天一臉獃滯:「改變路線?難道叮鐺制訂的路線有問題?」

「沒有任何問題。」

鶴的話讓唐天更加不解。

「我們被人盯上。」鶴平靜道:「除了你解決的那一波,我們還遭遇了五波有預謀的襲擊。」

「啊!」唐天立即瞪圓眼睛,驚訝道:「我們遇到襲擊?還有一波是我解決的?咦,為什麼我沒有一點印象呢?好奇怪!」

「可能你當時太累吧。」鶴輕描淡寫道。

一旁的凌旭,冷笑一聲,十分不爽:「你倒是睡得爽啊,整整三天。我們累得像狗一樣,連天路級武者都跑出來,蒼蠅一樣,煩都煩死。浪費我修鍊時間!」

「天路級武者!」唐天又是一呆。天路級武者雖然他們能夠應付,但是也沒有那麼輕鬆。關鍵是,天路級武者,已經不算弱者了,他的表情凝重起來:「有幾個?」

「天路級武者有五人。」鶴的語氣依然平靜如水:「我懷疑前方會有埋伏,五波襲擊,明顯是有組織。對方應該是想拖延我們前進的速度,如果這樣的話,對方很有可能是在為調集人手爭取時間。」

五名天路級武者,這絕對不是個小勢力。

天路級武者不是唐天三人的對手,但是當數目達到一定程度的話,依然能夠他們構成威脅。連續六波襲擊,絕對不正常!

鶴的猜測很有道理。

「呀!看不出來呀,小鶴子,你的聰明才智已經快趕到我了啊!」唐天一臉大驚小怪。

飛掠中的鶴身形一滯。

坐在火烈鳥上的凌旭毫不顧忌形象暴笑:「哈哈哈哈!鶴,原來你的智商,和這傢伙一個水平啊,恭喜恭喜!」

鶴直接無視了無良的兩人:「根據叮鐺制定的路線,我們選擇了向東,繞一個圈子,繞過我們原計劃的第一個城市莫西干,而直接抵達原計劃的第二個城市,比亞。」

「都交給你了。」唐天一揮手,渾不在意,這種事情,還是讓腦子更聰明的傢伙去操心吧,反正只要最後能到就行。

忽然唐天神色一動:「有人朝這邊靠近!」

他從唐一背上跳了下來。

鶴和凌旭,也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