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五十八節極地級寶器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514字

空曠的新兵營,空蕩蕩地只有唐天一個人。

他長長吐出一口氣,心情糟糕至極,連續的失敗,讓他嘗到了久違的挫敗感。他漫無目的地在新兵營里亂逛,武魂殿一縷黑色的煙霧,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黑色的煙霧,有一雙充滿怒意的眼睛。

唐天一愣,這不是那張卡片么?什麼時候,兵把那張卡片也放了出來?

黑色煙霧就像沒有看到唐天,一動不動。唐天歪頭看了一半天,也沒看什麼苗頭,算了,等兵回來就知道了。唐天搖頭,把心中的挫敗感和鬱悶甩之腦後,深吸一口氣,目光重新變得毅然,嘴角浮起一抹自嘲卻又堅決如鐵的笑容。

失敗,才是自己最熟悉的事情啊!

自己不早就習以為常了么?

這樣熟悉的敵人,怎麼可能打倒自己?

認輸?這麼可笑的詞,絕對不會出現在神一樣的少年身上,無論是以前,還是現在!

幹掉它!

唐天猛地一握拳頭,轉身殺氣騰騰地朝殞石天走去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唐天被鶴叫出來,才知道又是十天過去,唐天才恍然驚覺,他在新兵營里已經呆了三十天,整整四十天的修鍊。

「好消息是,我們已經進入豺狼座了。」鶴接著道:「壞消息是,我們已經被人盯上了,過了前面的溧河……」

「被人盯上了?」唐天一臉茫然,他還沒有從修鍊狀態中恢復過來。

轟隆!

廂車猛地劇烈晃動。

受到攻擊!

唐天有些茫然的眼睛,驀地亮起一團血光。如果說,之前他是一隻沒有睡醒的獅子,那麼此時,這隻雄獅已經進入戰鬥狀態。

如此強烈的反差變化,發生在極其短暫的瞬間,親眼目睹這一幕的鶴心中一凜。

唐天消失在他眼前。

鶴連忙衝到廂車護欄旁,唐天已經化作一個小黑點,這傢伙竟然直接跳了下去。

「殺!」

下方傳來一聲暴喝,咻咻咻,五根銅箭挾著綠色箭芒,在空中划出五道綠色的光芒,目標直取半空中的唐天。

五支銅箭分取唐天不同的方位,連同他閃躲的方向,也算計在內,唐天避無可避。

從空中墜落的唐天,眼看就要落入對方箭矢布下的天羅地網之中,唐天忽然抱膝團身,身體縮成一團,躲過四支箭矢,唯獨一支銅箭,正中血沖盾。

預期中的金鐵相交聲沒有發生,勁力十足的一箭,竟然貼著盾面刷地滑過。

埋伏的豺狼人臉色一變。

轟!

躲過偷襲的唐天重重落在地面,無數裂紋在他腳下蔓延。他沒有半點停頓,落地的瞬間,便消失不見。驚惶雜亂的慘叫聲同時響起,七八個豺狼人撞飛的身影和空中乍迸的血光中,一個少年的身影帶起如風的殘影。

天空的鶴瞳孔驟然一縮。

唐天手中的盾牌揮灑的盾芒,如同一道道白色的刀芒,鋒利而致命。這些鋒利的盾芒,並非是真力外放而形成,而是由高度壓縮的空氣形成。

八名豺狼人擊飛的身體落地,這些盾芒才消失在空氣中。

短短的十幾秒,戰鬥便已經結束。

唐天提著滴血的血沖盾回到廂車。他的神色漠然,就像剛才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,只有那滴血的盾牌,無聲地詮釋剛才發生了什麼。

好重的殺性……

唐天剛才用的是什麼武技……

鶴心中震撼無比,唐天表現出來的果決和狠辣,讓他幾乎以為自己面前站的是另一個人。平時的唐天,永遠掛著陽光般燦爛的笑容。這個傢伙……真是讓人看不透啊……

唐天眼中的血光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退去,他臉上的淡漠也彷彿融化的冰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「好睏……」唐天的眼中泛起淚花,他打著哈欠,就這麼趴在廂車甲板上,呼呼大睡。

血沖盾上的血跡被血沖盾吸食,亦看得鶴眼中露出戒懼之色,這塊看上去不起眼的小盾,似乎也是件了不得的東西啊。

廂車沒有停留,在空中呼嘯而過。

幾分鐘後。

三道人影出現在八具屍體旁,仔細地查看著屍體。

「好強好狠!」其中一人忍不住驚嘆。

「甚至沒有來得及組織第二輪的進攻。一個人所為,同一種類型的傷口,發生的時間非常短暫,他們是同時被幹掉!」另一個人沉聲道。

「果然不愧是天榜強者!」

「看來比我們想像得更強……」

「我們要趕在他們前方……」

……

百丈孤峰,山峰頂端一片平整,平整得就像刀切過一片,四周孤崖如仞,無路可通。俯瞰下方,地面上的人就像一個小黑點。無數房舍店鋪,幾乎把下方地面鋪滿,無數人流穿梭。

此座孤峰,竟然樹在整個城市的正中心,突兀無比。

這便是豺狼座赫赫有名的霸武峰!

霸武峰是霸武老大鄔鐵羽的隱居之地,偌大的幾頂,只有一間石情趣,其餘地方空無一物。但是此時,鄔鐵羽面前,卻坐著一位帶著面具的男子,面具上猩紅誇張的厚唇,似乎在嘲笑這個世界。

「我對這個沒有興趣。」鄔鐵羽搖頭,他身形魁梧,渾身猶如銅澆鐵鑄,充滿了狂暴的力量,他眯起眼睛,目光如刀,鋒芒畢露。

「呵呵。」帶著說不出意味的輕笑從面具後面傳來:「莫非鄔老大也害怕了?」

「我已經查過了,他就是唐天,最新排名9637,身邊還有兩位天榜強者,我沒有必要招惹這樣的強者。」鄔鐵羽神色淡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