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五十五節上士唐一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威力,還有待評估。哪裡有大的卡店?」 最後一句話,他卻是問的賽雷。 賽雷想了想:「如果想買紫金卡的話,要去大城市,我回去查查。」 安排好接下來的事宜,他們的速度激增,很快便抵達...

「暫時就這些吧。」兵還是有些心虛的,一下子三十億下去,放在以前在兵團時代,他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,但是唐天的窮困他可是一清二楚。

「是啊是埃」賽雷心也有些虛,本來她以花個三億四億就了不起了,三十億,她可是連想都不想。

這一刀,有點狠啊!

不過一想到,馬上一個大工程,她就興奮起來。軍械庫是南十字兵團的一位機關師督造,歷時數千年,還和新的一樣,也讓賽雷生出好勝之心。那麼大的地方,有無數空間可以讓她實現自己的奇思妙想。

對於任何一位機關師來說,能夠負責建造如此龐大的工程,都是極其難得的機會。

青銅堡壘!

光想想就讓她激動,一定要把青銅堡壘,打造成像軍械庫那樣可以流傳百世的所在。她的腦海,已經開始浮現無數念頭。

好吧,還有二十多億,唐天鬆一口氣。

「你需要購入一批六階星辰石,用作平時的修鍊。另外,考慮到你在六階可能停留較長時間,你需要購買一些六階的武技。你的如今已經是無雙武技,威力很強,它會成為你的主攻武技。而且你手上還有隱劍聖送給你的那張卡,裡面很有可能是。主攻武技你不缺,但是你還需要防禦類的武技、輕功類武技,以及關節技。你可以買一些有潛力的魂將卡。」兵道。

「有潛力的魂將卡?」唐天一愣。

「嗯,有潛力修鍊成無雙武技的魂將卡。」兵道:「不是每一種武技都有潛力達到無雙武技的地步。但是同樣存在一些,有潛力,卻沒有達到無雙的武技。像小姑娘的,再進一步,就是無雙武技,而且排名,應該會比你的火鐮鬼爪更高。這類武技大多像一樣,並沒有徹底地完善。當然,即使你得到這些武技,也不一定能夠修鍊成無雙武技,這個需要機緣。」

「這樣的卡片要到哪去買?」唐天忍不住道。

「要去大的卡店吧。」賽雷道:「這樣的魂將卡,價格都會很貴的,它們被定義為比黃金卡更高一階,叫做紫金卡。卡店有專門的鑒定方法,來確定這類武技的潛力。但這要去大的卡店,才能夠買到。」

「紫金卡,一聽上去就很貴埃」唐天苦笑。

「確實很貴。」賽雷以前就魂將卡的生意,對這裡在的價格很清楚:「六階的黃金卡,價格在一千萬到五千萬不等。紫金卡的價格,是黃金卡的十倍。」

「十、十倍……」唐天的臉色刷地白了:「那就是一億到五億?」

「是啊,比紫金卡更高一階的,就是無雙卡了。任何一張無雙卡,價值都在一百億以上。不過,市面上是看不到無雙卡的,有價無市。」賽雷一臉理所當然。

「一百億……」唐天睜大眼睛:「火鐮鬼爪可以賣一百億?」

「是啊,你把它製成魂將卡,就可以賣一百億。」賽雷點頭:「不過,製造一張無雙卡,你的武魂需要到黃金階,而且做完之後會掉一階。」

「這代價也太大了吧1唐天張大嘴巴。

賽雷聳聳肩:「當然啊,一百億哪是那麼好拿的?無雙武技的傳承,要求是非常高的。哪怕那些生前領悟了無雙武技,如果在臨死前,他的武魂沒有達到黃金階,他武魂製作出來的魂將卡,也只會是紫金卡。而他的後人,得到的傳承必然殘缺不全,若是他的後人稍笨一點,這種無雙武技就會失傳。」

唐天立即熄了拿火鐮鬼爪去賣錢的想法,別說黃金武魂,哪怕現在用他的白銀武魂掉階換無雙卡,他都不願意。武魂的修鍊,比起真力的修鍊,要艱難得多。

兵聽完賽雷的話,也覺得紫金卡未必能買到,道:「你不用著急,除了隱劍聖的那張卡,還有一張卡。」

「還有一張卡?」唐天愣住了。

「嗯,鬼爪臨死前,把他一絲武魂,注入武技牆上火鐮鬼爪那張卡片,這張卡片發生變異,開始吞噬其他的魂將卡。」兵道:「到現為止,它已經吞掉了十八張魂將卡。」

「鬼爪1唐天身軀一震,眼睛猛然圓睜:「為什麼不早告訴我?」

「因為這個過程,隨時可能失敗。」兵淡淡道:「逝者總是不希望生者為其而悲傷,這只是他最後一點點心愿,能成則成,不成他亦無憾。」

唐天默然,片刻后,他猛然抬頭:「生成的魂將卡,能不能成為魂將?」

兵立即明白唐天的意思:「你想它成為魂將?可以,但我要提醒你,新的魂將,不會有鬼爪的烙櫻鬼爪消失前的執念已消,他注入的只是一縷精純的魂。這個魂將是新生的,它雖因鬼爪而生,但已經和鬼爪沒有任何關係。」

唐天的目光望向遠方,他輕聲道:「我知道,逝者不希望生者為其而悲傷。只是,這不是悲傷啊,這只是對感情的眷戀和緬懷呢。我有的時候總是會想,鬼爪只是去了一個遙遠的世界吧,我不悲傷,只是懷念埃新生的魂將,會有他的命運,會和我們並肩作戰,但是想到鬼爪是他新生的根源,總是會覺得親切埃有牽挂有羈絆才是活著啊,這就是生的希望吧。」

賽雷目瞪口呆,她沒有想到,唐天竟然能夠說出這麼充滿哲理的話。這傢伙被誰附體了么?

有牽挂有羈絆才是活著……

兵就像被閃電擊中,無數往事在他腦海中浮現,他沉默下來,片刻之後,才長長吐出一口氣,恢復平靜:「你說得沒錯。」

他很快恢復冷靜:「這張卡片定為魂將,隱劍聖的卡片,我會把他放入武魂殿,看看到底是什麼來路,吞光鐵拳的威力,還有待評估。哪裡有大的卡店?」

最後一句話,他卻是問的賽雷。

賽雷想了想:「如果想買紫金卡的話,要去大城市,我回去查查。」

安排好接下來的事宜,他們的速度激增,很快便抵達三魂城。而當他們趕到賽雷的小店時,叮鐺和枇杷已經趕到。

看到兩張一模一樣的臉,唐天呆了一呆:「雙胞胎?」

「老闆1叮鐺喊了一聲,一旁的枇杷頓時眼中亮起一絲光芒,好奇地打量著唐天。

姐姐的老闆,果然很年輕呢。

「我的老窩被人發現了,只能來投靠老闆你了。」叮鐺小心地觀察唐天的臉色。

「好埃」唐天倒沒有在意:「正好我們要在這裡建一個基地。」

「基地?」叮鐺有些驚訝。

「這裡會成為我們一個長期據點。」兵解釋道:「我們會在這裡建立一個青銅堡壘。」

「青銅堡壘1兩姐妹完全驚得呆祝

「這是我們的機關師賽雷,這位是叮鐺,黑魂馬,你有什麼情報需要打聽,可以找她。這是她妹妹,唔,叫什麼?」唐天向大家互相介紹。

「我叫枇杷。」枇杷甜甜地道。

「枇杷的病怎麼樣了?」唐天聽出來枇杷的聲音中,中氣不足。

「沒來得及。」叮鐺有些無奈道:「前腳剛到家,後腳這幫人就追來了。」

「那以後就呆在這裡吧。」唐天道:「盲老也快到了吧。到時再招幾個人,這裡的守護力量,應該就差不多了。」

叮鐺嘿然道:「我就是這樣想的1

「打擾大家了。」文靜的枇杷連忙向大家行禮。

光門后。

唐天看著光門後背那張散發著濃郁光芒的魂將卡,一時之間,有些出神。

「這張卡片已經吞噬了十八張魂將卡,已經達到你可以駕馭的極限,你確定要把它轉化成魂將?」兵看著唐天。

魔笛此時也回到新兵營,神色間,也有些期待。

「嗯1唐天神情認真重重點頭。

「你伸手按在武技牆上。」兵對唐天道:「然後用武魂召喚他。」

唐天聞言,毫不猶豫把手伸在武技牆上,這次他的手沒有從光門中穿透出去,他閉上眼睛,武魂陡然射出一道筆直的銀焰,直入到光門背後的武技牆上。

光門頓時光芒暴漲。

震天廝殺聲瞬間如同潮水般,把唐天吞沒。唐天彷彿被拉進一個巨大的戰場,地面無數壕溝犬牙交錯,硝煙瀰漫,焦黑遍地。隨處可見屍體殘肢、機關武甲殘骸,零星幾面南十字座的旗幟,也殘破不堪。

忽然,一架渾身是傷的黃金機關武甲跳出壕溝,一把抓起一面南十字兵團旗,用盡全身力氣怒吼:「南十字兵團1

「喏1本能的回應從壕溝里各個角落同時響起,彙集成一股洪流。

原本死寂的戰場彷彿蘇醒,一架殘破不堪的青銅機關武甲紛紛從壕溝里、從地上,手腳並用掙扎著爬了出來,每一架機關武甲上,傷痕密布。空曠的戰場,立即冒出許多青銅機關武甲。

悅藶槁欏

黃金機關武甲深吸一口氣,手中殘破不堪的南十字兵團旗迎風一卷:「還能戰否?」

「戰1所有的機關武甲齊聲怒吼。

黃金機關武甲陡然提高音量暴喝:「能戰不能戰?」

所有青銅機關武甲幾乎扯著喉嚨,用盡全身力氣怒吼:「戰!戰!戰1

怒吼彙集成一股洪流,戰意盈野,令人戰慄。

「殺1黃金機關武甲一馬當先。

「殺1青銅機關武甲如同潮水般,齊聲回應。

數不清的青銅機關武甲的全力衝鋒,沉重的青銅腳,踏在地面,如敲重鼓。無數青銅色的身影奔跑跳躍,轟隆之聲,密集如戰鼓!

大地顫抖,天空黯然失色。

眼前的一切,一點點變淡,廝殺聲遠去。

一個淡漠的聲音響起。

「兵魂不散,戰地永存,十字吾心,星辰不墜1

「南十字兵團上士唐一,前來報道。」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