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五十二節勝利果實【第三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499字

砰!

一道綠色的身影飛起,重重地撞上牆壁。

無數放射狀的裂紋,以他的身體為中心,向四周蔓延至整面牆,看上去非常十分壯觀。綠色的青草汁和紅色的鮮血塗滿整面牆。

唐天喘著粗氣,千鶴返空殺加上爆爽一拍,便是身體強橫如他,也有些吃不消,只有在那喘氣的份。

倉庫里一片狼籍。

地面、柱子、牆壁都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針孔,看上去非常駭人。就連雷雪身上,都千瘡百孔,密密麻麻。

墨未天和墨冷呆若木雞,他們看著嵌在牆壁裂紋中的木子。

「他他他……」墨未天覺得自己的舌頭有點大。

「他死了。」唐天喘著粗氣,收起血沖盾,今天幸虧了這件寶貝,要不然就麻煩了。火鐮鬼爪犀利無匹,威力自然沒話說,但絕不適合用來防守。再想到今天自己根本不應該給那傢伙說話的機會,如果在木子一出現的時候,自己主動攻擊,也不會陷入如此被動的境地。

他不知道,他給墨未天他們帶來的衝擊是何等強烈。

可是天路榜上的強者,莫看墨家被稱為機關世家,在墨城也是呼風喚雨,但是卻沒有一名天路榜上的強者,只不過有幾名相熟的天路榜強者。有什麼事求人家,人家賣個面子,出手相助就是天大的人情。

世家,聽上去風光,但是對於有著億萬星辰的天路來說,世家同樣多如牛毛。

天路榜強者,可是天路前一萬名的強者!

哪怕在墨未天眼中,天路榜強者,也是高高在上。所以當木子出現的時候,墨未天心中驚駭可想而知,可是當親眼目睹,一位天路榜強者殞落在自己面前,他反而有些茫然。

在心中暗自總結完經驗的唐天看了一眼地上的賽雷,放心下來。這女人沒受傷就好,忽然,他想起了那三隻奇怪的機關獸。

自己能夠得手,這三隻小怪獸功不可沒。

青銅山羊刨著蹄子,青銅松鼠一臉呆傻地看著自己殘破不堪的大尾巴,而烏龜從草堆里費勁地爬出來。

忽然,芽芽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,咿咿呀呀地就朝三隻小怪獸衝過去。

山羊驀轉過身子,弓起身體,羊角放平,一副警惕的模樣。

松鼠呆傻的目光終於從自己殘存的大尾巴上挪開,轉身芽芽,當它看到芽芽時,眼睛一下子瞪圓,又呆住了。

烏龜慢吞吞地終於爬了過來。

芽芽拚命地搖動屁股上插著的小旗,嘴裡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,肉乎乎的小手,不斷地比劃著什麼。

「芽芽!」賽雷充滿驚喜的聲音,她從驚嚇中完全恢復過來。

聽到召喚,芽芽眼珠子一轉,轉身屁顛屁顛地朝賽雷撲去。芽芽屁股上插的那桿小旗一搖一擺,再加上芽芽的小屁股肉乎乎的,還真有幾分屁顛屁顛的味道。

唐天指著三個小怪獸問賽雷:「這三個是什麼?」

「機關獸啊。」賽雷抱著芽芽又揉又捏,嘴上道:「加了武魂的機關獸,這都看不出來?」

唐天一呆:「機關獸也能加武魂?」

「為什麼不能?」賽雷一臉鄙視地看了唐天一眼,但是想到剛才三小怪獸的表現,賽雷心中也有幾分得意:「怎麼樣?還不錯吧!我當時閑得無聊,隨意折騰出來的。山羊最聰明,但也最好鬥,烏龜最懶,松鼠最呆。我一個人也比較無聊,做了這三個小怪獸陪我解解悶。」

一旁的墨冷聽得眼睛異彩連連,忍不住道:「這樣的機關獸,遠超過一般的機關獸!這絕對顛覆現在的機關獸!」

賽雷傲然道:「那當然!賽雷的目標,可是最偉大的機關師!」

忽然她想到自己的面前是墨冷大師,頓時縮了縮腦袋,吐了吐舌頭。完了完了!自己被神經病少年帶得也有些頭腦不清楚了,天啊,自己怎麼在墨冷大師面前說出這麼沒有格調的話?

都是唐天這個混蛋!

果然近墨者黑……

唐天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賽雷在心裡罵了無數遍,他已經把木子從牆上拆下來,全身的東西都搜了出來。木子的銀寶瓶比自己的小,裡面的東西有些雜亂,他沒有細看。他的注意力,被木子身上的另一件東西吸引。

一個枚銀牌,上面雕刻著一個繪架。

唐天認得這個圖案,繪架座!

唐天把銀牌拿在手中,注入真力,片刻後他臉上露出欣喜之色。

,繪架座白銀秘寶。

當唐天的真力注入銀牌,所有的真力,突然變得異常聽話,唐天可以用力做出許多以前做不出的複雜變化。這枚銀牌,就像裡面藏著一隻畫畫的手,信手揮灑。難怪木子能夠指揮那麼的草針,卻還能生出那麼複雜的變化,原因都在這枚上。

唯一的缺點就是需要真力注入其中,才能夠發揮作用。

這件東西的作用毋庸置疑,但是對平時的修鍊卻沒有好處,會讓自己太過於依賴它。哪怕就是試了這麼一下,那種由衷的指如臂使,都讓唐天十分著迷。

不過,唐天很快清醒過來,心中暗自警醒。

「沒想到,小兄弟竟然是天路榜強者,失敬失敬!」墨未天連忙行禮。

「您太客氣了!」唐天露出陽光般的笑容。

墨未天立即大生好感,如此親和的天路榜強者,他還是第一次遇到。而且對方竟然還如此年輕,未來不可限量啊。

墨未天的心思立即活絡起來。機關世家雖然財力雄厚,但是聲望很低,無法吸引天路榜強者。畢竟機關術沒落太久,墨家雖然能在圈子裡稱得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