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五十一節木子的驚駭【第二更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眼,臉色刷地煞白,大腦一片空白。 少女才剛剛找到星幣大海…… 不要死! 一定不要死! 賽雷顫抖著從水瓶武櫃里取出三枚金屬圓球,金屬圓球核桃大小,表現光發亮。賽雷手抖得...

墨未天和墨冷齊齊愣祝

機關武者殺入天路榜的少得可憐,屈指可數,他們每一位,都是大有來歷之人,墨未天清清楚楚,這裡面絕對不包括眼前這個少年。

這傢伙……

「好大的口氣。」草人輕輕一笑,渾身青草微微擺動。

,天路榜第9854名。

他伸開手掌,手掌全被濃密的青草覆蓋,一片柔軟碧綠之中,幾根青草直,發出錚地一聲輕鳴,青綠的寒芒,在草尖上閃爍。

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,幾根直如針的青草,悄然飄落,無聲無息,朝唐天飄去。

唐天揚起手中的鐮血貓刃,輕輕一劃。

空中寒光綻放,幾根青草頓時分成幾截,掉落在地上。

唐天的目光卻驟然一凝,這些柔軟的青草,竟然如同鋼鐵般堅硬。

「果然有幾把刷子。」木子輕笑一聲:「難怪那麼狂妄呢。」

他的手掌如同水草般輕柔一擺,青草紛紛脫離他的手掌,飄浮在他面前。他手指輕彈,口中輕吟:「去吧。」

嘶嘶嘶!

尖利的破空聲不絕於耳,一蓬細密的青草針,如同暴雨般朝唐天激射而去。

唐天剛準備朝一邊閃,忽然想起身後的賽雷,當下身形牢牢站定,火鐮鬼爪不適合防守,就在此時他猛然想到一件東西,立即大喜過望。

一張古樸的盾牌出現在他手中,血沖盾!

唐天連忙舞動血沖盾,他不懂盾武技,但是直覺驚人,蠻力又強,揮舞起來,倒也密不透風。

叮叮叮!

青草射中血沖盾,密集得響起一片,讓唐天感到吃驚的是,這些柔軟的青草,不僅堅硬如鐵,而且力量竟然不弱。

木子看到唐天拿出盾牌,本來還有些警惕的心,頓時徹底放鬆下來。一塊盾牌就想守住自己的?真是痴心妄想!

,六階木系武技。

木系武技主要分兩類,一類是醫武技,另一類就是注重殺傷性的戰鬥武技。木系醫武技,講究精細入微,而木系的戰鬥武技,卻是奇詭多變而著稱。

木子手臂在空中輕輕揮動,漫天草雨頓時為之一變,幾蓬草雨從唐天的兩側繞過去,從唐天身後激射而至。

唐天嚇一跳,賽雷亦在對方的攻擊範圍之內。

「抱頭蹲下1

唐天對賽雷怒吼一聲,早就嚇得花容失色的賽雷,連忙抱頭蹲下。

賽雷一蹲下,唐天的防守面積頓時要小了許多。

漫天草雨席捲如潮,揮舞著血沖盾的唐天,卻有如一塊磐石,任憑草雨如何密集,卻硬生生擋祝

叮叮叮!

令人頭皮發麻的撞擊聲連綿不絕。

木子有些驚訝,每一根草針的力量雖然不算大,但也都不小,相當於五階真力放出的飛針,但是如此恐怖的數量彙集在一起,何等驚人。可是,對方揮舞盾牌的頻率竟然沒有半點下降,連喘氣都沒有,好強的力量!

他眼中閃過一絲凝重,對方的實力很強。

手指暗自彈動,體內真力悄然注入一些青草,青草立即泛起一層翠綠,從他身上掙脫,混入漫天的草針雨幕之中。

正在揮舞著盾牌的唐天,驀地心頭升起一絲警兆。

還沒等他來得及反應,幾根草針落在血沖盾上,唐天立即察覺到異樣。這幾根草針破碎,立即化作一灘草汁,沾在血沖盾表面。

唐天只覺得手中的血沖盾一沉,彷彿陷入水中,陡然變得滯澀起來。

不好!

剛剛這幾灘草汁,都生出無數細絲,與空中漫天針雨相連。

飛舞的針雨力量不大,但是數目太過於驚人,彙集的力量相當驚人。若不是唐天天生神力,只怕現在已經被這股力帶得東倒西歪。

而其他的針雨趁機偷襲。

唐天立即險象環生,叮叮叮,幾根草針突破唐天盾防線,深深扎進賽雷腳邊的地面,只留下幾個極小的針眼。抱頭蹲在地上的賽雷,看著腳邊的幾個極深的針眼,臉色刷地煞白,大腦一片空白。

少女才剛剛找到星幣大海……

不要死!

一定不要死!

賽雷顫抖著從水瓶武櫃里取出三枚金屬圓球,金屬圓球核桃大小,表現光發亮。賽雷手抖得厲害,叮叮叮,三枚金屬球在她手中不斷碰撞,她下意識把手中的三枚圓球扔出去,骨碌骨碌,三枚圓球貼著地面向木子滾過去。

「嗯?那是什麼?」

整個倉庫都在木子的控制下,每個角落都逃不過他的眼睛,這三枚圓球,引起他的注意。

滾動中的三枚圓球突然啪啪啪炸開,化作三隻迷你機關獸,一隻青銅松鼠,一隻青銅烏龜,一隻青銅山羊。三隻機關武甲都非常迷你,只有巴掌大小,通體青銅所鑄,非常精巧細緻。

但是三隻機關獸一臉茫然地站在那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過了一會,它們忽然齊刷刷地轉過腦袋,望向木子。

三隻機關獸的眼睛,驟然亮起幽幽光芒。

青銅山羊驀地身體一伏,青銅松鼠跳到青銅山羊的背上,山羊隨即一口咬住地上烏龜,山羊弓起身體,眼中光芒一閃,低頭便朝木子衝過去。

機關獸?

木子差點笑出來,而且還是這麼小的機關獸,能有什麼用?

想必是小姑娘的玩具吧!

只有小女孩才會把時間花在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上面。

木子渾不在意地一指,一蓬草針雨,朝三隻迷你機關獸罩去,尖嘯聲驀地大漲。

山羊眼中光芒一閃,蹄子亮起一團光芒,身體靈巧地一折,速度陡然暴增,竟然擺脫了這蓬草針雨。山羊蹄子的光芒愈來愈亮,它的速度有如怒矢一般。

木子輕咦一聲,能躲過他的草針雨,看來有點名堂埃

他屈指連彈。

漫天針雨忽然分出幾股,呼,化作幾蓬針雨,從不同的角度山羊撲去。

山羊沒有半點閃躲的意思,速度再增!

好快!

木子聳然動容,山羊就像一道光箭,貼著地面疾沖而來,竟然單純靠加速,就擺脫了兩蓬針雨,不過木子這一擊籠罩的範圍極廣,山羊這一加速,雖然閃過兩蓬針雨,卻也迎頭撞進一蓬針雨之中。

你們逃不掉了!

得意無比的木子嘴角的笑容忽然凝祝

死死抓住山羊羊角的青銅松鼠身後的大尾巴忽然蓬地一聲張開,變成一張青銅傘,把山羊護祝

叮叮叮!

草針雨打在青銅傘上,火花四濺,青銅松鼠就像篩子一樣渾身不斷地顫抖,它張大嘴巴,兩眼發直。

忽然撞擊聲消失不見,它們衝出這蓬草針雨!

埋頭狂奔的山羊背上,青銅松鼠保持剛才張大嘴巴的模樣,眼神發直地看著自己如同殘破荷葉般的大尾巴,它呆住了。

怎麼可能……

木子呆了一呆。

山羊嘴裡叨著的烏龜不知什麼時候亮起幽幽光芒,把龜背上的銅錢紋,照得雪亮。狂奔中的山羊忽然吐出口中的烏龜,烏龜在空中翻滾,山羊眼中光芒一閃,驀地一躍而起。

半空中,右前蹄亮起明亮的光芒,覷准烏龜,狠狠一踢!

乒!

就像金屬棍抽中金屬球產生的聲音!

烏龜驟然消失。

漫天針雨中,一道筆直的光箭,瞬間出現在木子面前。

木子臉色大變,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詭異的機關獸。瞬間衝到他面前的青銅烏龜,渾身籠罩著一團青色光團之中,扁平的身體就像一枚金屬梭標!

木子神色肅穆,雙手猛地一合。

他身上的青草驀地瘋長,在他面前結成一層厚實的草氈。

噗!

青銅烏龜狠狠扎入草氈,碎青飛揚。

木子悶哼一聲,腳下連退幾步,才穩住身形,胸口傳來隱隱陣痛。他臉色奇差,自己差點陰溝裡翻船,果然這些機關師,身上總會有些稀奇古怪的東西。

不過,也就到此為止了!

木子眼中殺意翻騰,這些破銅爛鐵,統統都要粉碎!

他驀地張開手掌,一大蓬青草組成的風團,籠罩著三隻機關獸。剛才那一擊,三隻機關獸似乎也力量消耗殆盡,它們在風團之中,被吹得東倒西歪。

只是被自己這一招罩住,必死無疑。

就在此時,木子心中險兆忽生,被針雨籠罩的唐天,突然散發出極度危險的氣息。

他心中一跳,猛地抬頭!

盾影中,忽然唐天朝他咧嘴一笑。

難道……

木子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,忽然,他瞳孔驟然一縮,臉色大變!

刷刷刷刷!

突然他面前出現四個一模一樣的唐天。四個唐天,忽然四散開來,從四個不同的方向,朝木子撲來

這是……

木子心中閃過一絲驚慌,四個人衝過來,那種壓迫感異常強烈。就這麼一恍惚間,四個一模一樣的身影,驟然消失。

木子眼前一花,唐天的身影如同鬼魅般,憑空出現在他面前,不好!他來不及作任何反應,盾面拍中他的身體,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,驟然迸發。

他感覺自己就像被一隻狂奔中的星魂獸迎面撞上,這股恐怖絕倫的力量,瞬間滲透進他的五臟六腑,透體而出。

他的身體飛了起來。

在所有意識都消失之前,他最後看到的,是一個保持揮盾動作的身影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