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四十九節勝利【第二更】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就是墨冷,墨家機關大師。機關大師的稱號,可不是那麼容易得到。整個天路,能被稱為機關大師的,屈指可數,無一不是機關領域最頂尖的人物。 墨家有能力舉辦天際交流賽,和有一位機關大師坐陣分不開。...

火紅的刀塔在眼前急劇地放大,唐天怒吼一聲:「雷雪1

雷雪瞬間明白唐天的想法,原本張開的雙臂,驀地合攏,兩塊大碑掌印砰地合攏,身體崩直,如同一根撞門樁,竟然硬生生撞向刀塔!

墨子魚臉色驟變,他怎麼也沒有想到,對方竟然會用如此匪夷所思的手段,來攻擊他的刀塔。

轟!

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間撞上刀塔的底部。

原本有序的真力,當場失控,層層堆疊的刀芒如同炸窩了的馬蜂,轟然朝各個角度飛散,如同放了一個大煙花。

正在醞釀殺招的墨子魚暗呼糟糕,體內真力紊亂,整個人動彈不得。

一聲怒吼驀地傳入他耳中。

「雷雪1

一道藍色殘影毫無徵兆從下方彈地而起,珊瑚的下巴遭受重擊,巨大的力量立即讓它整個飛上天空。

墨子魚腦袋雖然有機關武甲保護,但是強大的力量透甲而入,他腦袋也是一懵。

不好!

墨子魚作為機關武者,可比唐天專業得多,他想也不用想,也知道自己陷入什麼樣的境地,但是偏偏剛才唐天那一下,讓他體內的真力反噬,現在一片紊亂。一旦真力失控,對於機關武者來說,就是敗落。

砰!

後背傳來一記重擊,饒是有機關武甲的保護,墨子魚也差點背過去。

珊瑚在空中劃出一道筆直的紅光,狠狠扎進地面。

無數碎石飛濺,布滿龜裂紋的淺坑裡,珊瑚一動不動。

偌大的街道,安靜若死。

一陣風飄過,天空中的雷雪渾身破爛殘件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,在安靜的街道中,遠遠傳開。

魚珊瑚不是無名之輩,他是整個墨家除了墨無畏之外,最強的機關武者。可是,這樣的強者,竟然……竟然敗在一個無名之輩手中。

觀戰者中有大量的墨家弟子,墨子魚的實力,他們一清二楚。珊瑚更是墨家除了之外,最強的機關武甲,花費了整整三千萬星幣!可是這樣一架機關武甲,竟然被一架破破爛爛,隨時可能崩碎的破爛機關武甲打敗!

墨家弟子頓時眼睛都紅了。

這可是墨城,正值交流賽,墨家的臉面往哪擱。一些膽子大的墨家弟子,個個臉色鐵青地從人群之中出來,剛剛還安靜若死的街道,一下子多了二十多架機關武甲。

遠處閣樓上,本來被唐天的表現震驚到的張先生,此時不禁得意一笑:「這就是世家!不霸道怎麼叫世家?」

柳亞之沉默不語,他的目光,緊緊盯著那架破爛不堪的機關武甲。

那架機關武甲除了外形不堪之外,承受真力的等階也只有五階,說實話,這樣的性能比起他的要差得遠。但是剛才那一連串匪夷所思的動作,讓他心中震撼,這架機關武甲靈活得過份!

這世上竟然有如此靈巧的機關武甲!

相比之下,自己的雖然力大無窮,但是也談得上蠢笨如牛。他後背一陣發涼,如此恐怖的靈活性,再加對方天馬行空的攻擊方式,如果自己對上,有沒有必勝的把握?

他有些不確定。

和上次遇到的那架機關武甲不同,那架神秘的機關武甲性能無以倫比,而機關武者實力更是深不可測,如此完美的組合,是絕對的實力,讓柳亞之生不出半點爭勝之念。

眼前的機關武甲除了靈活,別無長處,但是偏偏機關武者也是個天馬行空的人物,兩個不完美的組合,卻出人意料地契合,反而出人意料的難纏。

這讓柳亞之臉色出奇的難看。

這傢伙從哪裡冒出來的?

忽然,一個冰冷的聲音在墨家子弟們身後響起。

「全都退下1

所有的墨家子弟身軀一震,一個看上去像莊稼漢的中年人沉著臉,出現在街道。

「冷師1所有墨家弟子連忙行禮。

周圍頓時響起一片倒吸冷氣聲,人們震驚地看著這個不起眼的中年人。在墨城,能被稱為冷師的,只有一個人,那就是墨冷,墨家機關大師。機關大師的稱號,可不是那麼容易得到。整個天路,能被稱為機關大師的,屈指可數,無一不是機關領域最頂尖的人物。

墨家有能力舉辦天際交流賽,和有一位機關大師坐陣分不開。

許多人這是第一次目睹墨冷真容。

墨冷恍若沒有聽見,把那些墨家子弟晾在一邊,他徑直走到唐天面前,劈頭便問:「這架機關武甲是誰造的?」

唐天指了指院子門:「她在裡面。」

墨冷二話不說,直接轉身朝院子走去,直接無視了唐天。

不過唐天早就聽到剛才那些叫這位中年人「冷師」,立即猜到了中年人的身份,精神一振,打了這麼久,不就是想墨家的高層出來么?

一個機關大師,應該很有份量吧!

唐天拔腿便朝院子里跑。

一群墨子弟子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時之間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「把子魚帶回去,看有沒有受傷。」一個淡然的聲音再次從他們身後傳來。

所有人的臉色一白,家主!

墨未天神色淡然地從他們身邊走過,這些傢伙身體個個發僵,一動不敢動。家主的權威之重,外人是很難想象的。

墨未天走進院子,幾名神色陰冷的武者,守在門外。這幾名武者渾身散發著危險而強大的氣息,每一個都是天路級。對於財大氣粗的機關世家來說,雇傭幾名強者,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。

當墨未天出現的時候,柳亞之和張先生的臉色,驟然齊變。

兩人對視一眼,心中齊齊升起不祥的預感。

尤其是張先生,他一向自詡智計,剛剛他還放出大話,眼下的場面,無異於當場扇他的耳光,他臉上青紅交加。柳亞之也沒有心情取笑對方,上次的神秘武甲事件,已經讓他在長老會失分許多,若是這次的任務再出現什麼意外,那自己以後在組織內的日子就可想而知。

這次任務對組織來說,至關重要!

「怎麼辦?」柳亞之低聲問,對於陰謀詭計,他一向不擅長。

張先生很快冷靜下來,眼中凶光閃動,沉聲道:「等墨家人離開……」

他作了個虛斬的手勢,柳亞之心中一凜。

轉念一想,卻也覺得這是最乾脆利索的方法,只要幹掉這兩個人,對方就掀不起半點風浪。哪怕墨家人知道是他們乾的,也無可奈何。他的目光,從院子外面的幾人身上掃過,天路級武者,他絲毫不懼。

「讓木子動手。」張先生低聲道:「他的動靜校」

柳亞之猶豫了一下,沒有反對。的確,金剛實在太醒目了,若是打起來,只怕聲勢小不了。

木子……

柳亞之浮起那個詭異的身影,心中不禁一顫,木子在組織內,是誰也不敢招惹的危險人物。他是天路榜上的強者,對付幾名天路級武者,手到擒來。

「我這就去。」張先生眼中閃過一絲狠辣。

柳亞之嚇一跳:「墨未天和墨冷都還在呢1

「有什麼比當他們的面,殺掉那兩個人,更有震懾力?」張先生冷冷道:「我想明白了,我們之前的手段太溫和了,這是我的失誤,我們不該給墨家猶豫的空間。我們要讓墨家明白,什麼狗屁機關世家,不過螻蟻而已。這個世界,可比他們以為的大得多。我們,也比他們以為的強大得多。」

柳亞之震撼得說不出話來,眼睜睜地看著張先生消失在樓梯處。

唐天老老實實站在一邊,雷雪立在那,被墨冷反反覆復摸來摸去。賽雷在一旁,神色稍有些緊張。人的名樹的影,墨冷大師是她當年的目標。

「請不要這樣……」

雷雪帶著哭音的柔弱抗議傳到唐天的心中,唐天連忙安慰:「乖,讓他摸一下,你也不會少一塊肉。」

墨未天饒有興趣地看著唐天,機關武甲有墨冷,他完全放心,他對唐天更加好奇。剛才那場戰鬥,他看得分明。在他看來,墨子魚沒有犯什麼錯誤,甚至可以說,非常嚴謹,並沒有露出破綻。可是對方的戰鬥方式,實在不按常理出牌,硬生生創造出一個機會。

在很多人看來,墨子魚輸得有點冤。

但是墨未天不這麼看,面前這個傢伙,完全不合常規的戰鬥方式,讓他眼前一亮。哪怕墨子魚和唐天再打一場,他依然覺得唐天勝出的可能性更大。

在他看來,一般的機關武者,面對唐天這種類型的對手,獲勝的機率很校

墨未天對機關武甲,並沒有墨冷那麼專長,但是身為墨家家主,他卻擁有更寬廣的視野,能夠站在更高的高度來看待這個問題。

這種打破常規的戰鬥方式,非常出色,但是它對機關武甲的要求同樣很高。普通的機關武甲,根本不可能做到如此靈活。

現在機關武甲越做越大,3米4米高的機關武甲,已經十分常見。

在所有人的認知里,機關武甲都是厚實、笨拙、力大、防護性好的代名詞。

他第一次見到如此精巧的機關武甲。

就在此時,墨冷停下動作,皺起眉頭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