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四十六節鬧事者【第一更】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576字

唐天怔了怔。

鏡子里的自己,是如此陌生,那股冷漠的氣息,他第一次見到。過了一會,黑瞳中的那點針尖銀芒,消失不見,冷漠的氣息不知不覺中消失不見。

剛才是錯覺!

唐天無比肯定,神一樣的少年,可是真正的陽光少年啊!唐天朝鏡子咧嘴一笑,露出雪白的牙齒,和如同陽光般燦爛的笑容。

唐天很快便把這個問題拋之腦後。武魂的增強,直覺變得更強,六識變得更加敏銳,周圍的世界變得更加細緻入微。

唐天需要時間來適應這些變化。

「雷雪,我們來試試!」

唐天一開始操控雷雪,便發現了巨大的變化。雷雪好似一下子開竅,變得聰明了許多。以前的時候,唐天下達一個指令,雷雪總會有一絲猶豫,雖然在他的不斷鼓勵下,這絲猶豫大大縮短,可依然存在。

現在,唐天卻沒有感受到任何猶豫停頓,幾乎是他心念一動,雷雪便會做出反應。

雷雪變得更加果決、聰明。

讓唐天真正驚喜的,是、和這三種武技,雷雪對這三種武技的嫻熟程度,讓唐天都感到吃驚,甚至連殺招,都能施展。

難道自己用焰魂淬鍊雷雪的時候,自己對三種武技的領悟,也被雷雪吸收?

唐天想了半天,也不確定,他索性直接問雷雪:「雷雪,是這樣的嗎?」

「是……是。」

一個陌生而艱澀的聲音,在唐天心中響起。唐天的眼睛立即瞪圓,他呆了片刻才反應過來,頓時興奮無比:「雷雪,是你嗎?剛才是你說話嗎?」

「是。」雷雪的聲音比剛才更清楚:「唐天,我是雷雪。」

雷雪的聲音,就像一個羞澀靦腆的小男孩。

「哇哇哇!雷雪可以說話了!」唐天高興得幾乎跳起來,他兩眼放光:「我要再去弄一些魂核過來,雷雪,你就可以變得更強大了!」

「請不要這樣做。」雷雪的回答讓唐天愣住:「我已經達到烏鴉金承受的極限,武魂無法再增加。」

唐天這才明白過來,他有些撓頭:「那這個問題只能去問賽雷了。」

「請抓緊時間訓練。」雷雪用靦腆的聲音提醒唐天:「我的強度不夠,只選擇了你武魂中關於三種武技的烙印,但是我們還需要他的技巧,請不要懈怠。」

「小雷雪,你說得對!」唐天認真道:「離正賽還有三天的時間,我們要好好修鍊!雷雪組合,沖沖沖!」

雷雪弱弱地反駁:「請不要這樣,雪是女性的名字……」

「哎呀,小雷雪,做武魂不要這麼死板,反正打完比賽,就不會用了嘛。」唐天滿不在乎道。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不要浪費時間了!訓練!」

唐天的訓練很投入。

漸漸,對機關武甲,他有更多的體會。機關武甲和秘寶,是截然不同的。秘寶本身就蘊含力量,而武者是把秘寶的力量激發出來。而機關武甲本身是沒有力量的,它的作用,是放大武者的力量。

機關武甲的武魂和秘寶的武魂,作用也完全不同。

機關武甲的武魂,是武者和機關武甲之間的樞紐,它來梳理武者灌注到機關武甲內的真力,放大真力,然後用武技的方式釋放出來。它就像機關武甲的大腦。

而秘寶的武魂,是秘寶的核心,它緩慢地汲取能量,存於秘寶之中,這種方式更像是武者修鍊。

但是無論是機關武甲,還是秘寶,武魂的重要性都毋庸置疑。

這些領悟和收穫,對唐天的啟發良多。

唐天和雷雪的訓練得正投入,忽然,門外傳來一陣喧嘩,隱約可以聽到賽雷的怒喝。

唐天停了下來,臉上一冷,便控制著雷雪沖了出去。

衝到院子門口,便聽到賽雷的罵聲。

「這房子我們已經租下來了,錢已經給了,契約也簽了,憑什麼給你們?」

聽到這,唐天已經大致明白是怎麼回事,走了出來。

門外圍著幾名機關武甲,一名獐頭鼠目的傢伙,冷哼道:「契約?我們手上也有份契約。付錢了?我們也付錢了。怎麼著?爺就是想要佔這個地,識相的就讓出來,要不然,嘿嘿!」

雙方的爭執,惹來不少圍觀者,不少人認得這幾個傢伙。這些人是墨城的地頭蛇,說話的這名男子,名叫墨六。在墨城,姓墨的幾乎都和墨家有關係,墨六是這片街區的地頭蛇。平日里幹些上不了檯面的勾當,墨家也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是當地的一霸。

有好心人就勸賽雷道:「小姑娘,退一步海闊天空,何必和這些人一般計較。」

賽雷哪裡經歷過這種事,氣得眼淚都快出來。

墨六得意無比,他看著賽雷,眼中閃過貪婪之色,舔了舔嘴唇:「招子放亮點,這裡是小爺的地盤!不過小爺看你長得不錯,嘿嘿……」

忽然,一道藍影在眾人面前一閃而逝。

砰!

墨六的話戛然而止,有如沙包一般,橫飛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。雷雪這一腿極重,倒在地上的墨六人事不知,嘴角溢血。

雷雪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。

「敢跑到小爺門前鬧事,活得不耐煩了?」唐天的冷哼從賽雷里傳出來。

「閣下好大膽!」一名中年男子厲喝:「竟然敢與墨家為敵!」

唐天懶得和他們廢話,直接道:「打不打?」

「莫以為你通過了甲等初試……」

中年男子的話還沒說完,面前藍影一閃而逝,他眼皮一跳,暗呼不妙,抽身疾退!他萬萬沒有想到,對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