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兩百四十三節甲等初試

作者:方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2:23  |  字數:3826字

甲等初試!

賽雷當然知道這是什麼,甲等初試是交流賽的諸多初試之中,難度最高的初試,一般用來對付「特殊參賽者」。

倘若是兵,賽雷對什麼甲等初試,一定嗤之以鼻。可是唐天這個只訓練了七天的傢伙,怎麼可能通過難度最高的初試?賽雷聽兵不止一次誇過唐天的戰鬥天賦如何出色,她本來指望,唐天能夠進入比賽,一輪輪的比賽,能夠讓他不斷地進步。雖然未必進步多大,但是起碼希望看上去要大許多。

一上來就甲等初試……

那豈不是今天就止步於此!

賽雷怒喝:「你們什麼意思?甲等初試是給特殊參賽者用的,憑什麼……」

老者慢條斯理道:「有底氣帶一架破爛機關武甲來參賽,自然是特殊參賽者。」

周圍一片哄然大笑。

賽雷臉刷地紅了,她本來就是聰明人,一下子反應是怎麼回事。帶著這麼破爛的一架機關武甲來參賽,在主辦方看來,絕對是一種挑釁的行為。幾大交流賽之間,素來有競爭的關係,雖然這種競爭並沒有明朗化,但是暗中的較勁,自然不少。

「特殊參賽者?是指高手嗎?」唐天忽然插了一句問。

賽雷刷地連脖子都紅了,唐天的這句話,再次讓她羞愧欲絕,恨不得找到地縫鑽進去。這個該死的混蛋……連話都聽不懂嗎?以後絕對不和傢伙一起出來!

「哈哈哈哈!」

「不行!我肚子都笑痛了!哈哈哈哈……」

「我我我停不下來了……哈哈……」

周圍的鬨笑聲一下子爆開了。

老者臉上浮現戲謔之色,慢條斯理輕笑道:「當然,一看您就像是高手呢!」

「厲害!這你都看出來了!」唐天似乎很吃驚。

「哈哈哈哈……」

「這小子太逗了!」

「喂,高手!快表演一個!」

……

賽雷臉上青紅交加,她覺得從小到大,都沒有如此丟人過。這個混蛋,是真混蛋啊!她心中泛起強烈的無力感,面前的窘境,讓她感到屈辱的同時,卻又無可奈何。

哐鐺,哐鐺!

沉重的金屬腳步聲,帶起一陣嘩啦嘩啦的鐵片抖動聲,雷雪渾身七零八落耷拉的翎甲,讓它就像一個掛滿垃圾的大衣架。

鬨笑聲漸漸安靜下來。

許多人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起來,這架破爛機關武甲,徑直走到出發點。

這傢伙難道的真的想試試?

許多人不禁腦海中閃過這念頭,甲等初試是專門用來對付那些故意挑釁的機關武者,少有動用。到目前為止,總共動用過二百四十九次,而成功闖過的,只有六次。

因此,它也被稱為「死亡初試」。

不過,短暫的安靜之後,輕笑聲又起。這個白痴一樣的傢伙,只怕連甲等初試都不知道吧。

有好戲看了!

甲等初試,除了它的難度高之外,它還有一個特殊的地方。湖泊里生活著一群百噬細齒魚,手指大小的百噬細齒魚,有著極其鋒利堅硬的細密牙齒,它們除了肉類沒有任何興趣,它們對其他的一切東西,都有著興熱的興趣。

只要掉進湖裡,這些百噬細齒魚會把整個機關武甲、衣物、鞋子全都啃得乾乾淨淨,只留下一個光溜溜的身體。

這個湖,也被稱為「浪里白條湖」。

賽雷一下子想起這個典故,臉立即白了,急聲道:「別去!」

唐天就像沒有聽到賽雷的聲音,也不見他活動身體,雷雪就那樣隨便站在出發點。他的自言自語聲音不大,卻順著風,吹進每個人的耳中。

「真是熱情的賽場啊!讓人熱血沸騰啊!」

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,讓眾人呆了一呆,過了一會,他們才反應過來,這傢伙難道笨到連起鬨和嘲笑也聽不懂嗎?

他們剛想繼續起鬨,雷雪忽然轉過坑坑窪窪的腦袋,望向老者。

「可以開始了嗎?」

老者一怔,他沒有想到,對方竟然一點都沒有慌亂,也沒有一點退縮的意思。忽然間,老者心中有些不祥的預感,難道……

他暗自搖頭,怎麼可能?面前這個傢伙,就是一個智商低到谷底的傢伙,這樣的傢伙,怎麼可能通過甲等初試?老者在這裡工作了超過十年,歷經五屆交流賽,在這五屆里,他沒有見過一位通過甲等初試的參賽者。傳說中那六位通過者,已經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。

正是因為有甲等初試的存在,大多數參賽者,都不敢亂來。

就憑這個看上去像白痴一樣的傢伙?

老夫不禁為自己之前的疑慮,感到一陣羞愧,自己竟然差點被一個裝腔作勢的傢伙鎮住!

老者毫不掩飾自己臉上的嘲笑和揶揄,裝模作樣道:「那就請開始吧!」

所有人都不禁睜大眼睛,一臉興奮地看著場內,已經有好多年沒有見過挑戰甲等初試的傢伙,沒想到今天能親眼目睹,好戲開始!

「真的可以開始了?」唐天好像在確認。

老者嘿然道:「已經三秒了。」

「三秒了啊,時間過得真快啊……」充滿感慨的聲音,像落葉在風中飄零,帶著少年的喟嘆,順著風吹散。

六秒。

「雷雪,要上了哦。」

嘩啦,雷雪擺開姿勢,帶起一連串的碎片聲,原地停住。

十秒過去了!

場邊摒住呼吸的觀眾,一半露出失望之色,另外一半人則是一副「果然如此」。在他們看來,這架破爛機武甲,只不過裝腔作勢,根本沒有打算來真的。

被耍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