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三十六節荒劍叢和大無劍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么回事?」唐天急聲問:「他們怎麼一下子變這麼強? 「合體技!這是合體技1叮鐺臉色已經煞白一片,聲音不自主地發顫:「他們五個人的力量,合為一體,天啊,五個天路榜的武者合體……」 鶴的臉上...

「你是心武後人?」

謝清獃獃看著如此震撼人心的場面,手足無措。直到這個淡漠的聲音響在耳邊響起,他才一個激靈,清醒過來。他發現自己沒有被禁錮,立即拜伏在地,神色激動。

「弟子謝清,家祖謝心武。」

「心武是個好孩子。」淡淡的嘆息聲,如同飄渺的風,在灰霧海上空飄揚。

高台上,十萬殘劍中那個負手而立的背影轉過來,眾人才這看清他的容貌。他的臉很清瘦,看上去有如四十歲的中年人,目光深邃,灰色的劍袍,在他身上顯得有些大而松垮。

他一揮袖,唐天他們只覺得渾身一松,竟然又可以重新活動。

麒麟王他們一獲得自由,便重新聚在一起。唐天他們也聚在一起。

「他是武魂1白狐壓低聲音,低下的眼中閃動著無可抑制的光芒:「我們在魔封劍的魂域內。」

所有人頭心猛震,白狐是他們之中,洞察力最敏銳學識最廣博的人。

「果然是聖寶啊,太強了1白狐的讚歎中夾雜著深深的熾熱:「擊敗他,我們就能得到這把劍。」

「他太強了。」蟒牙聲音陰冷。

「用那一招。」白狐毫不猶豫道:「只有那一招,我們才有機會。如果賭贏了,它就是我們的了。聖寶,我們一輩子就只有這麼一次賭的機會。」

所有人都沉默不語,沒錯,聖寶在觸手可及的地方,他們這一輩子,能遇到一次,就已經是運氣極佳了。錯過了這次,以後再也不會遇上。

可是,用那一招的話……

所有人的目光,不自主地落到麒麟王身上,他們在等待他的決定。

麒麟王沉默不語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唐天身體一恢復正常,本性全暴露出來,壓低聲音好奇地問:「這裡是什麼地方啊?這麼多灰霧,感覺很奇怪啊,一眼望不到盡頭啊1

「這是魔封劍內的魂域。」鶴平靜道。

「魂域?」唐天愣了愣,其他幾個人的目光,全都落在鶴身上。

「嗯,這是黃金秘寶才會擁有的強大威能。」鶴看大家似乎都不懂,便詳細地解釋:「每一件秘寶都可以把它看成一個小世界。這些小世界,源於武魂的力量,它們有的完善,有的殘缺,而黃金秘寶的武魂非常強大,能夠形成屬於它們的空間,這裡面蘊含它們最本源的力量。」

「聽上去很深奧的樣子。」唐天嘀咕道。

凌旭冷哼一聲:「管它什麼破魂域,我一槍就戳破1

鶴平靜地笑了笑。

叮鐺就沒有那麼好的脾氣,她瞥了凌旭一眼:「剛才有誰能動一下?魂域的力量,非常強,除非你的實力,凌駕於秘寶之上,才有可能破開魂域。我們現在這個魂域,幾乎沒有人能夠打破。」

「為什麼?」唐天下意識地問。

「因為這個魂域,駐守的武魂是一名劍聖。」叮鐺的神色凝重:「這樣的魂域,又有什麼人能夠打破呢?」

這一下大家都不說話了。

沒錯,哪怕已經成為武魂,但是劍聖的強大,剛才大家都有親身體會。天下修鍊劍法的武者不計其數,有如恆河之沙,但是無論在哪個時代,能夠封聖的,都只有那麼幾位。

叮鐺顯然對隱劍聖的了解很多,她低聲道:「每位劍聖,都會有一座封聖台,就是那個高台。隱劍聖的封聖台,叫做荒劍叢。荒劍叢上插著十萬柄殘劍,這些劍,是在封聖之前,練壞的劍。」

嘶,所有人不由倒抽一口冷氣,露出駭然之色。

練壞十萬把劍……

便一向平靜的鶴,瞳孔也不由一縮。他忽然偏過頭,目光緊緊落在遠處那個高高的封聖台,不由露出熾熱羨慕之色。他修鍊的就是劍法,怎麼會不知道封聖台?

每一位劍聖,封聖之時,心意溝通天地,萬物從劍,會隨劍聖心意,化作一座封聖台。

每一位劍聖的封聖台,都各不相同,據說封聖台代表著劍聖對劍的理解。

荒劍叢!

鶴反覆咀嚼著這個古怪的名字,這才是他的目標,他的未來。

劍聖!

光是這兩個字,便讓他不自主熱血沸騰,他的手不自主地握緊手中的鶴劍。沒有人知道,他手中的鶴劍,亦是一件聖寶。

天鶴座唯一件黃金秘寶!

彷彿感受到他心中的昂揚之意,鶴劍在他手中輕顫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辛苦了。」

劍聖的這句話,讓謝清的視野一下子模糊起來,數輩人的堅守,都在這句話中。從他開始懂事起,村子里的長輩們就會告訴他,他們都是守劍人。

這三個字,一直伴隨著他成長。

村子守著這個貧瘠之地,守著不知在哪裡的劍,恪守祖訓,迷茫和疑惑,從來沒有遠離過他們。

謝清不敢開口,他怕一開口,就會失聲痛哭。今天他哭的次數,比他這前二十多年加起來的都要多,他第一次知道,原來自己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堅強。

「從今往後,你就是隱劍流的傳人。」

謝清如同被閃電擊中,無數意念如同流水般,流入他的腦海之中。

一把冰冷的灰劍壓在謝清的肩膀,頭頂淡淡的聲音響起。

「你的資質雖然普通,但心性質樸,隱劍流交到你手上,我也放心。至於這把劍,我會封存它的魂域,什麼時候,你能夠煉成本門無雙武技,它就會開啟。」

謝清脫口而出:「本門無雙武技是什麼?」

頭頂的聲音沉默無言。

忽然,一股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,謝清先是一呆,連忙偏轉過腦袋,臉色大變。

五殺團五人圍成一圈,手手相連,他們胸口繪的野獸,宛如活過來一般。一隻白狐,一隻鐵馬,一隻鱷魚,一隻大蟒,它們沿著眾人的手臂遊走,齊齊彙集在麒麟王身上的那隻五彩麒麟。

五獸合一!

駭人的氣息,從麒麟王身體轟然散開。

嗜殺、暴戾的恐怖氣息,如同海浪般,不斷地拍擊著眾人。

唐天臉色大變,麒麟王此時的氣息,比剛才強大不知道多少倍。這是另一個層面的力量,雖然只是餘波但是唐天依然被壓得喘不過氣。不光是他,周圍其他人,個個臉色劇變,臉上浮現驚駭之色。

他們就彷彿直面一隻從億萬年沉睡中醒轉過來的史前荒獸!

光是散逸開來的氣息,就讓人窒息!

「怎麼回事?」唐天急聲問:「他們怎麼一下子變這麼強?

「合體技!這是合體技1叮鐺臉色已經煞白一片,聲音不自主地發顫:「他們五個人的力量,合為一體,天啊,五個天路榜的武者合體……」

鶴的臉上也不見從容,他的眸子里儘是焦急。好強……

該死!

第一次,他生出無可抵禦的失敗感。緊緊握著手中的鶴劍,但心中的挫敗感,卻沒有半點減弱。

整個魂域的灰霧,被這股恐怖的氣息衝擊下,激蕩不休,霧海猶如沸騰一般。地面在顫動,整個魂域就彷彿隨時可能崩潰。

麒麟王忽然咧嘴森然一笑。

他胸口麒麟戰意沸天,其他四獸,分別落位於他的四肢。無以倫比的力量,充斥著他身體的每個角落,整個天地彷彿都在他腳下。

這種感覺,實在太美妙了!

其他四人,此時已經虛脫在地。

可惜,這股力量只是暫時的……

麒麟王舔了舔嘴唇,目光緊緊盯著隱劍聖,目光貪婪,只要得到這把劍,自己的力量,就再也不會是暫時的了!

聖寶!

他猛地一跺地面,轟隆轟隆,整個魂域霧海,恍如受到驚嚇一般。這片漫無邊際的空間,忽然出現許多透明的細縫,這些都是魂域的裂紋。

謝清手足冰冷,他剛想喊大家快跑,忽然,肩膀上的劍收了回去。

灰色的劍袍出現在他的視野中,隱劍聖緩步而行,彷彿沒有看到那些魂域的裂縫。他的步伐從容至極,閑庭信步。

走出去大約三丈,他忽然停下來,頭也不回傳來一句話。

「你剛才問,本門的無雙武技是什麼?」

隱劍聖沉默了片刻,忽然道:「那我就告訴你。它叫……」

他的語氣平淡至極,但是剛剛受驚的霧海,驟然平靜下來,就彷彿有一隻無形大手,從霧海面上撫過,把它撫平一般。

麒麟王歪著頭看著對方,眼中是戲謔的光芒。

劍聖,劍聖又怎麼樣?

一個劍聖魂將,還是幾百年前的,不知道衰落成什麼樣。自己只不過一跺腳,魂域就要破裂,真是紙糊的。

他緩緩揚起手臂,嘴角浮現獰笑,白痴,誰管你的什麼無雙武技!

我只要這把劍!

去死吧!

麒麟王眼睛一瞪,正欲揮拳,忽然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。

「大無劍1

三個字吐出,荒劍叢萬劍齊鳴,魂域震蕩!

一柄劍,從麒麟王下巴刺進他的腦袋,麒麟王的眼睛凸出,他整個人僵在原地,體內恐怖的力量如同失控的火焰,肆意衝撞。

這把劍……

從哪裡來的……

轟!

麒麟王爆炸成一個耀眼的光團。

「記住它的名字。」

淡淡的聲音從遠處的荒劍叢上響起,一個灰色身影,負手而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