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三十五節十丈高台十萬劍!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得創新武技? 他取出一個冰桶,冰桶里冰鎮著幾塊西瓜,隨手取出一塊,毫無形象地狂啃大吃起來。一股冰涼直入體內,說不出的舒服,他吃得更加投入。 忽然,一抹金光映入他視野。 陳子霖身...

仙武。

「喂,子霖,你還守著這啊?」同伴有些驚訝,他瞥了一眼無雙榜,笑道:「沒什麼動靜嘛,好像有很久沒有新的無雙武技出來了埃」

「六個月零九天。」陳子霖給出準確的答案,無雙榜上的每個名字,他都熟悉無比。

「是有點久埃」同伴也有忍不住感慨道:「難道是無雙石板出了什麼問題?」

「別胡說1陳子霖道:「無雙石板要出了問題,我們仙武,不知道要鬧多大的風波,還輪得你在這裡聒噪?」

「那倒也是。」同伴訕訕,隨即揮手:「我走了,今晚不歸我值班。哎呀,也不知道你幹嘛對無雙榜這麼感興趣,反正我天天看著石板,看得都想吐了。」

「走吧走吧。」陳子霖揮揮手:「我還要晚一陣子。」

陳子霖繼續投入到石板的研究之中。

他面前這面高達三十丈的巨大石板,就是仙后座的聖寶,無雙石板。這面石板,能夠捕捉到整個天路各種武技的波動,每一種武技的波動,它都會捕捉到。

石板上會顯現一些武技的名字,一開始,人們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含義。而當人們漸漸發現,那些出現過無雙石板上的武技,都異常強大,遠遠超出普通的武技。普通武技的等階劃分,已經很難準確地評估它們的威力。

於是,人們對這類武技,有一個特殊的稱呼——無雙武技。

無雙武技,每一種都是奇功絕藝,每一種都是獨一無二。

如今的無雙榜上,總共有一萬九千九百八十六種武技。陳子霖對無雙石板上的每個數據都異常的熟悉。

一萬九千九百八十種無雙武技,有一萬六千七百四十三種武技的名字,是暗灰色。這些都是歷史上出現過的無雙武技,但是如今已經失傳。當某種灰色的無雙武技名字變金色,那就說明這種無雙武技,重新被人找到傳承。

無雙石板的歷史非常悠久,在仙后座還沒有被發現,它直立於此,它的歷史甚至比人類的歷史還要悠久。無雙石板是如何成形的,至今是個謎團。

當第一代仙后發現這塊根本無法移動的石板,竟然是仙后座的聖寶時,當時非常沮喪。在她們看來,這種根本無法用於戰鬥的大石板,沒有半點價值。

直到仙王座和仙后座整合,組建仙武,這塊石板才成為仙武的真正根基。它和仙王座的映武銅鏡,是仙武壯大的根本所在。

當今天路點亮的無雙武技,總共是3237種。而被仙武找到並且確認過的,有1029種。

天路浩瀚,星辰無數,能夠找到1029種無雙武技,仙武不知道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財力。隨著仙武的影響力不斷提升,無雙榜受到各方勢力的密切關注。

無雙武技的強大威力,讓它成為各方勢力都想得到的絕學。任何一種無雙武技,都價值連城。

已經有整整六個月沒有新的無雙武技出現,這樣的情況非常罕見。一般來說,每年都會出現至少三五種無雙武技。

陳子霖搖搖頭,難道最近天氣太熱,大家都懶得創新武技?

他取出一個冰桶,冰桶里冰鎮著幾塊西瓜,隨手取出一塊,毫無形象地狂啃大吃起來。一股冰涼直入體內,說不出的舒服,他吃得更加投入。

忽然,一抹金光映入他視野。

陳子霖身體一震,紅色的西瓜汁液弄得滿臉,他卻顧不上,猛地抬頭。

無雙石板上,浮現一行金色的字體。

NO.19981:火鐮鬼爪,一星。殺招:鬼王火流螢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奔跑,用儘力氣的奔跑。

風在耳邊呼嘯,夜色中的山路,是如此崎嶇不平。山下的激斗,不時亮起絢爛如煙花的光芒,照亮他面前的山路。他不敢回頭,他怕見到鮮血,見到那些不願意見到的場面。

無論如何……一定不要死啊!

謝清緊緊咬著嘴唇,拳頭死死攥祝

山上傳來的呼喚,越來越強烈,越來越清晰。一股飄渺的意念,遙遙傳來,撫平他的心。不知不覺中,他的步伐慢了下來。

他已經到了山頂最高處,山頂最高的地方,是一塊兩米見方的小平地。

謝清四下張望,周圍空蕩蕩的,什麼都沒有。

怎麼會……

怎麼會什麼也沒有?

山下不時閃耀的光芒,不時響起的勁氣爆炸聲,卻讓山頂看上去如此平靜。

巨大的失落衝擊著謝清的心,難道……難道只是自己的幻覺?

「出來1謝清忽然嘶聲怒吼,他瞪大布滿血絲的眼睛,就像瀕臨絕境的野獸。忽明忽滅的光芒,映照在他臉上,讓他更加絕望憤怒。山下的戰鬥,到底怎麼樣了……

混蛋!該死!

「給我出來!為什麼你不出來?為什麼?」

「你在玩弄我嗎?」

憤怒的咆哮被夜風送得很遠很遠,山下不時響起的爆音,成為風聲中的註腳。

「出來1

「出來啊1

「求求你,出來!快點出來1

咆哮變成哀求,哀求中帶著濃濃的哭音,謝清雙膝一軟,跪倒在地。

你真的在玩弄我么?

我守護著你,村子在守護著你,他們在幫助你,你為什麼還不出來?

為什麼?

你再不出來,大家都會死的……

謝清再也忍不住,眼淚啪嗒啪嗒落下。

可惡!都是自己太弱了!

砰!謝清攥得緊緊的拳頭,重重砸在地面。

謝清腳下的山體忽然一震,彷彿岩石裂開的聲音。

裂痕就像一條大龍,沿著謝清的腳下,轟隆沿著山體,閃電般向下蜿蜒遊走。整個山體都在顫抖,劇烈的顫抖。

數十道裂縫,猶如數十道兇悍的黑龍,發出轟隆巨響,飛沙走石,挾著駭人的聲勢,從山頂向山腳下蜿蜒炸開!

所有在戰鬥的人,都被突然的巨響驚住,不自禁地停了下來。

謝清完全傻掉了,他獃獃地看著面前不斷裂開,不斷蔓延的裂紋,腳下地動山搖,他幾乎無法穩住身形。

謝清的腦海中,忽然響起一聲幽幽的嘆息。

這聲嘆息,就像黑夜中的霧,飄渺難以捉摸。

謝清一個激靈,他一下子反應來,它、它醒了!

嘩啦嘩啦。

石劍峰的岩石,如同碎掉的餅乾,如同雨點般向下落。

不斷掉落的岩石,如同剝開外殼,難以言喻的危險氣息,如同彙集的烏雲,壓抑無比。所有人的面色凝重起來,眼前的一幕,太過於驚人。

山體的岩石,一點點地剝落。

山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校

「老大1白狐驀地喊了一句,他的心中湧上一股強烈的不安。

麒麟王獃獃地看著正在不斷剝落的山體,他的目光越來越熾熱,他感覺到了!真的感覺到了!這股恐怖的氣息,連他體內的五彩麒麟血脈,都被死死的壓制。

好強……

聖寶!只有聖寶才有可能擁有這麼可怕的氣息!

他忽然白狐做了一個手勢。

白狐剛才的喊聲,已經把其他幾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,此時看到老大的手勢,五殺團成員心中齊齊凜然。

老大的手勢只有一個意思,準備出手!

五殺團這些人都是身經百戰,一旦麒麟王做出決定,他們立即展現出狠辣果決的一面。哪怕心中強烈不安的白狐,此時都把不安拋之腦後,心神沉靜下來。

一半截山體飄浮在半空中,山體底端的岩石不斷地墜落,山頂謝清手足無措。

「劍在山體中間1白狐忽然大喝。

刷,幾人極有默契,同時發動,如同五支離弦之箭,齊齊朝山體撲去

忽然,一道灰色光芒驟然從山體內爆開。

「不好1

眾人盡皆色變。

灰芒來得奇快,快到根本無法反應,眨眼間,幾乎所有人都被灰芒鎖祝

除了唐天!

唐天在灰芒擴散前一刻,驟然察覺到危險,毫不猶豫轉身便跑,不過剛跑出兩步,便被灰芒追上,定在原地。

在唐天剛跑的時候,他聽到一聲輕咦。

但是現在,唐天發現自己渾身完全被一股陰冷的氣息鎖定,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,他的身體還保持奔跑的姿勢。

死寂,一片死寂。

灰茫茫的虛空,充斥著淡淡的灰霧,每個人都如同施了定身法,有如雕塑。

一聲幽幽嘆息,同時在眾人心中響起。

漫無邊際的灰霧,漸漸下沉。唐天他們膝蓋以下,猶如灰色的雲海,灰色雲海上方,卻是清爽無比。

所有人的瞳孔卻是一縮。

一座灰霧繚繞的高台上,一個背影,負手而立。十多丈高的高台上插著一麵灰色的幡旗,上面寫著一個黑色的大字「隱」。

難道……難道……

一個令人窒息的念頭,忽然不自主從眾人腦海中浮現。

高台下方的霧氣漸漸消散,這座高台,終於露出真容。

數十萬長劍插滿高台,密密麻麻,高台如同刺蝟般,尤其是台階的兩側,劍加更密集,它們就像茅草般,每一把劍都布滿缺口,殘缺不堪,有的甚至是斷劍。

能讓人下腳下的空間,只有巴掌大校

十丈高台,十萬殘劍!

隻身孤影,負手而立,居高臨下,睥睨天下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