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

天路無雙 第兩百三十四節怪胎

作者:方想

本章內容簡介: 麒麟王眼中閃過一道寒芒,身形消失在原地。 下一刻,他出現在唐天的後背,一拳直取唐天的後頸。唐天卻彷彿早有察覺般,頭向前一低,左腿后撩,啪,和麒麟王的腿拼了一記。 雙方的身形俱是一晃。...

燃燒的真力帶著噴涌的火花,在唐天的綻放成星辰,若有若無的夜貓哭泣的聲音,彙集一縷黑霧的縈繞在他的指尖,五顆星辰也變得忽閃忽滅,忽明忽暗。

漫天的嘯音驟然消失。

這一爪,那種鋒芒畢露的氣息消失不見。

綻放吧,鬼王火流螢!

唐天輕輕在心中喊。

繚繞著霧氣的光團,輕靈無比地從唐天的指尖顫落,五隻忽明忽暗的流螢,在空中掠過美麗光痕,悠然飛去。

夜風此時也忽然變得靜謐起來,幽然空谷,青草露水,流螢如撲。

唐天的心,也一片寧靜。

麒麟王心頭猛震,前所未有的危險感,籠罩他全身,迎面飛來的五隻流螢,竟然讓他生出伸手觸摸的衝動!

他心中駭然。

大師級……大師級武技!

前眼那名神色寧靜的少年,在他眼中就像一個妖怪,難道這傢伙從娘胎里就開始修鍊嗎?大師級武技從唐天指尖綻放的時候,他險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具裝也好,寶器也罷,不遜色於的魂將卡,都是外物,只會讓他眼紅。

可是大師級武技……

他生不出半點眼紅,他的心中只有恐懼。

任何一種武技,達到大師級,都是極其恐怖而且令人尊敬的,因為這絕非外物能夠帶來的。在該種武技上,他都有資格被稱為大師!

這傢伙是一個什麼樣的怪胎啊!

他的血火浮屠,只修鍊到第五層,大師級,他連想都不敢想,那遙遠得像夢。

五點忽明忽滅的流螢,帶著令人窒息的美麗和寧靜,悠然而至。

麒麟王渾身血液幾乎凝固,他驀地一咬舌尖,濃重血腥味在口腔里瀰漫,他的精神卻陡然振奮,一股凶戾之氣直衝腦門。

大師級?大師級又怎麼樣?

「麒麟1

怒吼一聲,他胸前的那隻五彩麒麟,亮如火燭的眼睛,幽幽亮起,它的身體舒展蠕動,說不出的詭異。

麒麟王的眼睛亮起紅光,恍如黑夜中的燭火,說不出的陰森詭異。

一股兇悍絕倫的氣息,四逸開來。

鐵馬有些意外地停住身形,轉過臉,有些驚訝,老大這麼快就拚命了?

白狐輕輕一笑:「看來也得拚命了埃」

老鱷瞥了一眼便收回目光,他不打算改變主意,按照他的預計,凌旭很快就會力竭。

四下遊走的蟒牙察覺到老大的氣息,眼中閃過一道寒芒,久攻不下而有些浮躁的心,漸漸沉下來。連老大也開始拼字,那就拚命吧!

燭火般的眸子,緊緊盯著迎面飛來的鬼王火流螢,他揚起右臂,胸口的麒麟蠕動,轉到他的右臂,兩點燭火的麒麟眼,在他的拳頭上。

轟!

兇悍荒蠻的遠古氣息,驟然降臨,拳頭上兩團燭火驟然光芒大盛。

一團五彩的麒麟虛影,蓬地升起,籠罩他全身,在血火浮屠的火焰中若隱若現。

五彩麒麟,白銀階稀有血脈,他花費了九百萬星幣才購得。這種擁有遠古血統的血脈,極其罕見。它帶著遠古麒麟的神威,雖然已經很稀薄,但是便是這一絲遠古麒麟的威嚴和兇悍,便足以讓人感到敬畏。

暗紅拳影中麒麟幻象怒意淋漓,嘶鳴怒踏而至。

噗。

第一隻流螢,輕巧地飛向麒麟的身體,還未靠近,麒麟的怒吼一聲,無形勁氣轟然擴散。流螢啪地爆開,化作一團耀眼的火花。

啪啪啪!

連續三隻流螢齊齊爆裂,一蓬熾目紅亮的火花,如同一張大網,把麒麟罩入其中。

麒麟更加憤怒,猛地揚起前蹄,轟然踏下。

轟然氣浪,四下橫掃。

火花網如同吹起的氣球,倏地膨脹,眼看就要撐破。

啪,又是一隻流螢爆成一蓬火花,投入火花網內,火網頓時厚實許多。

一縷若有若無的夜貓哭泣聲,忽然響起,一縷黑色霧氣纏在麒麟身上,就像一隻黑貓,靈動詭異。麒麟的燭火瞳一顫,這縷詭異的貓泣邪音,讓它察覺到不妙。

火花網驟然一收,緊緊罩住麒麟,麒麟頓時慘嚎,拚命地掙扎。但是火花網卻越收越緊,耀眼的火花,似乎絲毫不受浮屠火的影響,猶如燒紅的鐵絲,絲絲縷縷,密密麻麻,緊緊纏住麒麟。

黑色霧氣,卻是趁機鑽入麒麟體內。

麒麟身體一僵,啪,轟然粉碎,化作一蓬五彩碎芒。

麒麟王只覺胸口一痛,整個人如同被重鎚擊中,直接倒飛出去,仰面噴出一口鮮血。

「老大1

其他幾人無不驚呼。

半空中的麒麟王,瞳孔卻是驟然一縮,一隻慢悠悠的流螢,赫然出現在他面前!

不好!

啪!

流螢在麒麟王眼前爆裂開來,無數耀眼的火花,轟然佔據他的視野。

「護心1

麒麟王顧不得其他,怒吼一聲。

只見一件小盾,忽然出現在他面前,擋住火花。火花落在盾面,盾面瞬間出現無數裂紋,啪地崩碎。不過麒麟王卻抓住這一閃而逝的機會,躲過這一招。

呼呼呼!

麒麟王喘著粗氣,狠狠地盯著面前的少年。這件小盾,是一件盾牌座的白銀秘寶,護心小盾,他得來已久,卻從來沒有機會用過,沒想到今天卻救他一命。雖然秘寶毀了,他卻一點都不心疼,他只是緊緊地盯著唐天。

大師級……果然不愧是大師級武技!

剛才那五隻流螢,完全顛覆他對武技的認知,給他的感覺就彷彿它是活的。直到今天他才知道,原來武技修鍊到大師級,就會擁有生命啊!

如果只有流螢,還並不是那麼可怕,偏偏黑霧也同樣邪門得很,貓泣邪音。一正一邪,極其難纏。

麒麟王深吸一口氣,重新站直身體。

他的目光平靜下來,剛才那一招殺招,對面的少年消耗一定不校因為他的真力,消耗也同樣巨大,他可是七階真力,他看得出來唐天只有六階。

六階卻能用出這樣厲害的殺招,真是厲害!

不過,這美如畫卷的一招,對方絕對不可能隨心所欲地用。打到這份上,麒麟王已經放棄了速戰速決的想法,他已經把唐天,上升成一個等級的對手。

戰鬥,才重新開始!

麒麟王眼中閃過一道寒芒,身形消失在原地。

下一刻,他出現在唐天的後背,一拳直取唐天的後頸。唐天卻彷彿早有察覺般,頭向前一低,左腿后撩,啪,和麒麟王的腿拼了一記。

雙方的身形俱是一晃。

好強的力量!唐天心中凜然。

這傢伙的力量竟然也如此之強!麒麟王心中的驚訝無以倫比。

兩人對視一眼,齊聲怒吼,同時猱身而上。

轟!

就像兩頭奔跑的犀牛,迎面撞上,地面顫抖,氣浪橫掃。

兩人的攻擊頻率奇快,就如兩團糾纏在一起的虛影,根本看不清。只能聽到得暴雨般的勁氣撞擊聲,他們身邊的地面,不時炸開,泥土飛濺。

麒麟王越打越是心驚,見鬼了,這傢伙會的武技,竟然也如此駁雜,他竟然同樣不佔上風。如果不是這些武技都是一些低階武技,沒有什麼出色的武技,他早就掉頭就跑。

他終於找到一項自己的優勢,看看他修鍊的武技吧,七階,同樣七階,同樣七階。

每一種武技,都是一張黃金魂將卡。

光從武技上來看,足以把唐天虐得死氣活來。什麼,五階武技也拿出來丟人現眼?漩渦散手也是五階,譚腿也是五階……

唐天除了火鐮鬼爪,稱得上精品武技,其他全都是大路貨。

可是戰鬥的情況卻和武技對比完全不同。

唐天卻硬生生憑藉這些低階武技,擋住了他狂風暴雨的攻擊。這種感覺,讓麒麟王像吃只蒼蠅一樣難受,差了整整兩階啊!

怎麼會這樣?

他百思不得其解,而且最讓他吐血的是,一旦唐天形勢危急,他就會用火鐮鬼爪!

這門可怕的爪功,竟然是既可遠戰,也可近戰!

媽的,是哪個混蛋創出的這門爪功?

近身纏鬥下,唐天的火鐮鬼爪,竟然速度絲毫不慢,快如閃電,整個人都籠罩在火花之中。

麒麟王第一次生出氣餒之感。

他發現面前的少年,竟然讓他不知從何下手。這傢伙就像一個烏龜,沒有半點破綻。

難道……真的要用那一招?

麒麟王有些猶豫。

如果用了那一招,取勝是輕而易舉,但是自己起碼要休息半年,不到萬不得已,他是絕對不會想用那一招。

不過,他很快就沒有時間去思考,唐天的攻擊劈頭蓋臉,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機會。

體力飛快地消耗。

呼呼呼……

麒麟王忽然猛地雙拳往外一圈一震,腳下卻陡然倒掠,重新拉開距離。

他渾身濕透,如同剛從水裡撈出來,鼻息灼熱得就像要燒起來一般。太久沒有如此強度的近身纏鬥,體力有些跟不上,他死死瞪著唐天。唐天也是滿臉大汗,但是精氣神卻十分完好。

可惡!

這傢伙,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這個怪胎……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